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特朗普競選連任的大賭局

z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中美貿易戰的議題,已從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延伸至2019年特朗普開始凖備競選連任的語境之中。

5月10日,美國將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稅率上調到25%,此後幾天,貿易戰成為攻擊政敵的武器,被特朗普反覆提及。

特朗普在5月11日的推文中稱,「我認為中國覺得他們在最近的談判中被打得太慘,所以他們還不如等到2020年下次大選,看看自己是否運氣好,等到一個民主黨人獲勝,這樣就可以繼續每年坑美國5000億美元。」

特朗普還直接點名民主黨對手拜登(Joe Biden),稱中國做夢都想讓拜登或者其他人在2020年當選。共和黨主席羅娜·麥克丹尼爾(Ronna McDaniel)也表示,「當拜登還是副總統時,讓中國堂而皇之地作弊,現在他還在天真地忽視中國。」

去年11月的美國中期選舉前,特朗普團隊也有類似指責。當時,美國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庫德洛在去年8月時稱,「習近平似乎認為等過了11月的中期選舉,特朗普會變弱,進而減輕(貿易打擊)。這是個很糟糕的賭博。」並透露6月開始中美雙方就一直沒有展開對話。

11月中期選舉之後,特朗普和習近平於12月在阿根廷會面,才決定重啟談判。

選舉臨近,中國議題再次被特朗普用作武器,但分析人士稱,貿易戰既可以成為特朗普贏得大選的決勝籌碼,也可能演化成他的弱點,關鍵取決於貿易協議達成的時機和力度。

籌碼:扮演對華強硬派

不同於此前貿易談判時坐地起價,以及與金正恩會談時突然離席,特朗普一度給人感覺希望與中國盡快達成協議——4月特朗普就暗示會盡快與習近平在海湖莊園會晤,簽訂最終協議;5月,即便在10日突然上調稅率後,他在13日依然表示將在6月底日本G20峰會期間與習近平會晤。

此前他還稱時機成熟時美國會與中國達成一項協議,並表示,發生的時間「會比人們認為的快得多」。

特朗普急於把貿易戰的成果轉化為自己的政績。凱源資本董事總經理陸修泉(Brock Silvers)稱,特朗普當選時的承諾之一就是重新考量現有的貿易關係,並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立場,能否順利兌現承諾對他爭取連任非常重要。

實際上,這次打亂談判進程的是中國。路透社援引消息人士表示,中國在貿易協議草案七個章節的每一章中,刪除了將修法以解決美國主要關切問題的承諾,這些內容涉及竊取美國知識產權和商業機密、強制技術轉讓等。這一行為破壞美國的核心訴求,也導致談判陷入停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計劃向美國徵收關稅的產品中,包括大豆、小麥等。

即使在兩黨分歧嚴重的美國,共和民主兩黨也都同意必須讓中國遵循更高的貿易標凖。而強勁的美國經濟使特朗普更有底氣與北京方面接觸。

在談判過程中,特朗普支持其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堅持要求中國繼續進行敏感的結構改革。

特朗普的政敵不但沒有反對,還力促特朗普「更強硬」。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就敦促特朗普對北京「堅持強硬立場」,「不要退讓。強硬是贏過中國的唯一途徑。」

曾任特朗普高級貿易和經濟政策顧問克萊特·威利斯(Clete Willems)表示,民主黨和共和黨在貿易問題上「相當一致」,「我的預期是,你不會看到人們在競選過程中要求『向中國退讓』!」

在這樣的政治氛圍下,特朗普一邊攻擊前任民主黨政府對華軟弱,一邊在關稅和談判中保持強硬,就是希望把自己塑造為對中國強硬的代表,以此作為競選的重要籌碼。

風險:經濟衰退與選民基礎

雖然將中美貿易作為競選籌碼可能給特朗普創造有利因素,但這一籌碼也存在風險。

2016年幫助特朗普成功當選的幾個州,包括農業大州愛荷華,已經在中美貿易戰中受傷不輕。

路透社援引一位要求匿名的特朗普政府前任官員表示,「如果……到總統大選活動全面展開時,他還沒解決這件事,而美國的大豆行業受到重創……這對特朗普將是一個大問題。」

大豆是美國最重要的出口農業品,但2018年對中國的大豆出口跌至16年來的低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貿易戰給中西部的農民造成巨大損失。2016年幫助特朗普成功當選的幾個州受傷不輕。

如果在2020年大選前,中美貿易談判能夠達成協議,其中又包含大筆大豆採購訂單的話,這對特朗普的選情無疑是重大利好。

然而,中方突然對一些雙方同意的關鍵點翻臉不認帳,使選舉難以按照原先的時間預期達成協議,這可能導致貿易戰持續,並與特朗普爭取連任的競選期重疊。

特朗普政府和其競選團隊似乎也想進行補救。特朗普周一表示,他的政府計劃提供約150億美元的援助,幫助那些產品成為中國報復性關稅目標的美國農民。去年,美國向美國農戶提供了120億美元的援助。

陸修泉分析,中國對支持特朗普的農業州進行打擊,在聯邦政府的支持下並不會太有效。「說到底,關鍵還是經濟。蓬勃的經濟是特朗普2020年競選連任的最有力政績。目前而言,特朗普的民主黨對手幾乎沒有空間在經濟上攻擊他,然而如果貿易戰持續,引發更廣泛的經濟衰退,其政敵將可能抓住機會。」

瑞銀全球財富管理首席信息官馬克·海福樂(Mark Haefele)預計,更多的報復性關稅可能令美企獲利縮水5%,加上估值下滑,可能導致美股下跌10%到15%。

多數分析師估計,目前為止美國受到的直接損失約為GDP增速中的0.1到0.2個百分點,中國的損失較高,為GDP增速中的0.3到0.6個百分點。隨著被加徵關稅的項目增加及稅率上調,兩國各自受到的損失可能增加。

路透社分析,如果經濟停滯不前,特朗普的成績單就會被扣分,民主黨將有更大機會在愛荷華、密西根、明尼蘇達、賓夕法尼亞和威斯康辛等關鍵州將其擊敗。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