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被燙平的女孩:「直到現在都有心理陰影」

A girl with strap around her chest following breast ironin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英國國家教育工會(National Education Union)日前提出,英國需要將關於燙乳(Breast ironing)的內容加入學校必修課程,以保護女童免受虐待。

燙乳是將女孩的乳房用灼熱的物體燙平,以延緩乳房發育,從而減少對男性的吸引力。

英國保守黨議員尼基·摩根(Nicky Morgan)表示,教師在這方面的作用十分重要,因此教師也應接受相關教育。

英國內政部稱,如果發現值得警惕的情況,教師有責任上報。

不讓哭

「齊娜亞」(Kinaya)住在英國,這不是她的真名。

她的家庭來自西非,燙乳最早便來自那裏。在10歲時,她也經歷了燙乳。

齊娜亞的母親告訴她,「如果我不燙你,會有男人開始來找你,跟你做愛」。

燙乳通常由母親操作,她們會把石頭或勺子放在火上加熱,之後用這些器具擠壓、按摩或燙平乳房。整個過程可能會持續數月。

「這種疼痛不會隨時間減輕,」齊娜亞說。

「他們也不讓你哭。如果你哭,你就(會被指責)是在為家庭帶來恥辱,你不是『堅強的女孩』。」

Image caption 「齊娜亞」和她的女兒。

齊娜亞現在已經成年,並且有了自己的女兒。

在她的大女兒10歲時,齊娜亞的母親提出也讓她接受燙乳。

「我說,『不不不,我的孩子不該經歷我經歷過的事情,直到現在我都有陰影。』」

由於擔心家人會明知她反對仍然為自己女兒燙乳,之後齊娜亞不再和家人住在一起。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燙乳通常需要一塊滾燙的石頭。

據稱目前英國有約1000名女生受燙乳影響。

雖然越來越多英國人已經認識到女性割禮(FGM)的存在,但大部分人對割禮恐怕知之甚少。

一名女性告訴「維多利亞·德比希爾」節目組,小時候在英國學校的一次體育課上,她發現自己的身體和同學不一樣,那時她才意識到,並不是每個人都會燙乳,而這給了她更多壓力。

在她8歲時,她的姐姐為她做了燙乳,之後她越來越孤僻,不再願意上體育課,但她的老師沒有發現這種變化。

「如果我的體育老師察覺到,如果他們受過訓練,我本可以在成長過程中得到需要的幫助,」她說。

英國國家教育工會聯合主席唐克斯(Kiri Tunks)已經做出呼籲,號召英國學校教職員工,特別是體育老師接受培訓,以便更好注意到相關跡象。

唐克斯還希望英國學校可以對燙乳投以與割禮同樣的關注,即2020年起作為全英小學必修課人際關係及性教育科目的一部分。

議員摩根表示,燙乳這種問題應該「被處理、被注意、被談論、被阻止」。

她還表示,隨著不同類型的習慣、風俗及虐待被披露,學校課程也應該予以重審。

摩根認為,工作需要與女童及年輕女性接觸的人同樣需要接受培訓,認識到燙乳在英國的情況,從而為年輕人提供應對建議。

Image caption 「西蒙」的燙乳經歷了好幾個月。

一名叫「西蒙」(Simone)的女性告訴「維多利亞·德比希爾」節目組,在她13歲時,她的媽媽發現她是同性戀,她還是被燙乳。

「據她說,別人可能是被我的胸部吸引,如果她可以把乳房燙平,我就會變醜,就不會有人喜歡我了。」

而她的燙乳過程前後歷時好幾個月。

像許多年紀小的女孩一樣,她被迫身穿一件特別緊身的裹胸,從而讓胸部變得更平,這種裹胸會讓人無法呼吸。

幾年後,她被迫嫁給了一個男人,生了一個孩子,這時燙乳的長期危害變得十分明顯。

「餵奶時特別困難,就好像是身體裏打了結,」她說。

「感覺一些神經好像已經被毀掉了。」

隱蔽的罪行

英國沒有與燙乳對應的罪行,但內政部稱這是虐待兒童的一種形式,應該以一般襲擊法被起訴。

安吉·馬里奧特(Angie Marriott)以前是一名婦科護士,現在是切斯特(Cheshire)警方的一名自衛講師,她表示,由於舉報情況不多,很長一段時間內英國燙乳的真實情況是被掩蓋的。

她稱這是一種「敏感而又隱蔽的犯罪」,女性害怕被自己所在群體拋棄,因此不敢發聲。

「我知道這種情況,因為有人告訴我,」她說。

「她們都說,這是第一次講出來,她們為此感到羞愧。」

Image caption 安吉·馬里奧特說,許多女性不願舉報自己被燙乳。

直到今天,虐待所留下的傷疤依然伴隨著西蒙,她希望公眾可以注意到這種犯罪的存在。

「這至少是一種虐待。很痛苦,會毀掉你的人性,」她說。

「你再也不是個人了。」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