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近代史風雲人物:英國傳教士李提摩太

李提摩太、《萬國公報》的照片在北京大學博物館裏展出 圖片版權 Beijing University Museum
Image caption 李提摩太通過《萬國公報》也是最早把馬克思、恩格斯、社會主義等等歐洲思潮及人物介紹給中國的人。

在英國赴華基督教傳教士李提摩太逝世百年之際,英國學者比爾·海頓撰文回顧這位改變現代中國的威爾士浸信會教徒的生涯。

李提摩太(Timothy Richard)曾經是中國最著名的西方人。他蓄著鬍鬚的遺照仍然在中國的博物館裏展出,他的雕像今天仍站立在他曾共同創辦的山西大學校園裏,即使是中國共產黨,也表彰他是第一個用中文提到馬克思和恩格斯的人。

如今,在他去世百年後,他幾乎在英國被人遺忘,但他的工作成就仍在現代中國留下印記。

一個世紀過去了,我們腦海里的傳教士形像是殖民時代裏的漫畫形像。我們擔心將「白人救世主」置於帝國主義受害者之上。但有一些傳教士,如李提摩太這樣的人物,曾在中國的政治變革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與維新運動的淵源

李提摩太於1919年4月17日在英國去世。之前不久,他接待了一位特別訪客。這位客人是現代中國「第一位公共知識分子」梁啟超。他前往當時位於倫敦近郊的戈爾德格林地區的小房子去看望李提摩太。

梁啟超當時正在前往凡爾賽和平會議的途中,他代表中華民國進行游說活動。但他想在倫敦首先拜訪的第一個人是李提摩太。

梁啟超是中國維新運動的領頭人物之一、中國新聞之父、近代中國著名的史學家,他為何如此熱衷於拜會一位當時已經近75歲高齡的前浸信會傳教士?

童年與赴華

李提摩太的故事始於1845年的英國威爾士卡馬滕郡山區一個小村莊,當時村裏只有一個教堂。

24歲時,李提摩太就讀於威爾士哈弗爾福特韋斯特神學院。

遙遠的中國成了他成就終生事業的地方。經過4年的學習和歷時3個月的遠渡重洋,他於1870年2月12日抵達上海。

基督教浸信會傳教士協會把他送到中國北方山東省曲阜市,從此他就入鄉隨俗,和當地人生活在一起,穿著當地的衣服,學習中文。1878年,他迎娶了另一位英國傳教士瑪麗·馬丁,他們共生了4個孩子。

饑荒救助

1876至1879年間,中國北方遭受大饑荒。北京周邊省份至少有上千萬人死亡。李提摩太夫婦倆對當地官員的無能和消極反應感到震驚,他們開始了自己的救援工作,並動員他們在英國的基督教信眾予以支持。由此,「中國饑荒救助基金」1878年1月在上海成立,這實際上成為第一個(在華)國際援助組織。

圖片版權 Photo courtesy of Prof Anthony E. Clark, WHITWORTH
Image caption 李提摩太全家1887年在山西。

更重要的是,正如學者理查德·波爾在他撰寫的一本關於李提摩太在賑災中發揮作用的書中指出,經歷了這場人類災難,李提摩太確信,他必須敦促中國的領導者們消除饑荒和各種嚴重自然災害的根本原因,並大幅提高農村民眾的身體和精神健康水平。

目睹了中國人大規模死亡的慘狀,重新喚醒了李提摩太內心深處的政治和精神使命感。

廣學會

1891年,李提摩太被任命為廣學會(全名為:中國基督教和實用知識傳播協會,SDK,或者也叫中國基督教文學協會,CLS)的秘書長。廣學會的目的是翻譯和傳播基於基督徒原則的各種資料。

正如廣學會在1898年的年度報告中所說的那樣,他們堅信,廣學會的使命不僅僅是宗教性的,也有社會性。

廣學會在宣傳福音的同時,也以同樣的努力宣傳西化的福音。

該協會的明確策略是接觸「中國未來的統治者」,他們在中國部分精英人士中找到了共鳴。

《萬國公報》

廣學會的策略之一是出版中文刊物《萬國公報》,該刊物文章內容包羅萬象,有基督教的論點,也有關於歐洲的進步和呼籲(世界各地)政治改革的文章。其中許多是李提摩太自己撰寫或翻譯的。

這一刊物當時在中國引起了巨大的轟動,乃至於一位名叫康有為的學者用完全相同的名字發行了他自己的版本。

1895年10月,康有為和他的年輕弟子梁啟超去拜會了李提摩太。雙方相見恨晚。梁啟超也就此擔任了李提摩太幾個月的私人秘書。

李提摩太因此成為康有為發起的維新派政治團體「強學會」的一名創立成員。

在擔任李提摩太的秘書期間,梁啟超匯編並出版了一份他的維新派同伴需要閲讀的關鍵書刊的參考書目。這份書目包括了廣學會的《萬國公報》和李提摩太翻譯的許多歐洲著名書籍。其中值得注意的是一本廣受歡迎的歷史書、羅伯特·麥肯齊的《十九世紀史》(又譯《泰西近百年大事記》),它的中文翻譯本銷量超過了100萬冊,對中國近代歷史演變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戊戌變法

1898年中國發生了戊戌變法事變。僅僅百日後,慈禧太后發動宮廷政變,軟禁了光緒皇帝。

李提摩太原來計劃面見光緒皇帝之日,正是戊戌政變的當天。但他似乎事先已經得到警報。他和廣學會的其他成員於是一起努力,幫助維新派領導人逃離中國。康有為和梁啟超都逃亡到日本,但他們的同事、戊戌六君子在北京被處決。

在流亡期間,康有為和梁啟超仍然繼續寫作,鼓動維新。他們的思想對維新派人士以及後來在1911年推翻大清帝國的革命者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梁啟超後來被中華民國曆屆政府任命了政府職務,繼續主張自由社會變革。

1913年,康梁兩人在北京與李提摩太重逢。梁啟超借此機會闡述了他對如何書寫中國民族歷史的看法,很多觀點直接受到李提摩太及其翻譯作品的影響。

晚年

李提摩太1916年最後一次離開中國。由於身體不好,他一年前已經在上海辭去了廣學會秘書長的職務。廣學會為表彰他的貢獻,在一份動議中指出他的名字在中國已經家喻戶曉。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協議簽署後不久,戰勝國宣佈在巴黎召開國際和平會議。當時人們憧憬一個新的世界:一個和平與正義將佔上風、新成立的國家的權益將得到尊重的世界。

梁啟超雖然當時已經不是民國政府官員,但他決心個人參加會議。

李提摩太當時雖然身體不好,但仍很活躍,他一直在游說領導人們支持建立一個維護全球和平的新組織:國際聯盟。

梁啟超在倫敦見到李提摩太,向他贈送了自己的十卷著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