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去世七年 陌生女子生下他的親女兒

以色列,女性,婚姻,生育,IVF,人工授精,精子庫 圖片版權 Liat Malka
Image caption 希拉和母親莉亞特

以色列女子莉亞特·莫卡(Liat Malka)渴望成家生子,卻一直沒碰上意中人。一個偶然的機緣,她加入了一個極不尋常的計劃,幫助一位陌生男士完成了他的臨終遺願。

2013年,住在以色利南方的幼兒園老師莉亞特·莫卡已經35歲,她非常想要生一個自己的孩子。

她回憶說,「隨著年歲的增長,我擔心可能會錯過當母親的機會。所以,我決定去做一些生育能力的檢測。」

檢測結果顯示,莉亞特體內的卵子數量不多了。醫生對她說,如果她還在等待一個意中人來生孩子,恐怕將來成為母親的機會很小。

「所以,我當時就決定立即採取措施,使自己懷孕。」莉亞特當機立斷。

她回到家馬上就開始上網尋找各種可能的選擇。她說,「我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知道誰是他們的父親。如果通過精子庫受孕的話,這就不太可能。」

莉亞特偶然在視頻網站YouTube上看到2009年的一則電視新聞:一對叫弗拉德(Vlad)和朱麗婭•波茲尼亞斯基(Julia Pozniansky)的夫婦解釋他們正在尋求法律許可,能夠使用他們前一年去世的兒子留下的精子,完成兒子希望有自己孩子的遺願。他們說,已經找到一位願意為此合作的女性。

這個新聞啟發了莉亞特:「通過這樣的方法,孩子能夠知道父親是誰,能夠知道一些有關歷史,並有祖父母和家庭。」

她決定聯繫這對夫婦的律師了解更多情況。出乎意料的是,她得知這個採訪後4年過去了,弗拉德和朱麗婭並沒有成為爺爺奶奶,他們曾經選擇的那個女性已經退出。

莉亞特與這對夫婦見面了,他們給她看了很多他們不幸去世的兒子巴魯克(Baruch)的生前照片。

圖片版權 Julia Pozniansky
Image caption 巴魯克·波茲尼亞斯基生前照片。

兒子去世多年了,母親朱麗婭仍然為兒子的成就感到驕傲。莉亞特得知,巴魯克23歲在以色列著名的海法理工大學學習時,一天他發現嘴裏有個口瘡一直流血,之後被診斷是癌症。

在進行化療之前,他將自己的一些精子冷凍,存入精子庫。治療非常艱難,在失去說話功能前,他留下遺願。朱麗婭說,「他說,他死後希望我們能夠找到一位女性,用他的精子生下他的孩子。」

2008年11月7日,25歲的巴魯克去世了。朱麗婭馬上就開始為實現兒子的遺願而努力。

巴魯克去世前就通過自己的律師伊利特•羅森布朗姆( Irit Rosenblum )立下生物學意義上的遺囑。尋求死後生育遺囑不僅在以色列而且在全世界也尚無前例,巴魯克是第一個立下如此遺囑的人,他的遺囑和未來使用他遺留的精子在法律上合法。

朱麗婭面臨的任務並不容易,不僅要找到願意成為這個孩子的母親,而且需要得到以色列法庭許可去精子庫取用巴魯克的精子。

在律師的幫助下,弗拉德和朱麗婭找到了一個俄羅斯血統的以色列女子,她表示願意合作。但當這對夫婦經過一番波折最終得到法律許可使用巴魯克的精子時,這名女子卻已經找到意中人成家,撤出了。

雪上加霜的是,雖然又找到一位女性願意合作,但在進行了7次人工授精手術後,這位女性仍未能懷孕,而巴魯克的庫存精子也所剩無幾。

朱麗婭幾乎陷入絶望,「 我已經失去活下去的意願了。我希望能看到兒子生命的延續,也許能生一個男孩,他看上去就像巴魯克一樣。」

圖片版權 Julia Pozniansky
Image caption 波茲尼亞斯基一家度假照片——朱莉亞,弗拉德和巴魯克。

想要孩子的願望如此強烈,雖然已經55歲,朱麗婭通過捐贈的精子,成功懷孕,再次生下一個兒子。

朱麗婭清楚地記得2013年他們與莉亞特首次見面的情景:

「 她是一個漂亮的女子,一頭黑髮,穿一件紅大衣。第一眼我就喜歡上她。我知道她是一個好姑娘。」

朱麗婭給莉亞特看巴魯克的生前照片,莉亞特說,她感覺與巴魯克有一種說不清的緣分。

「僅僅看這些照片,我就感到激動,他和善的眼神,明快的笑容,簇擁他的朋友們,而且非常英俊。」 莉亞特說。

「我能看出他與父母的關係非常親密,每張照片他們都拉著手,互相擁抱著。我可以從他的眼神裏看到愛和幸福。」

一邊看照片,朱麗婭一邊向莉亞特講述巴魯克的生活,他如何熱愛生活,如何聰明,如何喜歡交友,如何喜歡烹飪。

莉亞特當時就感到自己很喜歡巴魯克,喜歡這個5年前就已經去世的小伙子,願意讓他成為自己孩子的父親。

莉亞特、朱麗婭和弗拉德簽署了一份合約,只有莉亞特可以擁有巴魯克的精子,弗拉德和朱麗婭今後可以合法探望將來的孩子。

朱麗婭說:「我們需要保護我們對這個孩子的權力,這不僅是完成巴魯克的遺願,這個孩子也是我們疼愛的孫子。」

他們之間沒有金錢交易,這對弗拉德和朱麗婭來說非常重要,這是因為他們不希望有人因為錢來做這件事。

莉亞特開始了IVF體外授精程序。但第一次失敗了。莉亞特仍然滿懷希望,第二次,終於成功了,受孕卵小心地植入莉亞特的子宮內。她焦急地等待了一周,終於等來醫院的好消息,她懷孕了!

她把好消息先告訴自己姐姐,然後是朱莉亞。之後,她才逐漸意識到這件事意義重大。

「我一直沒有料到這件事會發生,當它真的發生了,我感覺難以相信。我跟弗拉德和朱莉亞不過見過兩三次面。」

莉亞特又開始擔心自己的家庭與巴魯克的家庭是否能和得來——雖然他們都是以色列人,但她的父母來自摩洛哥,巴魯克的父母則來自俄羅斯,兩個家庭的文化傳統相差很多。

這件事從頭到尾莉亞特一直瞞著自己的母親。她說,「我不想聽其他人在這件事上的看法,特別是我母親,所以我一直保密。不過當我懷孕後告訴她時,她為我感到高興,因為至少我將有自己的孩子了.」

莉亞特在整個孕期都忐忑不安,經常在夢中夢到這個孩子。而朱莉亞也同樣不踏實。她希望與莉亞特建立比較親密的關係,可是又不得不保持一定距離,尊重莉亞特的隱私。

終於到了生產的日子,莉亞特既沒有告訴朱莉亞,也沒有告訴自己的母親。「但我母親似乎有預感,那天晚上她來到醫院,還有我兩個姐妹,我在美國的姐姐通過Skype 也在現場。那真是讓人難忘的時刻!」莉亞特說。

圖片版權 Liat Malka
Image caption 小希拉(Shira) 誕生的時刻。

2015年12月1日,這個叫希拉(Shira) 的小女孩在她父親去世7年之後誕生了。

「她就跟我在夢中看到的樣子一模一樣,她真是難以想像的漂亮!」現在回想當時的情況莉亞特仍然很激動。

莉亞特打電話告訴了弗拉德和朱莉亞他們的孫女誕生的消息。

「在我的兒子不幸故去之後,我再次感到心臟的跳動了。」朱莉亞說。

圖片版權 Liat Malka
Image caption 小希拉已經3歲了。

現在,巴魯克的照片就擺在莉亞特和小希拉的公寓裏,母女倆經常一起看巴魯克的那些照片,那個男人從照片裏向他們微笑著。莉亞特指著巴魯克的藍眼睛說,就跟希拉的眼睛一模一樣。

「一天她跟我說,『也許他有一天會來敲門,來看望我們呢。』我告訴她,他不會來的。」莉亞特說。

希拉現在已經3歲了。莉亞特說,她有時還是擔心希拉沒有父親這件事。但同時她又寬慰自己,「現在有多種家庭形式,我們家只是其中一種。希拉知道自己沒有父親,但她生活中充滿了愛,她是個開心的女孩。」

圖片版權 Julia Pozniansky
Image caption 朱莉亞與孫女希拉。

而朱莉亞,她終於實現了自己兒子的遺願,她說她相信如果巴魯克地下有知,一定會非常喜歡小希拉的。

朱莉亞提到希拉充滿欣喜之情:「她又聰明,又漂亮,每天都很開心。她真是一個夢想中的女孩。非常完美!」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