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角力:伊朗油輪轉道 香港突陷尷尬位置

香港註冊的油輪在伊朗的水域附近。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過往有媒體發現有香港註冊的油輪出現在伊朗的水域附近(資料圖片,非今次涉及油輪)。

美國警告香港,可能將有一艘載有伊朗石油的油輪尋求停泊香港港口。美方官員警告,任何與這艘油輪做生意的實體,均可能違反美國針對伊朗的制裁。

但香港政府和中國外交部均作出強烈回應,強調美國是在實施「單方面」制裁,這與聯合國安理會的制裁不一樣,暗示不會聽從美國的警告。

美國曾要求香港增加資源用於落實制裁,事件顯示香港在中美外交角力中的一個獨特位置。

涉事船隻在哪兒?

據路透社報道,涉事船隻是一艘名為「Pacific Bravo」的運油貨輪,由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旗下的中國昆侖銀行持有,這所銀行被視為中國與伊朗交易的主要渠道。報道說,中國一直是伊朗石油的主要買家之一,幾乎所有買石油的費用都是透過昆侖銀行支付。

BBC中文翻查多個船隻實時偵測網站發現,油輪近期曾停泊在斯里蘭卡附近,計劃駛向印尼,但有關資料停留在5月28日,暫時未知油輪目前停靠的實際地點。

圖片版權 MARINETRAFFIC.COM
Image caption 網站顯示,船隻5月28日停泊在斯里蘭卡附近,原本目的地是印尼。

路透社引述不具名業內人士消息說,這艘油輪很有可能前往中國。香港海事處表示,沒有資料顯示船隻進入或途經香港水域。

一名美國高層官員說,任何人與這艘船做生意,均會令他們遭到美國的制裁,即是放棄與美國做生意,華府是要提前告知中國和香港,美方將嚴厲和持續地實施對伊朗制裁,希望香港當局阻止有關船隻停靠,或阻止個別組織向船隻提供服務。

中港有何回應?

美國對中港兩地的警告傳出之後,中港政府很快作出回應。

香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回應說,香港只會按照中國外交部的指示,履行聯合國安理會決議要求的相關制裁,目前聯合國安理會沒有就伊朗出口施加任何限制,這只是「個別國家可能基於自身考慮,向某些地方施加的單方面制裁」。

中國外交部回應香港媒體查詢時重申,中方反對美方單邊制裁及「長臂管轄」,認為伊朗與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進行的正常能源交易,都是跟據國際法框架,合理合法,理應得到尊重。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後,對伊朗立場強硬,退出奧巴馬政府時期所簽署的核協議。美國政府在去年11月對伊朗石油業重新實施制裁,當時給予一些地區向伊朗購買部分石油產品的短暫豁免權,但5月初的時限已過,美國表明不會再給予這些地方豁免待遇。美國海軍因為伊朗的威脅而在5月派遣航母到中東地區,令當地局勢緊張。

圖片版權 AFP/ US NAVY
Image caption 有消息稱,美國政府預備將來有需要時可派遣12萬美軍到中東地區。

據路透社報道,5月較早前,一艘載有伊朗燃油的船隻在中國的舟山市卸貨,被指違反美國方面施加的制裁。

雖然中方言辭強硬,但路透社的數據分析顯示,2019年初起以來,中國進口伊朗原油平均為每日50萬桶,比起2018年高峰時期的每日80萬桶為低,目前伊朗佔中國原油進口量僅5%,顯示中國可以應付伊朗原油進口減少的影響。

中國石油經濟技術研究院石油市場研究所所長戴家權表示,其他產油國,特別是美國,可以填補伊朗的缺口。

美對伊制裁與香港有何聯繫?

美國曾建議香港增加資源用於落實制裁,特別是針對朝鮮和伊朗的制裁行動。

香港政府一向表明會跟從聯合國安理會方面針對朝鮮的制裁,但2017年年底,韓國扣留一艘在香港籍「方向永嘉」號輪船(Lighthouse Winmore),指這艘船在公海上把油輸送給朝鮮輪船,違反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的制裁。事件曝光後引發外界關注香港應對制裁的相關執法活動。

2018年2月,美國公布27間受制裁的公司中,有5間是在香港註冊的船務及海運的相關公司。

除了船務活動之外,香港的一些空殼公司也曾被指懷疑違反美國針對伊朗及朝鮮的制裁。

近期外界最為關注的中國電信設備製造商華為及其高管孟晚舟,被指透過香港一家空殼公司來逃避美國針對伊朗的制裁。

美國地區法院在今年4月又下令三家中資銀行,交出涉嫌違反對朝鮮制裁的幾千萬美元款項紀錄,據華盛頓地區首席法官豪厄爾(Beryl Howell)表示,有關傳票涉及香港一間已解散的公司與朝鮮之間的交易紀錄。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