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報告關鍵細節:俄羅斯認為特朗普當選有利,但雙方沒有共謀

Donald Trump and Vladimir Putin

通俄門調查的穆勒報告公之於眾,以下是你不可錯過的關鍵內容。

穆勒報告是什麼?

穆勒報告聚焦特朗普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中的違規行為,以及與俄羅斯可能存在共謀,俗稱"通俄門"。特朗普一直稱,通俄門調查是政治迫害的獵狐行動。

調查由美國司法部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主導,歷時22個月,在上月完成,在4月18日公之於眾。

報告全長448頁,大概有6%不宜公開的內容被塗黑遮擋,並標明需要遮擋的原因。

穆勒團隊目前已起訴35人與三家企業,但與特朗普相關的涉案人士涉嫌或承認的罪名都與通俄無關。

「我完蛋了」

報告披露特朗普得知任命了通俄門特別檢察官時的反應。

2017年5月,前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在橢圓辦公室通知特朗普,穆勒被任命為特別檢察官。

特朗普跌坐在座位上,說:「我的天啊。這太糟糕了。這是我總統任期的終結。我完蛋了,我完蛋了。」特朗普在此處用了不雅用語。

「人人都跟我說,如果有特別檢察官,這就會毀掉你的總統任期。調查會持續好多年,我將無法做成任何事。這是在我身上發生過最糟糕的事。」

報告形容,特朗普當時憤怒地抨擊塞申斯。

「你怎麼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你本應該保護我的。」他隨即要求塞申斯辭職。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前司法部長塞申斯

特朗普通俄了嗎?

調查發現,俄羅斯政府以「廣泛及系統性」的方式干預了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確認了俄羅斯政府與特朗普競選團隊之間無數的聯繫」。

這些聯繫包括商業關聯、向競選團隊提出幫助、邀請當時仍是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與普京會面、邀請競選團隊成員與俄羅斯政府代表會面等。

報告指出,俄羅斯方面認定,特朗普當選會對他們有利,並以此為目標作出努力。而特朗普競選團隊也認為,俄羅斯爆出的信息會對特朗普的選舉有利。

不過,最關鍵的問題是:特朗普通俄了嗎?

調查無法證實,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與俄羅斯政府在干預大選的活動上有共謀或合作。

Image caption 穆勒調查,迄今有誰被指控?

特朗普干預司法了嗎?

穆勒調查了十項特朗普可能涉及干預司法的行動,但無法就此得出法理性結論。

「這份報告無法就總統是否犯罪得出結論,但也沒有為總統正名(exonerate),」穆勒在報告中寫道。

試圖解職穆勒、拒絶面談

報告指,特朗普曾試圖解職穆勒,並多次嘗試影響他的調查。

2017年6月,特朗普要求白宮法律顧問麥克加恩(Don McGahn)致電監督調查的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要求其解僱穆勒。麥克加恩表示拒絶,他決定寧願辭職,也不要引發類似水門事件中「星期六之夜大屠殺」的解僱檢察官決定。

圖片版權 Reuters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別檢察官穆勒

事發兩天之後,特朗普又通過幕僚傳話給當時仍擔任司法部長的塞申斯,要求他公開表示調查對總統「非常不公平」、穆勒應把調查限制在「會影響未來選舉」的範圍內。塞申斯並沒有這麼做。

穆勒在報告中寫道,特朗普試圖影響通俄門調查的努力「大都不太成功,但這主要由於總統身邊的人拒絶執行他的命令或依從他的請求。」

穆勒團隊曾尋求與總統特朗普進行自願式的面談。然而,在超過一年的討論之後,特朗普拒絶接受面談。

特朗普就俄羅斯相關問題提供了書面回答,但拒絶回答關於干預司法、當選到就任前過渡期間的問題。

四處提到中國

報告僅有四處提到中國,其中一處關於特朗普前競選經理保羅·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

在特朗普勝選後,馬納福特表明自己對政府工作沒有興趣,寧願留在「外圍」,利用他在競選過程中與特朗普以及幕僚們建立的關係,謀取商業利益。

報告稱,馬納福特似乎履行了這一計劃,他隨後在中東、古巴、韓國、日本及中國,演講解釋特朗普上任後的方針以換取報酬。

提到中國的另一處,是特朗普在2016年12月的言論。他當時回應媒體關於俄羅斯干預大選的報導,稱指情報機關還沒查清誰是背後的黑客,「不知道是俄羅斯,還是中國,或是其他人。」

其它兩處在腳注,為新聞報道的標題或引言。

各方聲音

報告公布之後,特朗普說,這是對他來說非常開心的一天,報告顯示他「沒有共謀,沒有干預(司法)」。

他形容,通俄門調查是一個「騙局」,「這不應該再發生在其他總統身上。」

他在推特上發出一張模仿《權力的遊戲》風格的圖片,上面寫著:「遊戲結束了」。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眾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納德勒(Jerrold Nadler)等民主黨人,質疑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的公正性,要求特別檢察官穆勒出面作證,並公開沒有塗黑的完整報告。

俄羅斯總統普京的發言人Dmitriy Pesov說,他們需要先通讀報告來「估計其中有沒有值得分析的內容」,然後再向普京匯報內容。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