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克去世:從中國外交翻譯眼中看這位澳大利亞總理

霍克愛喝啤酒,澳大利亞有公司推出一個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霍克愛喝啤酒,澳大利亞有公司推出一個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

澳大利亞前總理霍克(Bob Hawke)早前去世,享年89歲。他除了是澳大利亞近年任期最長的工黨總理外,外界也稱讚他為中國和澳大利亞關係貢獻許多。

霍克5月16日在新南威爾士州的家中去世,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發表悼詞,形容霍克有一種可以跟「所有人對話的獨特能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讚揚,霍克「長期關心和支持中澳關係發展」,向他的家人表示慰問。

曾經三次陪同中國領導人與霍克見面的外交部翻譯高志凱也在社交網站發文悼念,對霍克去世表示哀悼。他在1980年代多次為中澳領導人會面擔任官方翻譯,包括參與數次中共前總書記胡耀邦和霍克的一對一會談。

高志凱在接受BBC中文專訪的時候回憶,霍克是一個真誠的人,他跟中國領導人見面的時候把自己的情感和關注點都融到官方會談中,讓中澳領導人談得非常融洽。

「這一點往往是80年代中期,中國領導人和外國領導人,尤其是西方國家的領導人很難做到的一點。因為當時跟例如說美國英國或其他國家(領導人)談的時候,都比較拘謹。」

「但霍克總理他確實做到非常的親密、非常風度、非常融洽的一個氣氛。」

霍克在澳大利亞首都坎培拉的國會大樓外,為到訪的胡耀邦舉行歡迎儀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霍克在澳大利亞首都坎培拉的國會大樓外,為到訪的胡耀邦舉行歡迎儀式(資料照片)。

「看到不只是1985年的中國」

霍克在1983年3月成為澳大利亞總理後不到一個月,就迎來當時中國國務院總理趙紫陽訪問,是中國改革開放後第一位訪問當地的中國領導人。

當年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大陸剛剛回到世界舞台,中國領導人鄧小平宣佈改革開放政策不夠10年,跟美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更只有四年。

霍克之後任內還多次到訪中國,但他不是首位訪華的澳大利亞領導人。惠特蘭(Gough Whitlam)1971年訪問中國,成為首個在任期間訪華的澳大利亞總理,兩國第二年就建立正式外交關係。

胡耀邦1985年訪問澳大利亞,專車經過悉尼唐人街,受到市民夾道歡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胡耀邦1985年訪問澳大利亞,專車經過悉尼唐人街,受到市民夾道歡迎。

這個關係在霍克上任後繼續發展。霍克去世後,澳大利亞國際事研究所主席(Australia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金吉爾(Allan Gyngell)接受當地媒體訪問時說,霍克當時面對的是一個「正在從文化大革命混亂復原的中國」,而中國當時在國際社會的角色慢慢變得重要,也成為澳大利亞的一個市場。

澳大利亞在霍克領導下,跟中國簽訂協議促進兩國在鋼鐵工業的合作。到今天,澳大利亞鋼鐵原材料其中一個最大的買家仍然是中國。

他在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給所有當時在澳大利亞的中國公民延續簽證,最後更給其中約四萬多人發出永久居留權。

霍克離任總理後,仍然繼續推動中國和澳大利亞的關係,被視為2001年成立博鰲亞洲論壇的一個主要幫手。

中共總書記趙紫陽1983年到澳大利亞訪問,霍克在機場迎接。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共總書記趙紫陽1983年到澳大利亞訪問,霍克在機場迎接。

高志凱說霍克非常重視與中國的關係,拿出很多經濟合作機會跟中方進行探討。他第一次跟霍面碰面,是1985年跟隨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訪問澳大利亞,中方代表團當時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兩名領導人的會面也十分融合。他說,霍克看到的「不只是1985年的中國」,而是中國有「很大的發展潛力」,而澳大利亞以後的日子肯定是「跟中國不斷地發展、不斷地壯大」。

但這種融合的會面氣氛,與霍克的性格也有很大的關係。高志凱形容,霍克有「很多個人的魅力」,而且他把自己的情感和關注點都融合到官方會談中,真正做到了「老朋友」之間的見面。

1980年的霍克50多歲,高志凱回憶,霍克的臉有很深的折皺,對於他這個年紀的人來說非常有特色,令他可能變得非常嚴厲,但同時他一微笑起來,就會變成非常感人的微笑。「他是一個非常和藹可親的一個人,這一點是跟其他很多國家的——尤其是西方國家的,包括英國美國的——領導人跟中國人見面的時候,我覺得是有巨大的一個反差。」

他說中方領導人跟霍克會面時能夠明顯的感覺到,他把中國和澳大利亞放在平等的地位。「他是希望中國好,也希望澳大利亞好。」

「他不是做作,他是真誠的一個人,他的話是來自肺腑的話。這個是非常難得的一件事情。」

近距離與霍克工作

高志凱在1983年加入中國外交部翻譯室工作。他說,作為中國官方的翻譯員,其工作是協助中澳兩國領導人交談,自己跟對方領導人交流不是他的工作,但作為英文翻譯的特殊性,是必須非常近距離地靠近中國領導人,同時也靠近澳大利亞領導人。

他提到,霍克1986年訪問中國,在北京跟鄧小平、趙紫陽等中國領導人見面。然從轉到南京和成都,在這兩個城市訪問時跟胡耀邦花了三個晚上,進行了總共九個多小時的一對一詳談。

高志凱當時是這次對話的中方翻譯員,也是他第二次與霍克碰面。

這些會談都安排在正式晚宴結束後才進行。中澳雙方各自都只派出三個人出席,中方代表有胡耀邦、高志凱和外交部一名官員,另一方就有霍克、澳大利亞駐華大使和澳方的翻譯。「一個房間裏只有六個人,三個是澳大利亞人,三個是中國人,所以這個範圍是非常非常小的。所以打招呼、寒喧是不可避免的。」

「但是在這麼一個重要的場合,我作為一個國家級的專業翻譯人員,我非常清楚我的任務是協助胡耀邦總書記和霍克總理更好地交談。因此必須做到全心全意,而不能擔誤大家的時間,扯到別的問題。」

「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在中方來說的話,我是屬於非常近距離、非常靠近霍克先生跟他進行工作,給他提供翻譯服務的中國人。」

「在霍克先生去世的時候,回想往事,如同隔日,就像昨天發生的一樣。」

霍克2017年88歲生日,拿著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Hawke's Lager,與同樣拿著啤酒的霍克蠟像模型合照。 圖片版權 Ingvar Kenne
Image caption 霍克2017年88歲生日,拿著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Hawke's Lager,與同樣拿著啤酒的霍克蠟像模型合照。

網球外交

霍克親民的形像深入民心。他2012年在新南威爾斯州觀看板球比賽時,有觀眾給他遞上一杯啤酒,他沒有多說就把啤酒一喝而盡,獲媒體廣泛報道。當地之後有公司推出以他命名的啤酒品牌「霍克啤酒」(Hawke's Lager),利潤會轉到霍克任內創建的環境保護計劃。

這種親民的形像還可以從他的口音看出來。高志凱說,霍克平時交談的時候有濃重的澳大利亞口音,尤其是與社會基層一起的時候,因為他必須說他們「最習慣的澳大利亞口語」。

但高志凱說,霍克在正式會談的時候,又會改為用「非常標凖的英國、 或是劍橋口音,用非常模範的國際外交凖則來談論國家大事」。

「所以你看他不是一個簡單的人,他是一個非常有修養的人。」

悉尼港灣大橋上的澳大利亞國旗下半旗致哀。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悉尼港灣大橋上的澳大利亞國旗下半旗致哀。

霍克1986年到中國訪問的時候,還見了當時的國務院副總理萬里。兩人都十分喜歡打網球,於是他們在訪問日程中抽時間切磋球技。萬里找來中國原來的乒乓球冠軍李富榮做搭擋,霍克當時也找來搭擋跟萬里做雙打比賽,中方最後在這次「中澳大戰」中勝出。

萬里之後回訪澳大利亞,跟霍克來了一場重賽。這次,「澳大利亞隊」取得了勝利。

高志凱形容,中國領導人和西方國家領導人可以在討論國事的大前提下利用機會進行體育比賽,是「非常非常難得的機會」,做了一個榜樣表明西方領導人和中國領導人不僅能夠公事公辦,談一些公事,而且還能真正成為個人朋友,「促進相互了解,同時又來推動兩國官方政府關係的發展」。

球員和觀眾在澳大利亞一場欖球賽前,為霍克默哀。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球員和觀眾在澳大利亞一場欖球賽前,為霍克默哀。

合作典範

中國近年被指干預澳大利亞國內事務,令兩國關係緊張。其中,工黨一名國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被指與一名居住在澳大利亞的中國商人黃向墨聯絡,告訴對方的電話可能被澳大利亞國家安全部門監聽,最終辭任國會職務。黃向墨被指與中國共產黨統戰部有聯繫,他多次向澳大利亞兩大政黨捐款,被當地媒體形容是中國干預澳大利亞的一個「核心人物」。

另外,澳大利亞去年通過「反外國干預法」,要求游說人士申報是否為其他國家服務,並大幅加重從事間諜活動的刑罰。當地官員否認新法針對中國,中國外交部拒絶直接回應新法,但同時強調「中國外交最根本和長期以來一直奉行的一項原則,就是不干涉他國內政」。

高志凱說,外界看見霍克為兩國友誼作出貢獻,但中澳關係現在卻關張起來是「很遺憾的一件事」。他認為,悼念霍克的時候也必須記著,霍克看待澳大利亞的前途時非常強調跟中國的友好關係。

「我們更應該珍惜中國和澳大利亞的友好關係,更應該珍惜中國和澳大利亞的合作,而且要盡量的把中國和澳大利亞的合作,變成國際雙邊關係雙邊合作的典範。」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