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長巴爾:有「絶對信心」特朗普未干預司法

Attorney General Bill Barr testifies before a Senate committee in April.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周三(5月1日)在參議院說明他如何處理「通俄門」穆勒調查報告。面對外界對他曲解報告的質疑,巴爾自辯說,他對自己的判斷有「絶對的」信心,特朗普總統沒有違法阻撓相關調查。

巴爾是由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長、美國最高級別的司法官員。

對於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沒有就特朗普是否干預司法作出結論,他表示,「實話說很驚訝」。

主要爭議是什麼?

穆勒調查由特別檢察官穆勒主導,歷時22個月。他在3月22日向司法部長巴爾遞交共484頁的報告。

兩日後,巴爾向國會提交4頁總結摘要,指沒有證據顯示特朗普團隊存在通俄行為,並且,特朗普未犯下妨礙司法公正的罪名。

報告在4月18日公之於眾,外界爭議報告結論與巴爾的摘要不完全一致。

報告的確寫道,無法證實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與俄羅斯政府在干預大選的活動上有共謀或合作。

但在特朗普是否干預司法的問題上,穆勒未有作出總結性判斷。報告的原文是:「這份報告無法就總統是否犯罪得出結論,但也沒有為總統正名(exonerate)。」

而巴爾的總結是,特朗普沒有犯下干預司法的罪名。

穆勒為何對巴爾的總結感到不滿?

促使巴爾在國會作證的直接因由是,一封穆勒3月27日寫給巴爾的信,在近日公之於眾。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別檢察官穆勒

信中,穆勒表示對巴爾總結報告的方式不滿,認為其「沒有完整地抓取(調查結論的)的背景、本質和內容」,引起了「公眾對於調查結果中關鍵部分的誤解」。

穆勒寫道,社會大眾對通俄門案調查結果的誤解,「損害司法部原先決定指派我出任特別檢查官一職的中心目的:讓普羅大眾對調查結果有完全的信心。」

巴爾怎麼說?

在聽證會中,巴爾稱,讓穆勒感到憂慮的並非報告總結的凖確性,而是媒體如何報導調查結果。

「我的理解是,穆勒的憂慮並非在我遞交的總結摘要是否凖確,而是他想要提供更多背景材料來解釋他的思維和為什麼他沒有就干預司法達成結論,」巴爾告訴國會參議員。

巴爾認為,穆勒也是司法部成員之一,當穆勒將調查報告交給司法部長時,他的工作就已完成,那時「它(報告)就是我的寶貝了(it was my baby)」。

巴爾辯稱,關於他總結摘要的爭議,本應在報告公開之後就煙消雲散。「我從一開始就說得一清二楚,我會將報告公之於世,盡可能地公開能公開的內容。」

他形容,現在仍然縈繞的爭議和因此而起的聽證會「令人費解、古怪」。

各方反應

聽證會期間,特朗普連發了多則推文,重申他是無辜的,沒有通俄,也沒有干預司法。

民主黨參議員、2020年總統大選參選人沃倫(Elizabeth Warren)則公開呼籲,巴爾應該下台,因為他壓制穆勒調查真相的行為「可恥」。

多位民主黨參議員,包括正在競選總統的哈里斯(Kamala Harris),都呼應這一說法,要求巴爾辭職。

沃倫還說,國會應該開始彈劾總統的程序。

此次巴爾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參加聽證會,是特朗普政府成員第一次就穆勒報告的內容作證。

外界預期,穆勒本人將於本月在國會作證。巴爾已經表示,不會阻止穆勒出席聽證會。

Image caption 穆勒調查,迄今有誰被指控?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