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案調查報告:美國總統特朗普「未有與俄羅斯合謀」

負責「通俄案」調查的美國特別調查顧問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於周日(3月24日)向美國國會遞交調查報告概要,當中指美國特朗普並未與俄羅斯合謀干預2016年的美國大選。

該報告的概要並未對特朗普是否非法干預司法公正的問題則未有定論,並未排除特朗普妨礙司法的可能。

該報告概要是由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摘錄提交國會的。

美國總統特朗普則隨即在推特(Twitter)作出回應,指「沒有合謀,沒有妨礙(公正)」。

特朗普此前反覆稱這場調查是一次政治迫害,而他在周日表示「國家要經歷這些是種恥辱」,形容這次調查是一次「失敗了的非法追捕」。

這份報告令穆勒指揮的這場歷時兩年的調查到達尾聲,此前特朗普的一些最親密的前盟友已經被檢控,有一些甚至已經入獄。

「這份報告雖然沒有得出結論指總統有違法行為,但是它也沒有斷定他無罪,」穆勒在報告中這樣寫道。

報告概要都說了什麼?

由巴爾撰寫的概要列出了對俄羅斯試圖左右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案件的相關調查發現。

巴爾斷定:「特別顧問沒有發現任何美國人或者特朗普競選陣營官員與俄羅斯合謀或者在知情的情況下與之配合。」

在概要的第二部分則指是關於妨礙司法公正的問題。巴爾的概要指,特別顧問的報告「最終決定不以傳統意義上的檢控方式下判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聲稱自己已經「完全脫罪」。

概要中提到:「對於受到調查的行為是否構成妨礙司法,特別顧問不下是或否的結論。」

巴爾指,證據未充分到足以「指控總統實施了妨礙司法公正的違法行為」。

巴爾在寫給國會的信中最後提到,他將會公布完整報告當中更多的內容,但是報告有一些材料是受到約束的。

他寫道:「由於有這些約束,報告公布的時間表在一定程度上取決於有關部門能夠多快地確定哪些材料是法律規定不能公開的。」

「我已經請求特別顧問的助理盡可能快地鑒定報告當中的全部信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別調查顧問穆勒的調查行動持續了將近兩年。

美國政界反響

美國眾議院民主黨司法委員會主席、國會議員傑裏·納德勒(Jerry Nadler)強調,司法部長並沒有排除特朗普妨礙司法公正的可能。

「巴爾表示,總統可能有妨礙司法公正的行為,但是要作妨礙司法公正的指控,『政府將需要在排隊合理疑點的前提下證明一個人在腐敗的意圖下參與了妨礙司法的行動』。」

民主黨參議員、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成員理查德·布盧門薩爾(Richard Blumenthal)稱,雖然缺乏證據支持「可檢控的串謀犯罪」,但是對於特朗普是否有所妥協的疑問仍然存在。

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以及參議院民主黨領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發表了一份聯合聲明,指巴爾的信「引發的疑問和它解答的問題一樣多」,呼籲公布完整報告。

聲明指:「總統說他完全得到了開脫,這與穆勒的言辭直接對立,且沒有任何可信度。」

白宮新聞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指報告的發現就是「總統完全得到開脫」。

特朗普的律師魯迪·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表示,報告「比我預期的要好」。共和黨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對此「好消息」表示歡迎,並在推特上表示,現在「是時候讓國家繼續前進了」。

下一步是什麼?

周日公布的報告核心要點,可能是一個開始。之後將要會有長時間的抗爭,要求將穆勒的完整報告公之於眾。

一些資深民主黨人呼籲公布完整報告,以特別顧問的所有調查資料。

巴爾表示,他將會公布更多,但是同時暗示,將會需要一些時間來確定哪些材料可以公開。

他沒有給出任何具體時間表,但是任何進一步細節交到民主黨議員手上,只要不是完整報告,都有可能帶來法律上的挑戰。

在國會等候更多細節公布的同時,巴爾可能會被召喚到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作證。

該委員會的民主黨主席納德勒在推特上表示,他會 「在不久的將來」要求巴爾作證。他表示,作證的內容是關於「一些令人擔憂的事實出入以及司法部的決定」。

與此同時,特朗普在周日聲稱自己已經「完全脫罪」,而另外還有十多宗有關他行為的調查仍在繼續進行。

其中包括紐約的一宗聯邦調查,關於特朗普陣營可能違反選舉法規,關於他的經商業務以及特朗普就職委員會可能存在的不當行為。

美國國會則在繼續進行自己的調查,主要在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內。

分析 - 特朗普的好日子

BBC駐北美記者安東尼·澤克爾(Anthony Zurcher)

在交給國會四頁紙的信上,司法部長威廉·巴爾主要用自己的話概述了特別調查顧問的結論。不過,在一句重點話語當中,他直接引用了報告的內容。

「調查未有確認特朗普陣營的成員合謀或者配合俄羅斯政府干預選舉。」

在這裏,是羅伯特·穆勒自己的話,也是將近兩年工作、2800次傳喚、數以百計的搜查令和無數個小時的問話最終得出的結果。「附屬於俄羅斯的個人『曾經』多次提出過」幫助特朗普陣營,但是他們從來沒有上過當。

或許特朗普就會說「沒有合謀」。至少,是沒有發現證據。

有關妨礙司法公正的部分則比較模糊。是否指控特朗普干預多項調查,並不是由穆勒決定。這名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說這涉及「困難的問題」,把球踢開了。

而諮詢司法部人員的巴爾則決定,不檢控了,一部分是由於沒有明顯的犯罪行為需要妨礙司法公正來掩飾。

毫無疑問,這一天對於特朗普來說是一個非常好的日子。

雖然還有一系列有關他總統任期的調查還會繼續,但是肯定的是,穆勒的調查自2017年5月以來就一直像陰影一般籠罩在白宮上空,現在陰影已經散去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