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Grindr:一段崎嶇的男同性戀網路交友史

Grindr logo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十年前,在我去上班途中的巴士上,我第一次看到有人使用Grindr。

那時,我剛聽過朋友描述這個免費的iPhone應用程序(APP),可以告訴你周遭的男同性戀者在哪裏。巴士上坐在我前座的便是一位早期用戶,他經過那些沒有臉,僅有胸膛裸露的用戶照片,回復了一連串的信息。

這個概念實在非比尋常。

當Grindr於2009年3月推出時,iPhone還處於起步階段。

那時,黑莓機已成為了王者。 蘋果的應用商店開張還不到一年。更沒有Instagram或Snapchat。也沒有Tinder或Scruff或Bumble,或那些無數跟隨Grindr為它們鋪平道路後而來的交友應用程序。

Image caption Grindr 創始人

由以色列企業家喬艾爾·欣凱(Joel Simkhai)創立,Grindr是男同性戀交友的一種途徑。

彼時,像Gaydar這樣的男同性戀交友網站已被數百萬人使用。

但是Grindr通過使用iPhone的衛星定位數據改變了遊戲規則,讓人們可以發現在附近的其他人。Grindr很快推翻了Gaydar,因為後者過於緩慢的把自己網站與應用程序接軌。

關於線上約會和同性戀的未來已永遠改變。

今天,Grindr表示,它在200多個國家擁有超過300萬的日常用戶。

「這是一份Argos(注:著名大賣場)同性戀男子目錄,有現貨,可供收藏。」喜劇演員節傑克·魯克(Jack Rooke)說。他講述了他的Grindr體驗,一個讓他能「自立」的地方。

作為一個年輕男子,Grindr與他的性取向相關,它也幫助他與同齡人連結。

Image caption Grindr被中國公司收購

「能與另一位同性戀說到話真是太好了,」他說。他描述了他本來是去一男子家約會,但結果卻是彼此討論如何手作「口袋麵包。」(pitta bread)

「對我來說,Grindr是我學習同性戀文化和酷兒文化,以及明白成為同性戀者意味著什麼的地方。」

該應用程序有相當多的成功案例:「很棒的一夜情,幸福的婚姻。」

但是使用Grindr也帶來許多負面經驗。收到隨意傳來的污蔑言語,約會被「放鴿子」或對方用假照片或假資訊去換取私密照片,並迅速散播在網上。

Image caption 霸凌語言很容易出現在社交網絡

在Grindr的十年歷史中,種族歧視,是最常見的。傑克說:「在Grindr上,你看不到亞洲人,沒有黑人,沒有胖子。」

「從第一天開始,我就認為Grindr含有很深的偏見。」

沒有按時赴約,和種族歧視信息,促使博客安德魯·倫丁(Andrew Londyn)寫了本書,描述如何在Grindr生存。

他回憶起曾與一位「非常英俊的希臘人」聊過幾次。最後,這名男子問他,為什麼彼此還沒約出來喝一杯。

「因為你沒有先問過我啊」 安德魯開玩笑地回答道。但反應卻是十分淒慘:一場耗時的種族歧視與惡言惡語。對方將安德魯比喻成畜生,並告訴他該滾出英國。

「那令人十分憤怒。你才剛要約我出去,現在卻馬上咒罵我!」安德魯說。

在博客,安德魯描述了同性戀者失去了「社區」。而他認為像Grindr這樣的應用程序有所責任。

因為以前,所有不同年齡,背景和體格的男性都能在酒吧見面,共度時光。

但今天,人們可以從「線上目錄」中選擇朋友。

「我們正將彼此非人性化了!」安德魯說。

「我們不認為Grindr上這個人是能與我連接的人。他們有母親和父親,他們可能有兄弟姐妹,他們工作,他們想要幸福。但我們只是把他們看作一張照片。如果你只視他們為一張照片,便很容易可以丟棄他。」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Grindr擁有數百萬用戶

應用程序的到來,為LGBT社交場所帶來新挑戰,後者許多顧客人數因而下降。

倫敦老鷹(Eagle)酒吧老闆馬克·歐克里(Mark Oakley)說:「Grindr是互聯網的一次演化:關於男同性戀者如何開始見面和聯繫彼此之演化。」

10年前,他的酒吧以深夜性愛派對而聞名。一道黑色的窗簾將酒吧與「暗房」隔開,任何事都能在後者發生。在星期六夜晚,你可以「在沃克斯豪爾(Vauxhall) 車站聽到性愛的聲音。」

但隨著Grindr普及,人們對「這種夜晚」的需求下降了。

「Grindr提供更直接的性愛邀約途徑,沒有障礙。為什麼人們還想去舞廳,付錢買門票及酒水,甚至可能沒有人喜歡他們?」

馬克認為,與性有關的事,轉移到網路上是很自然之演變,如同他將CD和DVD轉換為網路下載和數位分流媒體相比較。

「企業不得不轉型或退場。」

「為了在今天的市場中生存,我們不得不進化並改變我們現有的東西。我們酒吧進行了相當大的改裝,帶來了新的外觀和感受。現在一切都是關於音樂和娛樂的。」

他說,黑色的窗簾已經被慎重的拿下,並回收了。

Image caption 同志戀酒吧受到網路約會軟體挑戰

但,Grindr有時被用於最可怖之犯罪。 2016年,連環殺手斯蒂芬·波特(Stephen Port )因殺死四名年輕男子並強姦另四名受害者而被判刑。他用Grindr策劃謀殺計畫。

2018年,戴瑞·爾羅(Daryll Rowe)因蓄意將HIV傳染給他透過Grindr約會的人而入獄。

任何新科技都能用在可怕目的。但馬克擔憂Grindr已留下了一個「殘存物」:讓那些寂寞或孤立於世的男人更容易遇到提供毒品和毒品性派對之對象。

Grindr官方聲明禁止「提及毒品和毒品用具的訊息與照片,包括象徵毒品的表情符號」,但這無法阻止所有人。

有些個人檔案公開宣傳吸毒和性愛(HNH)派對。「鑽石表情」符號經常被提供冰毒的人使用。

對於同性戀和雙性戀男性來說,Grindr不應該被指責提供毒品流通管道,但它可能會讓毒品變得更易接近。

「Grindr有社會責任,該嚴肅面對它的問題。」馬克說。

「Grindr雖公告了警告訊息,但它可以做的更多。既然它是拿到執照的媒體,所以應當管控在其網域發生的事情。它為什麼不做呢?」

2018年1月,Grindr被中國《昆侖集團》收購,後者支付了總計2.45億美元(1.85億英鎊)。而創辦人欣凱離開該公司。

收購後的第一個變化之一是推出「Kindr Grindr」活動,旨在消除種族主義和惡劣行為。

「在Grindr,我們注重多元,包容性和尊重對方之用戶。我們不接受任何種族主義,霸凌或任何形式之劣行」該網站表示。

Grindr還更改了社區凖則。現在,任何在個人資料中使用種族主義或污蔑性言語的人若被舉報,都會被關閉帳戶。

BBC 已與Grindr聯繫,討論了本文提出的相關問題,但尚未收到回應。

Image caption 透過社交軟體販賣毒品是嚴重的議題之一

展望未來,傑克希望Grindr將繼續並應對惡劣行為。

「我希望Grindr成為更好之工具,」他說。「特別是英國的一些團體正在討論我們是否應該向年輕人傳授LGBT教育。」

在快速運行的應用程序和互聯網世界中,市場領導者可能被迅速推翻。

如果昆侖希望Grindr保持領先,它將需要盡一切努力使Grindr成為一個男性彼此約會的熱情與友好之空間。

如果您受到本文探討的議題之影響,BBC Action Line有實用資源,包括有關藥物和性取向之信息。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