特朗普前競選團隊負責人曼納福特欺詐罪成被判囚

Paul Manafort arrives for a court hearing in Washington DC in June 2018 圖片版權 AFP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前競選團隊負責人保羅·曼納福特因稅務及銀行詐騙罪成,被判監禁47個月。

他於去年夏天被控隱瞞收入——他曾在烏克蘭擔任政治顧問工作,獲得數以百萬美元計的報酬。

這不是曼納福特的唯一罪名,下周他還將接受另一項罪名——非法游說——的宣判。

這些指控均來自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通俄門」調查,相關部門正在調查特朗普團隊是否曾與俄羅斯合謀,以贏得2016年美國大選。

有消息指,美國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即將完成長達22個月、一直籠罩著特朗普總統任期的調查。

圖片版權 William Hennessy Jr
Image caption 曼納福特身穿綠色囚服、坐輪椅出席法庭宣判。

身敗名裂的曼納福特

除了監禁之外,曼納福特還必須歸還2400萬美元(1800萬英鎊)的款項,以及支付5萬美元罰款。

69歲的曼納福特在美國時間周四(3月7日)晚上於弗吉尼亞州亞歷山德里亞市的法庭上表示:「過去兩年是我人生最艱難的時光。」

「說羞恥和慚愧也只能是一種委婉至極的說法,」曼納福特說。他請求法官能夠「同情」他。

他形容自己的人生「在職業和財務兩個層次上都已亂作一團」。

埃利斯(TS Ellis)法官表示,對於曼納福特沒有「對不當行為表示出悔意」而感到驚訝。

不過,法官表示,檢控官引用指引,要求判囚19.5至24年的監禁是「過度」的。

曼納福特這名曾經衣冠楚楚的說客在周四身穿一件綠色囚服、坐在輪椅上進入法庭,他在聽判時表現很平靜。

他的法律團隊此前曾表示,曼納福特因為長時間監禁而患上痛風,承受著嚴重的腳痛。

曼納福特在過去九個月一直在當地一所監獄內被單獨囚禁,此前由於騷擾證人,他的保釋作廢。

他此次被判囚,意味著這名地位顯赫的共和黨資深政客已經身敗名裂——他曾經為包括特朗普在內的多名美國總統和外國元首擔任顧問。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2016年7月,曼納福特(右二)在特朗普的民主黨大會上。

案件背景:首個被捕的特朗普親信

亞歷山德里亞法庭的陪審團在去年八月判定曼納福特五項稅務詐騙、兩項銀行詐騙和一項未申報外國銀行帳戶罪名成立。

另外10項與詐騙有關的指控則被法官認定為誤判。

曼納福特還因為隱瞞一個在塞浦路斯離岸銀行戶口中的5500萬美元而被起訴。這些錢是他為一名親俄羅斯的烏克蘭政客擔任顧問掙得的。

檢控官表示,曼納福特有超過600萬稅款未繳納,而同時他在生活花費上卻頗為奢華,包括以1.5萬美元購買一件鴕鳥皮外套,並對他在漢普頓地區的一幢宅邸進行了豪華裝修。

2016年6月至8月期間,曼納福特擔任特朗普競選團隊主席三個月,之後他因為此前在烏克蘭從事的工作受到質疑而被迫辭職。

他在2017年10月被特別調查團隊拘捕,是第一個被捕的前特朗普親信。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曼納福特將在馬里蘭州坎伯蘭市的聯邦監獄服刑。

這意味著「通俄」罪成?

不。對曼納福特的指控沒有一項與特別調查團隊的「通俄門」調查有關。

埃利斯法官在周四的法庭上表示:「他(曼納福特)出現在法庭的原因,與俄羅斯政府合謀一事並沒任何關係。」

曼納福特的律師曾辯稱,特別調查團隊是調查與克里姆林宮可能存在的合謀,而對於曼納福特的起訴超出了調查方的工作範圍。

不過,民主黨人指出,華盛頓一名法官在上月支持特別調查團隊的說法,指曼納福特隱瞞了他與康斯坦丁·基利姆尼克(Konstantin Kilimnik)的聯繫,而這是一名被指與俄羅斯情報部門有關的助手。

二月,曼納福特的律師團隊在一份法庭文件中不經意間透露了其當事人曾與基利姆尼克分享了2016年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民調數據。

特朗普的批評者還指出,在2016年6月特朗普的競選團隊人員一名和俄羅斯政府有關的律師在特朗普大廈會面,後者聲稱掌握當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的黑材料,而當時曼納福特在場。

其他罪名

曼納福特還將在下周三(3月13日)接受另一宗案件的宣判,此案同樣由特別調查團隊牽頭,宣判將在華盛頓特區進行。

他在去年9月就兩項重要罪名認罪,分別是密謀反美和密謀妨礙司法公正,兩項罪名均與他的非法游說有關。

他還曾同意與特別調查團隊合作,以求獲得輕判。

不過,就在兩個月後,相關約定就已經崩塌,因為調查人員指曼納福特屢次向政府說謊。

在華盛頓特區的案件中,曼納福特可能面臨最高10年的監禁。

法官艾米·貝爾曼·傑克遜(Amy Berman Jackson)必須決定,曼納福特的兩項判決是否會同期執行。

而時常對穆勒調查發起批評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則尚未排除對曼納福特發佈總統特赦令的可能。

去年11月,特朗普曾表示:「我不會排除這種可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別檢察官穆勒被認為將在不久後向美國司法部長遞交調查報告。

穆勒調查進行到哪一步了?

特別檢察官預計將會在不久後向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提交他的調查報告。

國際政壇都在熱切等待著調查結果,看特朗普競選團隊是否與俄羅斯合謀,以及特朗普是否通過非法手段阻礙調查。

特朗普已經否認通俄和妨礙調查,俄羅斯則否認曾介入美國選舉。

特朗普有另外五名助手已經受到了與穆勒調查相關的指控。

不過,與曼納福特一樣,當中沒有人被以密謀顛覆2016年大選的罪名被起訴。

前競選團隊人員裏克·蓋茨(Rick Gates)和喬治·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和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師邁克爾·科恩(Michael Cohen)全數承認控罪。

而曾長期擔任特朗普顧問的羅傑·斯通(Roger Stone)則否認控罪。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