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播文化:為什麼數百萬人在電腦前看別人大吃大喝?

Banzz有330萬粉絲 圖片版權 Empics
Image caption Banzz有330萬粉絲

你聽過「吃播」嗎?這是一股網上熱潮,數百萬觀眾在電腦前觀看主播們享用大量美食。

在大多數文化中,飲食是社交活動。你可以從日常瑣事中解脫出來,與親人聚聚。但如果你恰好一個人吃飯,而且感覺糟糕,你該做點兒什麼呢?

儘管在韓國有四分之一的人獨自居住,但一個人吃飯仍然被視為丟人的事。在這樣的社會趨勢下,「吃播」(Mukbang)開始流行。

「吃播」

「吃播」最初起源於2010年韓國網站AfreecaTV,在這個網站上主播和觀看者可以進行互動。

「Mukbang」(「吃播」)這個詞結合了韓語的「吃」(Muk-da) 和「播」 (bang- song)兩詞,含義明確:直播中博主們在足夠一家人吃的一堆食物面前,一邊吃一邊講有趣的故事。

圖片版權 KKIMTHAI
Image caption 美國youtuber Kim Thai

「吃播」獲得的關注度極高。韓國「吃播」博主Banzz的視頻平均瀏覽量達50萬次,300萬人訂閲了他的頻道。

據報道,他吃很多,為了燃燒這些卡路里,他每天鍛煉12個小時。

但是,為什麼「吃播」如此流行?

收入可觀的職業

食物在韓國文化中佔據重要地位。「就像愛斯基摩人有上千個形容雪的詞匯一樣,韓國人也有成千上萬個與食物有關的詞匯,」文化評論人傑夫·楊(Jeff Yang)對BBC表示。

「吃播」在韓國迅速成為了一個利潤豐厚的行業,博主們每個月薪酬高達一萬美元,這還不包括贊助收入。

博主們並不是根據播放次數、廣告獲得酬勞,也沒有工資,而是靠觀眾打賞「明星氣球」的形式掙錢。「明星氣球」是一種虛擬貨幣,可以換成現金。

「吃播」博主們收入可觀,致更多人湧入這個行業。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吃播」目前在美國也很流行

「吃播」並不僅僅在韓國流行,此類視頻從韓國網站AfreecaTV傳到了YouTube上,繼而傳到美國,美國的博主們也開始製作他們自己的「吃播」。

葉連娜(Yelena Mejova)在卡塔爾大學研究現實世界活動與網絡行為之間的關係。她認為,「吃播」在全世界興起並不罕見。

她認為,食物是國際性的語言,可以讓每個人參加進來,「這是所有人文化的重要部分,我們總是希望媒體上的東西盡可能接近真實生活。」

對抗孤獨

這股熱潮還有一些其他緣由。

「一些韓國人長期孤單生活,他們想為自己尋找某種社交出口,」傑夫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在韓國社會,一個人吃飯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如果他人認為自己是獨行俠,人們會擔心聲譽受損,」《海峽時報》韓國記者Chang May Choon說。

韓國統計局稱,2017年韓國大約有560萬人獨居。如此大的數字意味著人們一起用餐的機會減少。

2018年的一項研究調查了韓國的1000名成人。研究顯示,獨居的人中,有46%的人「總是」感覺孤單,44%有時感覺孤單,將近90%的人在某一時刻會感覺孤單。

克服飲食失調

「吃播」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健康益處,一些博主說他們的直播幫助觀眾解決飲食失調問題:那些沒有食慾的人看了直播後被激發了食慾,開始想吃東西。

美國「吃播」博主「Erik the Electric」說,他的一些觀眾「有很嚴格的飲食控制,希望通過看我(的直播)讓自己有也吃過了的感覺」。

他多年來一直患有厭食症,稱製作這些視頻讓他對食物感到更加輕鬆。

美女「吃播」

女性「吃播」博主往往比男性博主更有觀眾緣。

圖片版權 HyuneeEats
Image caption Hyunee的Youtube頻道有120萬粉絲

傑夫說,有魅力的女性在『吃播』頻道非常受歡迎,主要是因為韓國文化要求年輕女性彬彬有禮、行為克制。而觀眾看見年輕女性在「吃播」頻道突破這些限制,會有一種奇妙的刺激和興奮感。

爭議

這些視頻的批評者稱,「吃播」鼓勵人們暴飲暴食。韓國的肥胖率從1998年的26%上升到2016年的34.8%。

2018年,韓國保健福祉部宣佈了一項計劃,為這些「吃播」媒體制定指導方針,改善飲食行為,並且建立一個監測系統。但是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 預測韓國的肥胖率仍可能在2030年翻倍。

同時,每天仍有數千人繼續收看他們喜歡的「吃播」頻道。

「不論是為了滿足社交的需求,克服飲食失調還是尋開心......像吃飯這樣無害的事情,我們難道不能自由地看嗎?」至少每天觀看一次「吃播」的珍妮·查(Jenny Cha)說。

「我們的政府可以決定我們是誰,我們不能看什麼,想想就覺得可怕。」珍妮說。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