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談判20年的變與不變:獨家專訪美國前貿易代表巴爾舍夫斯基

巴爾舍夫斯基接受BBC獨家專訪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巴爾舍夫斯基接受BBC獨家專訪

美國前貿易代表巴爾舍夫斯基(Charlene Barshefsky)在中國有一個鮮明的形像:脖間系著精緻斑斕的絲巾、身材瘦小但內心強大的談判專家。

她不僅在第一線目擊了中美經貿關係的歷史,還親手締造了其中一段傳奇。20年前,她作為美國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關鍵談判中扮演了至關重要的角色。

巴爾舍夫斯基近日接受BBC獨家採訪,如今依然對絲巾情有獨鍾的她,笑說與「不打不相識」的中國談判代表龍永圖當年結下的友誼仍在延續。

當年WTO談判的一件軼事如今還為人津津樂道。1999年11月,經過長達六天的最後一輪艱難談判,從美國飛到北京談判、連日來幾乎沒合過眼的巴爾舍夫斯基,與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斯珀林(Gene Sperling)撥電話給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通知他談判圓滿結束。他們撥打這通歷史性電話的地點,竟是外經貿部大樓的女廁所。

曾有媒體報道,他們躲進女廁通話是為了防止對話被中方人員聽見,巴爾舍夫斯基告訴BBC中文,那其實另有緣由:「當時收到風聲的記者們開始湧入大樓,女士洗手間是唯一一個安靜的地方。」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99年中美WTO談判結束,巴爾舍夫斯基與中方代表石廣生交換協議的歷史時刻

另一個20年未變的因素是,中美貿易關係再遇挑戰,新一輪談判4月3日在華盛頓展開。

作為1997年至2001年的美國首席貿易談判員,巴爾舍夫斯基向BBC分享了她對美中貿易關係、加入WTO以來中國經濟改革的見解。她認為,貿易談判的最終結果很可能是美國移除大部分的現行關稅。

美中貿易談判可能達成何種協議?

據《金融時報》報道,美中貿易談判已達成九成協議,剩下的其中一個爭持點在於,在多大程度上移除美國現行對華商品關稅。華府希望保留部分關稅以保障中國履行承諾,認為此時移除全部關稅存在風險,總統特朗普近期曾表示,或長期保留對華關稅。

而在北京看來,在執行承諾的同時要承擔關稅,並不公平。

巴爾舍夫斯基對BBC中文說,她預期在最終的貿易協議中,美國會移除大部分、或者幾乎全部的關稅,而中國同意在其履行承諾的一定期間,讓美方保有少量關稅。

另一大爭持點在於如何建立監督中方達成承諾的執行機制。

「我的猜想是,談判桌上的人想到過一百種執行機制。」

巴爾舍夫斯基指出,國際談判經常「內外有別」,外界看來兩方的立場都很極端,但在談判桌上,雙方很清楚自己和對方都必須讓步,以達成某種協議。

中國明白美國會堅持「落實承諾」,而美國也清楚必須堅定督促中方落實承諾。「他們都心知肚明,那剩下的問題就是:如何在美中各自想要達成的目標間,找到合適的平衡。」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從奧巴馬到特朗普,從中國管控美國非正統貿易政策

在克林頓時期擔任公職的巴爾舍夫斯基直指,在奧巴馬執政時期,中美間的經貿對話是「中國管控美國」,美國沒有更進一步就結構性改革向中國施壓,因此產出的積極結果越來越少,隨即導致現今美國政府對中國說「夠了」。

「中國利用了當時的對話機制,讓其變得流程驅動,成立委員會、分委員會,開中期會議,但成果是非常有限的」,她說, 「實際上,外國企業面臨的處境變得更艱難」。

她同時強調,中美間保有經貿對話機制十分重要,但對話應是小範圍的頻繁會面,聚焦具體的承諾和執行結果。

「在一百人的大房間裏,什麼事情都不會做成。而每邊三、五個關鍵人物的會談能立即推進進程。」

特朗普政府採取的「美國優先」貿易政策被認為偏離WTO規定,有違自由貿易的價值觀,特朗普還曾威脅退出WTO。

巴爾舍夫斯基形容,特朗普上任以來採取「非正統的」貿易政策,例如以保護美國國家安全為理由,對加拿大和墨西哥進入美國市場的鋼鐵和鋁材產品加徵懲罰性關稅。

「從我們的鄰居加拿大進口鋁材,怎麼危害美國國家安全了?」她指出,特朗普政府對某些法律的運用是不恰當的,「我認為美國最終會對此感到後悔。」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巴爾舍夫斯基現為美國威凱平和而德律師事務所國際業務高級合伙人。

在對華貿易政策方面,她批評以縮小中美貿易逆差為目標「不理性」,結構性經濟改革更為關鍵。20年前的WTO談判促使中國實行顯著的系統性改革,而這似乎也正是現任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的目標。

作為曾擔任同一職位的前輩,她對萊特希澤有何建議?巴爾舍夫斯基沒有談論具體議題,選擇回歸談判的基本:「堅定代表美國的利益、清晰傳達一貫的立場、知己知彼。」

巴爾舍夫斯基說:「我們都想要天上的月亮和星星,但我們需要的可能只是一個容身之所。」在底線與理想之間,就是談判的空間。在談判時多觀察、少說話,對方的身體往往比嘴巴先「開口說話」。

美中貿易談判今昔對比

作為中國加入WTO的其中一位關鍵推手,巴爾舍夫斯基評價說,中國初加入WTO時,經濟改革執行情況良好,人民的生活質量大幅提高。但在2006、07年左右,中國偏離了WTO倡導的市場經濟軌道並持續走偏,導致了今日所見的貿易摩擦。

如果中國當時繼續市場經濟改革,進一步向外企開放國內市場,加大改革金融行業的力度,「中國的經濟會比今日更強大,更早成為一個創新的國家,」她說。然而中國走上了另一條道路,使經濟增速減緩且波動。

在她看來,正在進行的貿易談判與20年前的WTO談判面臨的棘手議題,其實十分相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新一輪中美貿易談判,美方由財長姆努欽(左三)和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左四)領銜,中方則由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右三)帶隊。

在WTO談判中,國家政府在經濟發展中的角色被顯著削弱,但如今國企、政府在中國經濟中的權力又再度回升。中國市場凖入問題的軌跡也類似,加入WTO後中國成長為世界上第二大的進口國,但在2006、07年,外企對華出口、在華運營的競爭劣勢增加。

知識產權一直是讓美國擔憂的議題。1995至1996年,時任副貿易代表的巴爾舍夫斯基負責美國產品打入中國市場以及知識產權保護的談判,最終與北京達成《中美知識產權協議》。巴爾舍夫斯基認為,20年來中國在這一問題上取得了重大的進步,但依然有進步空間。

20年前後談判議題的顯著差異在於強制技術轉移,如今這是一個更大的挑戰。「這個議題在20年前遠沒有發展出如今的特質與強度,這是兩場談判的一大差別」,巴爾舍夫斯基說。

她認為,目前的中美談判中,兩國有共同目標,都想達成互利的協議。

而在談判中亘古不變的真理是,所有的談判都從各方堅持各自立場開始,逐漸向對方靠近。

「協議的真諦是,各方都需要讓步。」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