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大選:9億選民投票 浩大工程背後的具體操作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印度大選:9億選民投票 工程浩大 後勤保障有多難

印度議會大選首階段投票正式展開,這次選舉被視為對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執政能力認可的一次公民投票。

從星期四(4月11日)起,全國20個邦與直轄區9億名已登記選民將分成91個選區投票,共分七階段,選出人民院(下議院)新一屆代議士。

印度選舉號稱全球規模最大的民主政治工程,參選政黨超過450個,投票站共計100萬個,需要動用工作人員至少1000萬人。

投票將持續至5月19日,並於5月23日計票。

印度前大選專員的一本回憶錄中描述了印度大選這一舉世無雙的民主政治工程,稱之為奇蹟。

規模如此浩大的選舉,涉及世界人口的12%,耗時耗資之大暫且不論,以「自由公正的選舉」為口號的普選,具體如何操作,就足以令人好奇。

BBC國際部記者普賈·齊哈布利亞(Pooja Chhabria)可以講解這場被稱為「民主盛事」的大選幕後的操作。

Soutik Biswas/BBC
I feel honoured that the authorities set up a polling booth just for my vote.
Bharatdas Darshandas
Solitary voter, Banej polling station

100萬投票站什麼概念

作為執行機構,印度選舉委員會需要關照到全國29個邦和7個聯邦屬地,北部的喜馬拉雅山區的崇山峻嶺,北部和中部廣袤的平原,西部沙漠地帶和各地的林區,以及伸向印度洋的半島漫長的濱海地區。

印度地域廣袤,地形複雜多樣。海拔最高的地方,設置投票站的人不但要帶去投票機器,還得帶著氧氣罐、睡袋和食物。

交通工具也是包羅萬象。除了步行,代步工具從駱駝大象、大小船隻、自行車、汽車、火車,到直升機和包機,一應俱全。

使用這些交通工具為大選投票奔忙的專職員工有1000萬人左右,大抵相當於瑞典全國總人口,或者是新加坡和香港人口的總和。

這支龐大的隊伍裏除了選舉官員,還有武裝警察、觀察員、專職攝像師、政府官員、教師。

他們都是經由一套隨機選擇的機制選出來的,並需要接受特殊訓練,以便應對投票站可能出現的各種意料之中或意料之外的情況。

Image caption 要保證不漏掉每一張選票,駱駝和直升機同樣重要

根據以往的經驗,有些地方投票過程會夾雜著暴力或者野蠻行為。

比如北方的比哈爾邦就有「佔領投票站」的歷史傳統,就是一個黨強行霸佔投票站,用登記註冊選民的名字投假選票。這就令不少選民卻步,尤其是女選民。改用電子投票機器之後這種情況少了。

這種情況的對策是把投票時間分散為6、7個階段,不同地點的投票站在投票期間都能有武警守衛。

高科技也派了很大用場,比如用人臉識別技術來防範投票舞弊。據記載,曾有一名女子以不同的偽裝去投票站投了60多次票,最後被機器逮住了。

聽起來或許令人莞爾,但都是真事。

Getty
Officials carry oxygen cylinders, sleeping bags, and food along with the voting machines to reach some of the highest polling stations.

當然還曾發生過比這些更嚴重、更暴力、更血腥的事件。

上一次印度選舉是在2014年,喀什米爾、阿薩姆和賈坎德邦的情況是最糟糕的。

這次當局事先嚴加防範,在東部賈坎德邦的一些通往投票站的公路上掃雷;地雷是左派武裝游擊隊埋的。

阿薩姆邦平時就有反叛武裝出沒,還有部落衝突。為確保投票順利進行,保安部署更加嚴密。

Former Chief Election Commissioner S Y Quraishi announcing the dates for the Assembly elections in 2011.
Getty
All modes of transportation from the primitive to ultra-modern—elephants, camels, boats, cycles, helicopters, trains and airplanes—are used to reach voters.
S. Y. Quraishi
Former Chief Election Commissioner of India

工程浩大

選舉委員會從一年前開始籌備這次大選。各項凖備逐步就緒,投票前進行選民登記。正式投票前必須完成的主要任務中還包括下列內容:

  • 電子投票機(EVM)——100萬個投票站都必須配備足夠的投票機,安裝調試完畢,這也涉及到後勤運輸;
  • 確定各地的投票日期——必須考慮到各種宗教和世俗節慶、學校考試日、農忙或惡劣天氣,盡可能避免衝突;
  • 貯備充足的擦不掉的「特殊墨汁」,投票時抹在選民手指上,以避免重覆投票;
  • 為每一個參選政黨和獨立候選人分配不同的圖標,以便於選民識別。

印度獨立後首次普選(1951年10月到1952年2月)之前就有用圖標識別候選人的做法,因為那時84%的選民是文盲。這個清單上有很多物件的圖像,比如桌子、電話、櫃子、牙刷等等。

單子上有很多圖標還從來沒用過。

Image caption 用日常生活中常見的物件做圖標便於文盲選民識別候選人,已經有60多年歷史了

更艱巨的任務

印度選舉官員坦承,後勤凖備工作雖然辛苦、繁複、瑣碎,卻不是最艱巨的。

最艱巨的是讓政黨守規矩,不撒野,防止賄選。

這件事之所以棘手,一方面因為賄選比較普遍,另一方面是因為參選政黨多。第一次大選55個黨派角逐,2014年增加到464個,競爭之激烈可以想見。

錢是另外一大難題,主要是政黨活動和和競選經費來源。選舉委員會可以警告和處罰犯規的黨或候選人,甚至收回分配給它的圖標,但無權剝奪或暫停它參選資格。

Image caption 2019年大選,印度有9億選民有資格投票

點票也是一個經常引發爭議的環節。雖然電子投票機已經普及,但總有一些黨派,尤其是敗選的那些,會質疑機器是否被黑客侵入,投票結果被更改。

這一點印度選舉當局始終堅稱,通過網絡襲擊的方式破壞印度的電子投票機沒有可能,而對機器實體的破壞很容易被發現。

如果說機器也有問題,那更多屬於容量不夠大之類技術問題。比如南方特倫甘納邦(泰倫加納邦)一個席位有185個候選人爭奪,而投票機最多只能處理64個候選人。於是就要盡快換更新系統,添置機器。

結果如何,希望5月23日能見分曉。

插圖:蘇米·森蒂納森Sumi Senthinathan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