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精英神秘俱樂部:鮮為人知的畢德堡集團聚會

奧地利軍隊士兵在移動雷達站的旁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畢德堡集團會議,一貫都保安嚴密。這是2015年8月的畢德堡會議,奧地利軍隊士兵在移動雷達站的旁邊。

堪稱世界最神秘機構的畢德堡集團(Bilderberg Group)在瑞士一個豪華酒店內召開4天閉門會議。

與會者是大約130名世界政治領袖以及工業、金融、學術、勞工及媒體界的高層人物。

無論你平日裏讀哪家報紙,看什麼電視頻道,追哪個社交媒體平台,你不會看到任何記者發自會議現場的報道,因為會議根本不對任何媒體記者開放。

全球精英

來自美國的與會貴賓包括總統特朗普的女婿賈拉德·庫什納(Jared Kushner)、微軟總裁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前谷歌總裁埃里克·施米德(Eric Schmidt)、Paypal創始人億萬富翁彼德·泰爾(Peter Thiel)以及前美國國務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 。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女婿庫什納采價畢德堡會議

來自其他國家的貴賓,也同樣有響當當的名頭。

每年被邀請參加會議的,不僅包括社會頂尖人物,還有那些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

Image caption 前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還沒有當上工黨領袖就曾經去參加畢德堡會議。

1991年,比爾·克林頓(Bill Clinton)參加畢德堡集團會議時,外界並不清楚他將在第二年的總統競選中贏得民主黨的提名,更不清楚他後來竟然會取代喬治·布什入主白宮。

1993年,托尼·布萊爾( Tony Blair)出席這個神秘會議。1994年,布萊爾在約翰·史密斯(John Smith)去世後成為英國工黨領袖,3年後的1997年,布萊爾贏得大選成為英國首相。

外交還是陰謀?

畢德堡集團到底是個怎樣的組織呢?它僅僅是為了讓世界頂級精英級別的成員有一個敞開心扉暢所欲言的閉門聚會,還是像批評人士所指:這是隱秘幫會圖謀破壞全球的民主體制?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許多陰謀論的核心均涉及金融操縱問題。

提出陰謀論的這些批評人士,對畢德堡集團提出種種指責:從蓄意製造金融危機到策劃殺掉世界上80%的人口,等等。

美國脫口秀主持人埃列克斯·瓊斯(Alex Jones),長期以來是畢德堡集團的反對者,他多次對畢德堡集團會議「大聲疾呼」:我們知道你們不擇手段!我們知道你們居心叵測!但我們尊重你們的黑暗勢力。

戰爭廢墟中的產物

看看畢德堡集團幾十年神秘的歷史,不難理解它為什麼受到如此強烈的指責和批評。

畢德堡集團的第一次會議在1954年召開,當時的宗旨是為了鞏固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和歐洲國家的關係,防止發生第三次世界大戰。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畢德堡集團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成立。

這個集團的工作方式從那時開始至今都是秘而不宣的。

集團會議不會邀請記者報道,會後也不會發新聞稿。這個集團的網站也極為簡單,看起來像是一個20年前設計的不成熟網站。

對話平台?

儘管畢德堡集團表面上看要把自己打造成007電影中反面角色的私人俱樂部,更多主流評論人士認為這個神秘俱樂部實際上並不像看起來那麼邪惡。

英國《泰晤士報》專欄作家大衛·阿龍諾維奇(David Aaronovitch)說,對畢德堡集團恨得咬牙切齒是很荒謬的。

他認為:「它不過是一個有錢有權人士偶爾聚餐的俱樂部。」

有人甚至認為,這樣的俱樂部聚會實際上對我們所有人都有好處。

Image caption 1970年代曾經擔任英國財政大臣的丹尼斯·希利(Denis Healey)是畢德堡集團的創始人之一。

畢德堡集團的創始人之一丹尼斯·希利(Denis Healey),曾在1970年代出任英國財政大臣。在記者喬·榮森(Jon Ronson)撰寫的《他們》(Them)一書中,希利親口向榮森說,人們忽視了非正式社交渠道的實際好處。

希利說:「畢德堡集團是我參加過的最有用的國際組織。」

「因為保密,所以人們可以開誠佈公說出心裏話,而不必擔心引起什麼後果。」

畢德堡集團的支持者說,它的隱秘性質讓人們可以坦誠對話,不必擔心對話內容會被上綱上線政治炒作,也不必擔心自己所講的話會被媒體斷章取義。

影響力

然而,畢德堡集團並非一個沒有任何影響力的組織。

《畢德堡人》(Bilderberg People) 一書的作者安德魯·卡卡巴澤教授(Andrew Kakabadse)認為, 支持陰謀論的批評人士可能有些誇大其辭,但是他們也並非完全沒有道理。

他認為,這個集團的影響力大大超過了在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也正是因為它完全不透明,所以人們不難理解為什麼外界會對這個集團的影響力心存疑懼。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有人認為,畢德堡集團的影響力超過了世界經濟論壇

卡卡巴澤教授說,「它比那些陰謀論所說的要高深得多。它塑造人們的思考方式,但表面上卻顯得所發生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別無選擇。」

這個集團的宗旨就是要把政治上的左翼和右翼精英們聚合在一起,讓他們在放鬆、豪華的環境中與商界領袖們隨意交流對話,激發碰撞出各種創意。

會議可能看上去像是一場高端大氣上檔次的晚宴,但晚宴並非它的終極目標。

卡卡巴澤教授說,「當你去參加這樣的晚宴次數多了,你就會看到它是有主題的」。

他說,畢德堡會議的主題,就是在西方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模式以及全世界的利益攸關者之間,達成一種共識。

「這種共識會是思想的萌芽,最後演變為統治世界的理念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是肯定的。現在有一種強烈的趨勢,要在塑造西方資本主義自由市場模式過程中,有一個對大同世界的管理。」

恐懼

《陰謀論粗淺指南》(Rough Guide to Conspiracy Theories)一書的作者詹姆士·馬康納奇(James McConnachie)說,這一類機構秘而不宣的性質本身,讓抗議者們把各種恐懼都投射到這些機構身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畢德堡集團會議引發很多抗議聲音。抗議者打出的口號之一:不要世界新秩序!

在美國,對畢德堡集團最極端的恐懼,是有一個由歐盟操作的隱秘幫會而且威脅美國人的自由。

在歐洲,人們常常擔心的是自由市場精英要強行推進右翼思想。

馬康納奇說,傳統分析認為在天下大亂中尋求天下大治的都是邊緣人士,這樣的分析可能相當到位凖確,但並不止於此。

「還有一種解釋更有危險,就是他們實際上就是右翼,但他們花言巧語,讓外界看不出來。」

他說,全球陰謀論的種種揣測臆想與畢德堡集團可謂相當吻合——一個秘密團體試圖打造世界未來的走向。

「唯一的不同就是邪惡的程度。他們傾向於把某個秘密組織看成是徹頭徹尾的邪惡組織, 而情況實際上要複雜得多。」

他說,所有影子組織操縱世界的極端故事,有的極端到毫無根據,像惡毒反猶太人的陰謀論等,都跟人們聽了某些陰謀論理論家們的說法有些關係。

「偶爾,你也不得不表揚一下這些提出陰謀論的人們,他們提出了主流媒體沒有注意到的問題。媒體直到最近才開始注意畢德堡集團成員。如果不是這些指稱滿天飛,媒體會報道畢德堡集團的新聞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圖為抗議畢德堡集團會議舉行的示威者。

不理性

對這樣的看法,英國《泰晤士報》專欄作家大衛·阿龍諾維奇表示了不同意見。對邪惡隱秘團體的存在深信不疑,會讓某些團體成為受害者,影響了正常的理性思考世界。

「相信畢德堡集團是隱秘團伙,也就是相信夢幻傳奇。這就像說,某些人像上帝一樣,有超人的能力。當有人說:現在什麼都不能正常運轉,世界一片混亂, 你聽了覺得荒謬得不能接受,那換成有超人,也同樣不可信啊。」

「它可能是某種療法,但就是有人相信這樣反科學的療法。」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