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入歐與歐盟三個和尚挑水

意大利政府計劃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19年3月訪問意大利期間正式簽署支持一帶一路政策的協議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意大利政府計劃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2019年3月訪問意大利期間正式簽署支持一帶一路政策的協議。

中國一帶一路政策得到意大利呼應,但是美國感到不安,英國忙著脫歐,歐盟內部對華政策是否陷入兩難抉擇?

一面是中國大舉投資、貿易、交通建設及5G高科技吸引力,一帶一路都對歐盟多國誘惑巨大。

另一面是歐盟內部面臨嚴重分歧,包括:英國脫歐、意大利與法國外交關係緊張,等等。特別是久拖不決的英國脫歐,讓歐盟傳統的三駕馬車離心失速。

當英國首相特蕾莎·梅前往布魯塞爾參加歐盟峰會討論英國退出歐盟的問題時,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正飛抵南歐意大利,中意雙方將探討一帶一路的問題。

不久後,多次出席歐盟峰會的中國總理李克強將於4月初再度前往布魯塞爾訪問歐盟,同時他還將訪問中東歐國家。

梅首相說,英國即使退出歐盟,也將繼續和歐盟保持密切關係。她這次訪問布魯塞爾也與歐盟領導人討論很多全球問題上的共同立場,包括中國的問題。

歐盟理事會主席圖斯克開玩笑表示:英國主張脫歐的人應該下地獄。但對歐盟來說,英國脫歐,以及其它歐盟國家的民粹主義是否也給歐盟共同對外政策開啟了地獄大門?在這種形勢下,歐盟能否形成一致有效的對華政策?

2019年初歐盟委員會和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發佈了一份《歐中戰略前景》文件,在稱中國為天然合作伙伴之際,同時稱中國為經濟和體制性競爭對手,並威脅要收緊針對中國在歐投資的規定。很多評論認為,歐盟對華政策轉向強硬。

《歐中戰略前景》體現出從價值觀上歐美對華政策的共同性,價值觀的差異或許會減緩未來歐中合作,但在歐盟各國經濟復蘇緩慢的窘境中,沒有足夠資金和經濟增長作為資本,歐盟作為一個整體組織未來能在應對中國的外交方面發揮多大現實影響?又能在目前中美貿易戰影響的國際舞台上發揮出多少獨立作用?

反觀中國,在開啟對歐洲的一帶一路上穩步節節進展,勢如破竹。一度被認為在英國脫歐後可以替代英國成為歐盟三駕馬車的意大利,首先開始擁抱布魯塞爾尚未首肯的一帶一路。

中美歐關注下的意大利

意大利政府計劃在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訪問意大利期間正式簽署支持一帶一路政策的協議。

作為第一個正式支持中國這一具有爭議的全球性投資倡議的西方七國集團國家,意大利此舉讓華盛頓和布魯塞爾都感到不安。

幾個月前,美國官員就公開警告說,一帶一路不太可能幫助意大利經濟發展,反而會嚴重損害意大利的國際形像。

圖片版權 Oxford Science Archive/Getty Imag
Image caption 意大利的馬可·波羅前往中國親身經歷並記錄了古絲綢之路與中歐古代的貿易與文化交往。

意大利《晚郵報》指出,華盛頓已經發出明確的信息:"絶對不要讓中國人進入的裏雅斯特港(這個港口可以讓匈牙利公司承包),最重要的是,不要簽署任何可能讓中國人在沒有歐洲伙伴合作的情況下建設5G網絡的協議。"

尚未脫離經濟困境的意大利政府,雖然政府內部對華尚存分歧,眼看鄰國希臘和同屬南歐的葡萄牙接受中資後的成果,又面對提出苛刻財政經濟要求的布魯塞爾,以及遠不可及的華盛頓的政治站隊要求,恐怕選擇不多。

意大利一旦加入"一帶一路"更將提升中國這一戰略的現實性。

南歐西歐與中國的聯通

在中國投資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獲得成功、受到希臘方面的歡迎認可後,中歐班列又相繼開通,海運與鐵路將中國與西歐、南歐、甚至英國直接互聯互通。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中國對受到重創的南歐葡萄牙大舉投資,收購併購其電網運營企業、大公司、銀行、國債等等。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投資希臘比雷埃夫斯港獲得成功、受到希臘方面的歡迎認可。意大利凖備讓其港口加入一帶一路。

對於歐盟表示要收緊中國在歐盟投資政策,葡萄牙總理科斯塔表示,雖然管控是好事,但絶不可以發展成貿易保護主義。

在金融危機時期普遍陷入困境的南歐諸國,對於相對富裕的中北歐主導的布魯塞爾有不少不滿。2018年,葡萄牙籤署參與共建"一帶一路"倡議諒解備忘錄,在西歐國家開了先河。

中歐的"北極走廊"

過去多年,中國對歐盟的投資並未局限在南歐一地。在相對資金富裕的西歐和北歐,中國各種投資也在遍地開花。

近年來,芬蘭計劃打造連接中國與歐洲的"北極走廊"意在建成亞洲和歐洲之間最短、最直接的貨運路線。這是歐盟迄今最大的基礎建設項目。

在這條路線上,建設一條芬蘭到愛沙尼亞的隧道有望成為世界最長海底鐵路隧道。但資金問題讓規劃者最感覺困難。

中國點石基金已經與芬蘭建設方簽署了隧道建設融資150億歐元(合170億美元)的諒解備忘錄。

英國脫歐

對歐盟而言, 作為政治、經濟和戰略領頭羊之一的英國2016年全民公決投票要求脫離,這讓歐盟在國際上面臨黯然失色的境地。

英國脫歐的全民公投沒有減緩世界各國對英國的投資,體現各國對英國未來經濟投下信心票的同時,同時也是給歐盟其它國家雪上加霜。

中國對歐盟或歐洲最大的投資在英國,因為中國一直將英國視為投資通往歐洲的橋頭堡或大門。2017年初,中歐班列火車已將中英兩國用鐵路直接聯通。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7年1月17日來自中國義烏的「東風號」列車抵達英國倫敦東部的貨場

雖然媒體目前主要將英國脫歐問題的焦點放在英國國內的分歧上,作為歐盟三駕馬車之一的英國脫歐對歐盟的投資、貿易,乃至政治和國際影響的衝擊將難以估量。

作為目前由布魯塞爾主導的歐盟本身來說,在英國選擇脫歐後,民粹主義早已在歐盟各成員國中埋下分裂的種子。德國、法國、意大利等在諸多問題上也同時面臨各類分歧和衝突。2019年初的法意外交衝突顯示,沒有英國的歐盟未來恐怕難以如同過去一樣在國際舞台上有所作為。

歐盟對中國的新現實主義

上一次歐盟各國領導人就中國問題進行戰略討論還是30年前(1989年天安門事件之後)。30年河東,30年河西。一些評論人士指出,歐盟沒有能及時意識和應對中國在過去30年裏取得的經濟成就,以及由此帶來的政治影響。

30年前的中國對歐盟來說是一個遙遠、影響微弱的國度。30年內,中國經濟力量逐步超過歐盟所有核心國家,成為與歐盟平起平坐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在工業製造、科技能力,也迅速追趕甚至趕超歐盟水平。

30年前,歐盟一致決定對華武器禁運,或許減緩了中國軍力發展的速度。但30年後,雖然對華武器禁運政策沒有取消,但中國的軍力、資金投入和科技等多方面國防實力水平卻大幅提升到僅次於美國、讓歐盟和北約側目的水平。

Image caption "一帶一路"被許多評論家比作中國的第二次開放和中國的馬歇爾計劃,甚至被認為是中國的外交傑作

正如近期發表的《歐中戰略前景》報告指出的那樣,歐盟仍舊在人權、民主等問題上與中國隔閡巨大。這份報告從另一個角度看,加強了歐美在對華價值觀上的一致性。但這種西方價值觀的一致,或許會減緩未來的歐中合作,但並沒有減緩歐盟各國在歐美經貿競爭中對美國的擔憂。

由於中國經濟崛起,國際經濟、貿易形勢的巨變,在美國與中國進行貿易戰之際,因為特朗普「美國第一」的原則,歐盟也並沒有能因為處於西方七國集團(G7)陣營,或因為和中國密切的貿易關係,發揮獨立的平衡影響能力。

在英國脫歐的形勢下,歐盟未來對華的新現實主義政策,到底能有多大影響和實際作用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