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帶一路如何吸引了歐洲中立國家瑞士

2017年5月13日,習近平會見到中國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瑞士聯邦主席洛伊特哈德。 圖片版權 Xinhua
Image caption 2017年5月13日,習近平會見到中國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瑞士聯邦主席洛伊特哈德。

繼意大利之後,瑞士即將成為又一個加入中國倡議的「一帶一路」的西方發達國家。

在4月下旬北京舉行第二屆「一帶一路」峰會期間,瑞士總統兼財政部長烏力·毛勒(Ueli Maurer)將與中國簽署在「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兩國合作諒解備忘錄。

根據瑞士財政部公開的信息,這一備忘錄旨在讓中國和瑞士在一帶一路上的第三國,加強貿易、投資和項目融資。

今年3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意大利,意大利簽署加入「一帶一路」倡議初步協議時,意大利官員就曾透露,另一個歐洲國家很快也將加入同一行列。

不過,瑞士宣佈支持中國的「一帶一路」,並沒有像意大利一樣,引起「分裂歐洲」的評論和分析。這應該與瑞士獨特的國際地位有關係。

中立國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瑞士是國際組織總部的聚集地:聯合國、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衛生組織等都在瑞士設有總部。

如果說,意大利的港口可以更方便中國貨物快速抵達購買力強盛的西歐腹地,意大利作為主要西方經濟體國家參與「一帶一路」也更具有政治影響力的話,那麼不在一帶一路沿線上的瑞士,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支持,其作用及影響也非比尋常。

瑞士在國際間以政治「中立國」著稱。過去200年來,瑞士在紛亂的歐洲強國爭霸中,為自己贏得「中立」的地位。

瑞士政府網站上有關於中立政策的基本原則:人道主義、絶不參與戰爭,絶不允許交戰國使用其領土,也不為交戰國提供僱傭兵部隊。

瑞士在政治防衛事務上的中立,與其在外交領域的積極主動,被認為是相輔相成、取長補短的最佳選擇。

正是因此,瑞士是最早承認中國並建立外交關係的西方國家之一。2013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並提議設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後,瑞士和英國一樣,是最早成為意向創始國的西方國家。

2014年,瑞士中國自由貿易協定生效,瑞士成為「第一個與中國簽署意義重大的自貿協定的歐洲大陸國家和世界經濟20強之一」。

對中國來說,瑞士獨特的國際地位,對「一帶一路」倡議有極為重要的價值。首先,瑞士有國際間最富聲譽的金融服務業;其次,瑞士是國際組織總部的聚集地。

有觀察人士認為,瑞士對「一帶一路」的支持,顯示「歐洲國家對這一倡議適應得不錯」,也有充分的理由這麼做。評論認為「當世界上充斥中國產品,中國卻沒有接受足夠多的外來產品時,支持一帶一路倡議,是歐洲國家增加雙邊貿易的手段。意大利希望藉此打開中國市場,而瑞士則希望利用自己的全球最安全金融系統贏利。」

一帶一路

今年是中國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第二次舉行。中國以及外界都在關注這一兩年一次的峰會會有哪些國家的什麼級別的官員參加,因為這被視為「一帶一路」倡議是否贏得更多支持的指標。

從最近的情況來看,峰會之前傳出了不少對中國有利的消息:3月習近平訪問意大利,雙方簽署了合作意向;4月,被稱為「一帶一路」在馬來西亞旗艦工程的東鐵項目,在停工近一年後,中、馬也達成了修改協議,即將復工;4月底,瑞士總統到北京簽署「一帶一路」合作意向書並進行國事訪問。

不過,國際間對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質疑也一直存在。

4月上旬,美國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發表報告,列舉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接受中國投資的七大潛在問題:

  • 國家主權被侵蝕
  • 缺乏透明度
  • 債務負擔不可持續
  • 與當地經濟需求脫節
  • 地緣政治風險
  • 環境負面影響
  • 嚴重腐敗溫牀

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本月在談及意大利加入「一帶一路」可能對北約帶來的風險時,也提出了他的建議:「每一個國家都必須就如何對中國的債務陷阱式外交或中國以低於市場價格出售商品的問題自行做出決策。他們在交易中顯然需要考慮安全因素。但是,每一個國家都需要做出自己的抉擇。」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