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流行音樂歌星格蘭德新的性別認同:「我喜歡女人和男人」

Ariana Grande and Victoria Monet 圖片版權 Universal Records
Image caption 許多年輕流行音歌手正在撕下性別認同標籤。

美國歌手亞莉安娜·格蘭德(Ariana Grande)上周在歌詞上暗示自己是雙性戀在網上引發熱議。但事實上,真正吸睛的是當下樂壇的性別界線已經開始模糊了。

「我喜歡女人和男人」,這位25歲的年輕女子在《獨佔》(Monopoly)歌中與她朋友維多莉亞·莫泰特(Victoria Monet)合唱時率性地唱了出來。

BBC音樂記者馬克·賽維吉 (Mark Savage)說,面對詞曲創作版稅和喘不過氣的巨大工作量,這句脫口而出的話也引發了外界對這位明星私人生活的種種猜測。

「她是雙性戀嗎?」一位歌迷在Instagram問道。莫奈特回答說:「該說的她都說了。」

「我的初戀」

在推特上另一位粉絲說,「亞莉安娜不需要幫自己貼上標籤」,促使這位流行歌手回應:「我以前沒有,現在仍然覺得不需要。」

格蘭德並不孤單。

經過幾十年在衣櫃(未公開性傾向)中藝術家的創作,和許多晦澀難解的歌詞後,高舉性別和性傾向流動(gender fluid)的新生代流行樂手正挑戰刻板印象,並通過音樂慶賀自己的性別認同。

2012年,法蘭克·奧申(Frank Ocean)在社交媒體「湯博樂」(Tumblr)發了封公開信,描述了他19歲時如何與一名男子墜入情網,並稱之為生命中重大的突破。

「這是我的初戀,它改變了我的生命。」他寫道。 「我沒有逃避,沒有討價還價,我別無選擇。」

值得注意的是,奧申選擇在他的職業生涯開始時公開雙性戀認同(這封信最初是收入在他的首張專輯「橘色頻道」(Channel Orange)唱片中附加的筆記內),事件並沒有波及他的唱片銷量或聲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87年生的奧申在他的音樂中描述自己的雙性認同

來自《Years & Years》樂團的奧立·亞力山大(Olly Alexander)去年對BBC解釋稱,「我認為『酷兒』(queer,即性取向或性別認同上非異性戀者)音樂的情況發生了巨大變化。」

「在過去,我們都熟悉的流行音樂明星通常是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中段、末段或獲得很大成功之後才『出櫃』(公開性傾向)。不過,這對於『酷兒』性少數來說是『不可承受之重。』」

「現在看來,藝術家們從生涯初期就可以表示性傾向,而且再也不會是什麼聳人聽聞的新聞標題了。」

在過去的幾年裏,像安·瑪莉(Anne-Marie)、特洛伊·希文(Troye Sivan)、哈里·斯泰爾斯(Harry Styles)、法國歌手「克莉絲汀與皇后們」(Christine and Queens),以及黛咪·洛瓦托(Demi Lovato)這樣的藝術家們都在歌詞中談到了同性吸引力或雙性戀認同。

麥莉·希拉(Miley Cyrus)曾特別對Paper 雜誌表示:「我能愛上任何一個成年人——任何18歲成年的人都可能與我相愛。」

當加奈兒·夢奈(Janelle Monae)去年在《滾石》雜誌中將自己定義為「泛性戀」(pansexual,意指能與任何性別與性別認同的人戀愛)後,該詞在線上詞典《Merriam-Webste》的搜索量便增加了110倍。

流行歌曲越來越有描繪同性性行為以及「酷兒」性少數觀點的傾向。

夢奈因她的歌曲「粉紅色」(Pynk)獲得格萊美獎提名,「粉紅色」是一首慶祝性,推廣愛自己及女性生殖器官的歌曲。

來自英國LGBT基金會的喬·奈莉絲特(Joe Nellist)稱,音樂家只是反映了他們這一代人對性傾向的態度。

據英國國家統計署(ONS)調查顯示,越來越多的16至25歲的年輕人認為自己是女同性戀、男同性戀或雙性戀者。目前這一數字為4.2%,是其它年齡層的兩倍多。

「這表明我們正朝著一個更加寬容的社會邁進,人們會感到自信和舒適,亦能夠在年輕時『出櫃』」。

大錯特錯?

葛萊美獎網站執行主編爾布羅德斯基(Rachel Brodsky)說,音樂人也被授予了通過音樂產業結構性的轉變,開始在作品中開始表達自己的性認同。

她解釋說,「以前,受歡迎的藝術家們是被束縛著,因為音樂產業高管們毫無疑問地會優先考慮什麼能做成唱片並賺錢。」

「如果你唱片中提到了禁忌話題,你就會冒險讓百思買(Best Buy)或沃爾瑪(Walmart)等巨型音樂量販店不讓你的唱片上架。」

「但現在消費音樂的方式完全不同——串流媒體和社交媒體營銷方式帶來改變。如今有些藝術家的形像以及標籤來自於自己的『真性情』,並製造出大量的社交媒體粉絲。」

「所以你現在看到這些音樂人能在作品及形像表達中更有優勢了。」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跨性別人士羅小風的人生路

崎嶇的性別流動宣稱

去年瑞塔·奧拉 (Rita Ora)因為她的一首《女孩們》(girls)對唱曲招致批評。她唱道:「有時候我只想親吻女孩、女孩、女孩與紅酒。」

一些聽眾擔心這歌詞會延續一種刻板印象:女性只有在喝醉時或為了取悅男性時才能與其他女性發生親密關係。

奧拉對此道歉,說她「永不會故意傷害其他LGBTQ人群。」

但事件表明,自從凱蒂.派瑞(Katy Perry)唱過「她親吻一個女孩,並且她喜歡這樣做」後,世界已發生變化,只要她的男友不介意的話。

圖片版權 Atlantic Records
Image caption 有人認為許多明星在「賣腐行銷」。

美國明星海爾希(Halsey)說,雙性戀作為一種禁忌的想法已經過時而且有破壞性。她的歌曲描繪了自己與女性和男性的關係。

「雙性戀作為禁忌的說詞給其在社會中的地位造成了極大負面效果。」她說,引用凱蒂·派瑞的歌曲「感覺如此錯誤,又如此正確。」

「這是我一輩子都要對抗,現在也正在抗爭的事。因為我看到網絡上有人仍在說,『當然海爾西會說自己是雙性戀,因為這能幫她賣多點唱片。』」

格蘭德也同樣被指控,她的雙性戀宣言被人批評她是在「賣腐」(queerbaiting),即利用雙性戀來行銷自己:因為她公開過的親密愛人都是男性。

性取向

但這指控本身就有問題——好像在說有了異性戀關係便可以以某種方式「取消」同性傾向。

現實是,越來越多的人拒絶通過同性或異性戀這些二元性選擇來定義自己。

當英國知名投票網站YouGov要求人們在「性取向向度」上表述自己時,超過四分之一的英國人選擇了「100%異性戀」以外的選項。

「臉書」亦是一個可靠的社交晴雨表,現在為用戶提供70多種性別選擇包括雙性別(bigender)、泛性別(pangender)、無性別界線(non-binary)和two spirit (雙靈,泛指第三性)。

奈莉絲特說,看到流行文化中反映這些趨勢非常令人振奮。「對於那些正與自己性傾向有所認同的年輕人產生的影響真的很大,」他表示。

他說,即便是非LGBT藝術家,如「混合甜心」(Little Mix),也「成為LGBT人群的戰友』」 。「譬如「混合甜心」最近就曾在杜拜演唱《彩虹旗下的秘密情歌》,而在該地,同性戀是違法的。」

「這是一個正向的轉變。意味著即使是非LGBT藝術家也特別支持年輕LGBT族群。」

美國歌手「國王公主」(King Princess)認為擁有正面榜樣至關重要。

「當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當時希望有人能讓我仰望,她的音樂會讓我興奮,誰又會是同性戀?」她在今年初表示。

她最後追隨的是雌雄同體但主要是異性戀的音樂人。如馬克·博蘭(Marc Bolan),大衛·鮑伊(David Bowie)和齊柏林飛船(Led Zeppelin)。

「舞台上的人通常都具有曖昧不清的性別氣質:你不必是個男孩,也不必是個女孩,亦都能穿緊身褲。」

「這看起來像我的特色。我愛這種表演方式。這讓我對自己的性傾向感到舒服,這些家伙全是同性戀。」

按照自己的方式作音樂, 現在國王公主這位歌手很樂意被貼上「未來酷兒偶像」的標籤。

「我接受這個標籤!」,她說。 「並不只是在說我的歌是關於同性戀。我希望我的音樂很強烈並帶有思想,而大家就是因為如此而愛上我的音樂。說到底,這就是我音樂的終極含義。」

這就是為什麼布羅德斯基對國王公主,泰根和莎拉樂團(Tegan and Sara)以及特洛伊·希文(Troye Sivan)被稱為「酷兒流行樂」時對其有所保留的原因。

「酷兒不是一種類型(genre),而是一種性取向」,她說。

「如果我們使用『酷兒』這個詞來描述某人的聲音,我們就會冒著邊緣化藝術家的風險。理想情況下,酷兒音樂人應融入更大的流行音樂領域。」

「這就像說 '全女性樂團'一詞。在談到音樂時,某人的性別或性取向到底與音樂有什麼關係?」

「說到底,人人都是藝術家。讓我們堅持把音樂描述為一種分類形式,而非外表和性傾向的分類,好嗎?」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

相關鏈接

BBC不為BBC以外的網站的內容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