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會與性侵醜聞 你需要知道的那些事

教宗方濟各與樞機主教們在一起(2013年10月1日)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亞樞機主教喬治·佩爾(右二)近年來進入教廷權力核心層,成為教宗方濟各的左膀右臂,曾掌管梵蒂岡的財政。

進入2019年,天主教會神職人員涉嫌性侵或包庇性侵的案件所牽連的人物越發位高權重了。

3月13日,澳大利亞法庭裁定,曾執掌梵蒂岡財政大權的澳大利亞樞機主教喬治 佩爾(George Pell)因多年前性侵唱詩班兩名兒童罪名判刑6年。 這對多年來深陷性侵醜聞的天主教會來說,無疑是又一個極為沉重的打擊。

此前的3月7日,法國天主教會最高級別神職人員——樞機主教菲利普·巴爾巴林(Philippe Barbarin)被裁定包庇掩蓋教會中的性侵未成年人問題,被判刑半年緩期執行。

這兩位樞機主教都表示對判決不服,將提出上訴,他們或許還有翻案的可能。但是今年2月,美國退休的樞機主教希爾多·麥卡利克(Theodore McCarrick )因50多年前的性侵指稱被削免了聖職,卻是羅馬天主教廷對世俗法庭判決的承認以及採取的行動。

揭開黑幕

實際上,天主教會神職人員性侵罪行的曝光,最早就是從美國開始的。

20世紀80年代,美國路易斯安娜州的調查記者傑森·貝利(Jason Berry)開始追蹤一個名叫吉爾伯特·高斯(Gilbert Gaothe)神父的性侵真相。1992年,傑森·貝利出版的《請帶領我們免於誘惑》一書,就是根據天主教會截止1980年代末期與提出民事訴訟的多名性侵受害者達成的庭外和解案例而寫的。

2002年,波士頓《環球報》的記者繼續對天主教會神職人員性侵問題展開調查,報道了更多更廣的性侵行為以及教會內部掩蓋事實真相的情況。《環球報》的記者因為這項報道獲得了代表新聞界最高榮譽的普利策獎。他們的系列報道還被改編成了獲獎影片《聚焦》(Spotlight)。

美國記者自1980年代開始揭開的真相,至今仍在繼續展開。

去年,美國賓夕法尼亞州8個教區中的6個成為調查的對象。2018年12月,調查報告公布,震驚全世界。報告寫道:「從教會自身檔案中超過1000個兒童受害者被確認"。針對300多名涉嫌性侵的教士,這些兒童都有「確鑿可信證據」。

圖片版權 Jason Berry
Image caption 美國路易斯安娜州的調查記者傑森·貝利(Jason Berry) 1980年代揭發天主教會神職人員性侵和掩蓋性侵黑幕。

這份長達1000多頁的報告,追溯了過去70多年的案例,所列舉的例子觸目驚心。

在斯克蘭登教區(Scranton),有教士強姦了一個女孩導致她懷孕後墮胎。這個教士的直接上司,即所屬地區的主教,寫信道:「這是你一生中的困難時刻,我很理解你的困擾。對你的悲傷我感同身受。」

然而,這封信並不是主教寫給這個女孩的,而是寫給這位教士的。

這份報告得出結論說,這些戀童癖之所以能夠侵犯兒童是因為教會將這些受到指稱的神職人員轉移到其他教區,以掩蓋他們的罪行,而且不向警方報告。

教會行動

天主教目前在全世界各地有12億信眾,幾乎每個國家都有。世界很多國家和地區不斷被揭發的神職人員性侵醜聞,對天主教會帶來巨大的衝擊。外界自然將注意力轉向教會最高層。

在現任教宗方濟各之前,退休的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曾經被批評包庇掩蓋教會神職人員所犯的性侵罪行。對外界的批評,本篤十六世2013年曾在一封信中公開否認。

他承認教會性侵問題的可怕,但堅持認為神職人員並沒有大於其他人的戀童癖傾向。

他寫道:「我從來沒有掩蓋過這些事情。邪惡的力量在教會中深入到如此程度,是我們痛苦的根源。一方面我們必須接受這樣的痛苦,另一方面我們必須盡一切可能讓這樣的案件不再發生。根據社會學研究,神職人員犯下此類罪行的比例,並不比其他可比的職業更高。」

獨身禁慾

長期以來有人認為:天主教會神職人員的性侵問題,與教會規定的獨身禁慾守貞(celibacy)有極為密切的關係。對此,天主教會內外都表示了不同的看法,否認這兩者之間的必然關係。

2017年3月,教宗方濟各在接受一家德國雜誌採訪時曾經表示,他對天主教會接納已婚男性擔任神職工作持開放的態度。實際上,天主教會的確也接受過從基督教皈依天主教的已婚男性,也接受過成家後的男性修道成為神父,不過這樣的特殊情況並不多見。

圖片版權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在意大利佛羅倫薩布蘭卡契教堂(Cappella Brancacci)內的一幅15世紀的壁畫,描繪聖伯多祿的生平事蹟:讓提比薩寡婦復活。

然而,天主教會要求神職人員獨身禁慾,卻也是人盡皆知的事實。有評論人士認為,如果天主教會果真開放對神職人員的獨身禁慾要求,那應該是對早期基督教傳統的回歸而並非離經叛道。

在基督教歷史最初的1000年當中,神職人員生兒育女並不少見。被羅馬天主教尊為第一任教宗的聖伯多祿(Saint Peter),便是已婚之人。《聖經》新約幾大福音書中多處有記載的一個傳奇故事,是耶穌醫治好他的岳母。

清規戒律下的天主教神職人員私生活,向來是外界關注和好奇的隱秘世界。

2016年,BBC曾經獲得一些信件,揭示已故羅馬天主教宗約望保祿二世和一位名叫安娜-特雷莎·蒂米尼卡(Anna-Teresa Tymieniecka)的女哲學家保持了超過30年的私人關係。

教宗道歉

2013年3月教宗方濟各當選後,他對神職人員性侵醜聞給教會帶來的衝擊應該完全了解。

2014年7月,他與分別來自愛爾蘭、英國和德國的6名性侵受害者見面。在一次不公開的彌撒中,當著這6位受害者的面,他做出了道歉。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現年82歲的教宗方濟各,多次就天主教會人員性侵行為道歉。

根據梵蒂岡之後發佈的消息,教宗方濟各說:「在上帝和他的子民面前,我為神職人員對你們犯下的性侵罪行和罪孽表達我的悲痛。」

「我卑謙地請求你們的饒恕,我祈求你們也饒恕教會領導層。他們沒有對性侵受害者以及家人的報告作出足夠的回應。」

此後不久,教宗增加了8名新成員加入保護未成年人委員會,他們分別來自非洲、大洋洲、亞洲和南美。但這個委員會很快就受到辭職事件的衝擊。委員會中僅有的兩位曾受過性侵的成員,瑪麗·柯林斯(Marie Collins)和彼得·桑德斯(Peter Sanders)提出辭職。

瑪麗·柯林斯曾在13歲時被神父猥褻,她寫出一封公開信表示,雖然教宗有意解決神職人員性侵問題,但是梵蒂岡的官僚作風卻不斷阻礙改革提議的進行。

這個委員會曾經建議,對於所有性侵受害者和倖存者的來信都應該做出回復,結果她卻發現根本就沒有人收到過任何回復。

她在信中寫道:「我發現自己無法一邊聽著公開講話中所謂教會深切關心那些受侵犯者的人生所受的苦難,一邊在私底下眼睜睜看著梵蒂岡有人拒絶承認這些人曾經寫過信。」

她在信的最後說:「這恰好反映出教會對整個性侵醜聞是如何處理的:在公開場合措辭精細,但是關起門來卻是完全相反的做法。」

對此,教宗方濟各決定打開大門:梵蒂岡今年2月21-24日召開了「保護教會未成年人」峰會。

BBC宗教事務編輯馬丁·巴希爾(Martin Bashir)分析指出,這是教廷針對性侵問題採取的「史無前例」的行動。

「對現年82歲的教宗方濟各來說,很難想像還有什麼比這個問題更加緊迫和充滿挑戰。」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