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從「通俄門」抽身後會一門心思對付中國嗎?

注:本文不代表BBC觀點和立場。

特朗普與習近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由特別檢察官穆勒主導的歷時一年的「通俄門」調查結束,沒有發現特朗普本人及其團隊的通俄證據。這對特朗普來說,不能不說是自他當選總統後迄今為止得到的一個最大禮包。之前,特朗普深陷「通俄門」漩渦,其內政外交直接或間接受制於該事件。民主共和兩黨陷入惡鬥,美國國內政治分裂,很大程度上也是圍繞特朗普「通俄門」進行的。現在,穆勒的調查還他一個「清白」,少了這個「包袱」,掃除了其總統連任的最大障礙。

那麼,對正處於貿易談判的中國來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已經卸除通俄嫌疑的特朗普,會不會再出重拳對付中國?

中國國內一種看法認為,沒有了「通俄門」的後顧之憂,特朗普將毫無顧忌地和普京走近,美俄兩國關係緩和,莫斯科也就沒有必要借助北京對抗華盛頓。俄中關係必定會比現在疏遠。這樣,特朗普就好騰出手來對付中國,而不必擔心俄羅斯從旁使壞,甚至可以聯手莫斯科一同對付北京。

同時,「通俄門」調查結論有利特朗普,也減少了民主黨的牽扯,之前,他要花大量時間和精力用來和國會民主黨人的内鬥,這使得他不能專心致志去關注外交政策和對外事務。比如,在二月底的特金會上,特朗普把未和金正恩簽訂協議部分歸咎於民主黨人在國會大搞黑材料,讓他生氣。現在這些麻煩都消除,特朗普就可以一門心思對付中國,除了貿易談判外,華盛頓會在其他一系列中國在乎的事情上,向北京發難。

這個看法很難說對或錯。本來,特朗普上台之初,就有「聯俄製中」的想法,據說出自基辛格的獻策,雖然後來基辛格出面否認,但想必該想法不是空穴來風,這從特朗普本人從不掩飾他對普京和俄羅斯的好感可略知一二。特朗普當選之初給蔡英文的「電話外交」也說明了這點。如果沒有「聯俄製中」想法,特朗普不大可能一開始就冒失拿台灣向中國開刀。只是後來由於 「通俄門」事件爆發,民主黨人揪住不放,使得特朗普不得不去應付民主黨,並為表示自己的「政治正確」,轉而對普京和莫斯科採取強硬態度,作為天平的兩端,對習近平和北京卻開始「惺惺相惜」起來,直到貿易戰才改變對中國態度。

從普京來說,如果特朗普伸出橄欖枝,他當然巴不得。最近幾年由於美國的制裁,俄羅斯的經濟難有起色,這對普京的形像多少有些損害。而改善和美國的關係,也能減少對北京的依賴,並在美中兩國的"斗毆"中左右逢源,獲取好處,反而使得北京要更多看莫斯科的眼色行事。故美俄走近,在美中俄大三角關係中,北京是相對處於被動的一方。

然而,這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或一種可能,事情還有另一方面或另一可能,而且後者的實現程度也不低。這就是如果貿易談判達成,特朗普對中國的態度反而可能比現在要好,美國的對華政策反而可能不如現在這般咄咄逼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對俄關係上,特朗普固然少了「通俄門」羈絆,但他能否由此「毫無顧忌地」親近普京,是要打問號的。

為什麼這樣講?在分析特朗普的對外政策時,如果說「通俄門」是一個掣肘因素,那麼一旦這個因素消失,由此所引發的美國國內壓力施加特朗普的外交政策的影響就會減少,他可以不必為顯示自己的「政治正確」而特意制定強硬的對外政策。換言之,特朗普現在對中國的強硬態度,會不會因為「通俄門」事件的影響,而要急於在對華政策上表現出這種強硬,以向民主黨人和美國民眾證明自己是站在美國的立場和利益上的,以彌補「通俄門」給他帶來的道德短板。此種可能性應該存在。果有如此考慮,如今「通俄門」警報已排除,特朗普就沒有必要在對華政策上再表演這種"政治正確",因而,一旦美中貿易談判達成協議,為"褒獎"習近平,特朗普反而有可能在現有嚴厲的立場上後退一步。

另一方面,在對俄關係上,特朗普固然少了「通俄門」羈絆,但他能否由此「毫無顧忌地」親近普京,是要打問號的,或者,其實是不可能的。無論對華還是對俄,既要看到總統個人的作用,也要看到美國建制派在其中所起作用,總統並不能獨攬外交政策。具體到對俄政策的制定和實施,實際是美國建制派在主導。後者對俄羅斯的敵意不亞於對華。比如,蘭德公司今年2月發佈的一份報告就稱俄羅斯是流氓,中國是競爭對手,俄對美國安全的威脅比中國更直接、更嚴重。這反映了美國建制派長期以來對俄的看法。

還應看到,「通俄門」事件雖已解套,但美國兩黨以及民主黨和特朗普的矛盾並未減少,美國政治的極化現象依然存在,在對俄事務上他依然要受民主黨的制約。而民主黨對穆勒的「通俄門」調查很不滿,眾議院民主黨佔主導的六大委員會已經向司法部發函,要後者在4月2日前將調查報告的副本和所有證據都上交。顯然,民主黨不甘心就這樣輕易放過特朗普,必然還會就此事及其他議題繼續糾纏。在這種情況下,難以想像特朗普會在對俄關係上步子邁得太快。

此外,特朗普要「聯俄製中」,也要得到普京的響應,一個巴掌是拍不響的。在俄美及俄中關係上要搞清楚,普京是基於短期抗美需求和中國接成凖盟友關係,還是俄中關係有穩定的長期基礎。答案是,兩者都有。前者使得特朗普遞來橄欖枝時普京不會不接受,但是普京也一定明白美國建制派對俄羅斯的真實態度,因此不會也不可能全盤倒向美國,和美聯手對中。因為他知道,一旦中國被打趴下,下一個就輪到俄了。俄中雖然也互相戒備,但令俄羅斯人最擔憂的領土問題隨著江時期兩國邊界的勘測完成,不大可能在今後成為兩國關係的主要障礙。而中國的資金和市場也是俄羅斯需要的。因此,目前俄中關係的基礎不會因美國的介入動搖,俄羅斯不會參與美國對中國的戰略圍堵。

事實上,鑒於美國已經確立中國為戰略對手,特朗普是否在「通俄門」調查結束後調整對華政策,是進一步展示強硬還是懷柔一點,不是很重要,因為戰略對手的定位鎖定了美國長期對華政策的基調,即使有修補,也是在上下一定幅度內,不會有一個大幅度的擺動。故對中國來說,沒有必要為特朗普的下一步怎麼走過度擔憂,如果特朗普的對華政策有大改變,也一定不是因"通俄門"結束調查,而會是其他因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