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僵局:民意反彈懲罰政壇兩大黨

Ballots being counted in Northern Ireland 圖片版權 PA
Image caption 因為民眾對英國脫歐僵局的不滿,主導英國政壇的保守黨和工黨均在2019年地方選舉中遭受挫敗,小黨和獨立人士大有斬獲。

因為民眾對英國脫歐僵局的不滿,主導英國政壇的保守黨和工黨均在地方選舉中遭受挫敗,小黨和獨立人士大有斬獲。

2019年5月英國兩大主要地區英格蘭和北愛爾蘭舉行地方政府選舉,國家政治似乎成為選民投票意向的一個決定性因素。脫歐,到底脫還是不脫?但脫歐問題在執政的保守黨和反對黨工黨的領導層內都意見分歧嚴重。

2019年5月初的這次英國地方選舉投票,是就英格蘭目前共343個地方政府中248個地方政府、6個市長和北愛爾蘭全部11個地方政府換屆選舉投票。

2019年地方選舉結果成為民意風向標

英格蘭的選舉結果揭曉後,面對地方選舉中的嚴重挫折,資深的保守黨領導們呼籲加強黨內團結,在脫歐問題上內部做出妥協。

在這次地方選舉的主戰場英格蘭,英國目前執政的保守黨遭受了自1995年以來最大的重創:保守黨共丟失了1334個地方政府議員的席位,相比2015年保守黨在全國大選中勝出執政上台時期,喪失了對44個地方政府的主導權。目前保守黨主導的地方政府數目為93個。

保守黨丟失的很多地方政府的議席被捲土重來的自由民主黨奪走,後者將其地方政府議員議席增加了703個。由其主導的地方政府達到18個。

英國最大的在野黨、反對黨工黨也度過了一個令人失望的夜晚,在這次選舉中共丟失了82個地方政府議席,工黨主導的地方政府數目經過這次選舉減少了6個,目前為60個。

在北愛爾蘭,北愛聯盟黨也脫穎而出,取得最大斬獲。政治立場中間的北愛聯盟黨是英國自由民主黨的姐妹黨派,它的尋求跨社區的支持者,不區分新教還是天主教徒。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脫歐的國家大事都已經直接影響到民眾和社區的選擇。

脫歐僵局

英國下議院的議員們尚未就英國退出歐盟的協議達成一致,因此,目前,英國已經將退出歐盟的最後期限從2019年3月29日推遲到2019年10月31日。

雖然英國地方選舉讓選民有機會選擇影響其社區政策的決策者,但英國脫歐的國家大事都已經直接影響到民眾和社區的選擇。

英國保守黨主席布蘭登·劉易斯表示,選民給了他的政黨一個非常明確的信息,即他們對英國脫歐僵局感到厭倦。

英國廣播公司BBC的政治事務編輯勞拉·昆斯伯格說,到目前為止的結果表明,英國政壇的兩大主要政黨都因處理英國退出歐盟問題不力而受到懲罰。而自由民主黨、綠黨和無黨派人士都從兩大黨的失利中受益。

Image caption 反對英國脫歐的英國自由民主黨領導人凱布爾領導的其政黨在2019年地方選舉中獲得重大勝利。

英國獨立黨大敗和南北分歧

自由民主黨獲利最大,已經將其控制的地方政府議員議席增加了703個,由該黨主導的地方政府增加了10個,目前共有18個。

無黨派獨立人士和除了本文中所提及的5個政黨以外的小黨派斬獲很大,其地方政府議員議席增加了662個,兩個地方政府由無黨派獨立人士主導。

主張英國硬脫歐的英國獨立黨不僅沒有增加議席,相反丟失了145個地方議席。

英國選舉問題專家學者約翰·科提斯教授比較2017年地方選舉特點指出,2017年兩大政黨橫掃80%選票的情況已經不復存在,保守黨和工黨內部分歧導致它們都在2019年地方選舉中丟城失地。

科提斯教授表示,2019年地方選舉中兩大黨的 損失出現了南北分歧,保守黨在南方 (特別是在投票支持留歐的地區) 失去了更多席位,而工黨在北方的損失更多。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