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國家為歷史罪過道歉到底有多難

1518年左右,西班牙殖民者埃爾南·科爾特斯覲見阿茲特克國王蒙特祖馬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今日墨西哥曾經在300多年時間裏處於西班牙殖民統治之下,直到19世紀早期才獲得獨立。圖為1518年左右,西班牙殖民者埃爾南·科爾特斯覲見阿茲特克國王蒙特祖馬

墨西哥總統最近致函西班牙國王費力佩六世和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要求他們為歷史上在征服和殖民統治美洲期間犯下的侵犯踐踏人權行為道歉。

這當然不是當今世界第一次某個國家政府或權益團體向另一個國家提出為歷史上的罪過道歉的要求。人類歷史充滿了戰爭、殺戮、征服。進入20世紀,國與國之間為歷史舊案要求道歉的事例也不少。

人們最熟悉的,比如中國和亞洲國家要求日本為20世紀上半葉的戰爭罪行向受害國和受害群體道歉,二戰後的德國政府為納粹時期的罪行道歉。

那麼,現在的國家政權在什麼時候、出於什麼考慮會為本國的歷史罪過道歉呢?

BBC梳理歷史,找出幾個例子來看看說聲道歉有多難。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865年,美國憲法第13條修正案廢除了奴隸制度。

美國為奴隸制度和種族隔離道歉

美國近10年裏就歷史上的奴隸制度先後兩次表達歉意,分別以2008年眾議院決議和2009年參議院決議的形式道歉。

國會上下兩院的決議都代表美國人民為蓄奴和種族隔離年代對非裔美國人所犯的罪過向後者致歉。

對正式道歉這件事沒有什麼反對聲音,但參眾兩院最後各說各話,暴露出此類道歉通常會遭遇的一個主要問題。

參議院的決議中有一條聲明,規定這個道歉決議不能被用來為奴隸制或種族隔離導致的傷害索取經濟賠償。

美國國會黑人議員團的部分眾議員對這一條表示反對;他們當時在推動為黑奴後裔爭取賠款。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奧巴馬總統反對向奴隸後裔作賠償。他的目標是在城市貧民聚居區開辦更多好學校,為失業的人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當時美國總統是奧巴馬。他歡迎國會的道歉決議,但在總統任期內從未提及賠款要求。

跟奧巴馬總統有相似家庭背景的人是個極好的例子,可以用來展示賠款這件事的難度:他母親家族是白人,祖上包括至少一名奴隸和多名奴隸主,而他的父親是黑人,但他去美國的時候奴隸制早就廢除了。

如果要賠款,那麼誰來出錢?賠給誰?

就是因為涉及到是否要賠款的問題,許多國家領導人覺得無法開口道歉。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政府的正式道歉對英國和愛爾蘭關係突破僵局起了重要作用

英國在愛爾蘭大饑荒中扮演的角色

1845年愛爾蘭遭遇大饑荒;150多年後,時任英國首相布萊爾宣佈:「當年倫敦的掌權者辜負了他們的子民。」

那次愛爾蘭饑荒導致100萬人喪生,200萬人逃離家鄉。饑荒的直接原因是土豆欠收,但英國議會未能及時採取行動,放鬆食物進口限制,加劇了災情。

愛爾蘭在1922年脫離英國獨立。

布萊爾1997年發表上述言論時,英國和愛爾蘭的關係正在改善,雙方在北愛爾蘭問題上的許多重大分歧逐漸化解,最後達成了《貝爾法斯特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

批評者認為布萊爾的講話算不上正式、完整的道歉。

英國政府沒有為愛爾蘭大饑荒作任何賠償,但在其他一些涉及歷史上的是非和訴求中則不但致歉還賠款。

2013年,當時的英國政府就殖民當局1950年代鎮壓肯尼亞毛毛起義(Mau Mau Uprising)的受害者做出道歉和賠償,金額相當於2500萬美元。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納粹屠殺了大約600萬猶太人

西德政府為猶太人大屠殺做出賠償

西德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很快同意為戰時納粹當局犯的罪行向受害者做出賠償。

1951年,首任聯邦德國總理阿登納說,納粹當局」以德國人民的名義犯下了難以言狀的罪行「,需做出道德和物質賠償。

從1953年開始,對猶太人大屠殺倖存者和以色列的賠償金額總共超過700億美元。

這裏還有個插曲。有些受害者對西德政府的賠償提出異議。

他們認為,如果以色列接受了賠款,就意味著寬恕了納粹。

西德給以色列的部分賠款用於安置歐洲猶太難民,對這個新成立的國家建國最初幾年予以扶持。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日本靖國神社供奉的250萬曆年陣亡軍人和軍屬中有許多是二戰戰犯

難以開口說道歉

日本在對別國道歉這件事上就很糾結。

二戰結束後,日本政府與中國和韓國簽署了協議,包括賠款事宜,但它和亞洲鄰國的關係經常因為戰爭遺留的問題而出現緊張和爭執,不時跌入谷底。

日本首相安倍參拜靖國神社招致中國的強烈批評,他評論日本戰時行為的」含糊其辭「也每每令鄰國政府和民眾憤怒。

不過,他還是同意對戰時韓國慰安婦做出賠償。

跟不少政治領袖人物一樣,安倍夾在迎合國內民族主義情緒和對外設法與別國領袖保持友好關係這兩個經常衝突的目標之間,苦苦地尋找平衡。

在中國政府和許多民眾看來,日本政府迄今沒有正式、完全地為侵華戰爭道歉,但外界有說法認為中日邦交正常化後日本方面曾十多次」口頭道歉「。

1972年中國總理周恩來和日本首相田中角榮簽署的《中日聯合宣言》使用的說法是「日本方面痛感日本國過去由於戰爭給中國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害的責任,表示深刻的反省。「

1978年《中日和平友好條約》對歷史問題保持1972年聯合宣言的表述,沒有從」反省「上升到對中國表示」道歉「。

」反省「跟」道歉「的區別

1995年8月15日日本無條件投降50週年(日本稱」終戰紀念日「),時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在講話中對亞洲國家戰時受到的苦難和損失」再次表示深刻的反省和由衷的歉意「,幾乎就等於是道歉,但因為針對的是亞洲,沒有明確提到中國,也沒有形成正式外交文件,因此中國認為這不算數。

2001年10月8日,時任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訪華,在參觀京郊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時表示」再一次痛感到戰爭之悲慘。我對遭受侵略而犧牲的中國人民感到由衷的歉意和哀悼「。中國是他表達」由衷歉意「的對象,但沒有形成書面文件,而且中國對小泉多次參拜靖國神社很不滿,對這番表達又大打折扣,而小泉之後歷屆日本內閣在對中國道歉問題上沒有其他突破性表述。

但韓國得到了日本的道歉,事關日本殖民統治韓國時期。

1998年10月,時任韓國總統金大中訪日期間與時任日本首相小淵惠三簽署《日韓共同宣言》。宣言中,小淵對」日本在過去殖民統治時期,造成韓國人民重大損害和苦難,為此表示悔意並由衷道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