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反擊:華為控告美國的法律依據和贏面

華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屢遭美國打壓的華為在今年3月6日向美國聯邦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法院宣佈針對華為的禁令違憲。本周,華為已向美國法院提交了此案的簡易判決動議,希望法庭盡快做出判決,判定美國國防授權法案(NDAA)中針對華為的限制措施違憲,同時禁止實施該限制措施。

華為首席法務官宋柳平表示,訴訟主要針對去年美國國會通過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NDAA),該法案假定華為有罪,沒有給華為任何辯護和提供駁斥證據的機會。而是直接「用立法代替審判」,這是美國憲法所明確禁止的。

華為訴訟的依據是什麼?

喬治華盛頓大學美國憲法教授喬納森·特利(Jonathan Turley)此前向BBC中文表示,華為的指控有合理的法理依據,不是一個激進的指控。

因為美國憲法規定,國會不能制定剝奪公權的法案,即不得由立法機構以立法的形式,給一個公民或者一部分公民定罪及處以懲罰。

此外,代理該案件的華為首席律師格蘭·奈格(Glen Nager)表示,訴訟還基於憲法的正當法律程序條款,該條款要求在剝奪任何人生命、自由和財產前,應該行使正當法律程序。

最後,還根據憲法的授權條款,根據該條款,在三權分立的美國,國會只有制定規則的權力,沒有針對個人執行這些規則的權力,只有行政或司法機構才有權力針對個人執行這些規則。而上述法案,直接認定華為與中國政府有關聯,而不是向對待其他中國公司一樣,讓行政機構和法院作出判斷。

奈格認為,此次訴訟是基於上述三點,因此對其合憲性發起的挑戰純屬法律問題,沒有事實爭議,有必要提交簡易判決動議,加快進度。

根據訴訟進程表,該案將於9月19日就動議舉行聽證會。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特朗普13日在紐約州的德拉姆堡軍事基地簽署《2019年度國防授權法案》

值得注意的是,奈格提到,在簽署2019年國防授權法案時,美國總統特朗普曾提出反對意見,稱其中條款會引發有關三權分立的重大擔憂,而且反映出國會越權。

雖然如此,但特利律師認為,華為如果起訴,很可能也以敗訴收場。美國方面可能抗辯稱,這並非在懲罰華為,而是認為華為的產品存有弱點,會被中國政府利用作為損害美國國家安全的工具。華為將較難向法庭證明,自己的產品不存在這樣的隱憂。

「最終,法官可能會認為華為的指控是可信的,但不具足夠的說服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公關活動?

在3月華為在美國提起訴訟時,有輿論認為華為此舉是一場公關活動。

對此,宋柳平反駁稱,利用美國國防授權法案針對華為的限制措施會給華為帶來真實損害,而且也剝奪了美國運營商客戶和消費者選擇先進技術的自由。

宋柳平稱:「美國政府突然宣佈將華為納入實體清單,這一行為損害了全球170個國家使用華為產品和服務的客戶以及全球30億用戶基本通信的權利,者其中還包括欠發達國家面臨『數字鴻溝』的貧困人民。此外,實體清單還直接損害了1200餘家與華為有業務往來的美國企業,影響了數以萬計的美國就業崗位。」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中國製造的廉價智能手機在非洲十分受歡迎。華為的手機銷量在非洲排第四。

在分析人士看來,美國此舉是希望在5G時代的競爭中創造有利環境,讓美國企業受益於巨大的而5G市場。

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學者馬蕭蕭分析,無線通訊產業具有顯著的乘數效應,每投入1美元可以帶動3.2美元GDP,每增加一個直接工作崗位,可以帶動7.7個相關工作崗位。因此,可以說誰主導了5G技術,誰就可以獲得巨大的技術和經濟利益,而喪失主導地位的國家、以及技術跟隨國家則不僅會遭受損失,而且在技術競爭和產業發展上處處被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