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風雲:中國加強軟實力 爭奪國際組織領導權

中國農業部副部長屈冬玉(中)當選為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

圖像來源,AFP

圖像加註文字,

在非洲國家的大力支持下,中國農業部副部長屈冬玉(中)當選為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幹事。

在意大利羅馬世界糧農組織總部舉行的選舉中,中國農業部副部長屈冬玉擊敗了另外兩位分別受到歐盟和美國支持的候選人,成功當選為這一聯合國重要機構的一號人物。

這是來自中國的官員又一次出任重要國際組織的負責人。上一次,中國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2016年當選為國際刑警組織主席時,也曾引起世界媒體的高度關注。不過,孟宏偉任期未完就在2018年落馬,日前剛剛在中國法庭受審。

在屈冬玉當選之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高調感謝非洲國家的支持,稱中國競選的成功是各國支持的結果,其中最堅定的支持者就集中在非洲大陸。

屈冬玉是北京推動擔任高級國際職務的越來越多的中國人之一。此舉表明北京熱切希望在世界各地打造更清晰的「軟實力」形像,填補對多邊主義持懷疑態度的美國政府留下的政治真空。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中國不斷加強與非洲國家的關係。

屈冬玉是誰?

屈冬玉1963年10月出生,湖南永州人,1979年考入湖南農學院,後在荷蘭瓦赫寧根大學攻讀遺傳育種,獲得博士學位。

他曾經擔任中國農業科學院副院長、寧夏回族自治區副主席,目前是中國農業農村部副部長,曾多年研究馬鈴薯遺傳育種和生物技術。

屈冬玉是糧農組織成立以來的第九位總幹事,也是第一位中國籍的總幹事,任期從2019年8月1日到2023年7月31日。

在本次競選過程中,屈冬玉與獲得歐盟支持的來自法國的候選人凱瑟琳·卡特琳(CatherineGeslain-Laneelle)在轉基因作物問題上的態度成為外媒報道的內容。

據英國《衛報》報道,美國駐世界糧農組織代表曾在今年4月的一次會議上詢問屈冬玉在轉基因作物問題上的看法,他回答說,我們必須謹慎,對任何新產品負責,不僅僅是對轉基因生物,還包括殺蟲劑產品、化學產品甚至化肥產品。我們必須考慮它們的生物安全性,它們對環境的影響。

涉及中國的糧食安全問題,屈冬玉曾提及糧食的數量安全和結構安全。

他說,很多發展中國家想賺錢,主要是靠向中國賣食品。中國進口10%沒有問題。但結構安全一定要靠中國自己,主糧一定要自給。

世界糧農組織

世界糧農組織FAO成立於1945年,是引領國際社會消除饑餓的聯合國專門機構,共有194個成員國,在全球130多個國家開展工作,共有11500名工作人員,是聯合國最大的機構,2018-2019年的總預算經費為26億美元。

該組織對全球糧農政策交流、標凖制定、信息統計等方面具有重要影響力。

美國是向世界糧農組織貢獻經費最多的國家,佔總經費的22%,因此多年來對這個組織一直都有很大的影響力。但自2018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美國優先的政策下,美國大幅削減對外援助預算,要求其他國家公平支付所需承擔的份額。

根據聯合國公布的數字,截至2019年5月底,美國拖欠世界糧農組織的經費額高達3247萬美元,幾乎佔各國拖欠經費總和的45%。

中國向世界糧農組織貢獻約8%的經費,僅次於美國和日本,2019年為2144萬美元。

中國與世界

根據聯合國大會2018年12月的決議,從2019年開始中國超過日本成為聯合國第二大資金來源國家。中國向聯合國貢獻的經費,從2016-2018年度的約8%,大幅度上漲到12%。

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增強,對聯合國經費貢獻增多的同時,中國推薦的官員出任國際重要機構負責人的數量也在增加。

在本次屈冬玉當選為世界糧食組織負責人之前,還有以下五個國際機構的負責人出自中國:

  •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秘書長柳芳
  • 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UNIDO)總幹事李勇
  • 國際電信聯盟(ITU)秘書長趙厚麟
  • 世界銀行首席行政官楊少林
  • 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副秘書長劉振民

圖像來源,EPA

圖像加註文字,

2018年因貪腐問題被召回中國處理的時任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主席孟宏偉

加上2018年因貪腐問題被召回中國處理的時任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主席孟宏偉,曾擔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陳馮富珍,以及在2008年出任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的林毅夫,外界不難得出結論:中國越來越積極地參與國際事務,在重要領域要發出中國聲音。

中國利益

正是因為世界糧農組織的重要性,因此本次其總幹事的競選,也受到各國媒體的高度關注。

法國《世界報》(Le Monde)認為,屈冬玉的當選是中國的勝利,是中國攻佔聯合國機構策略背景下的產物,也顯示北京對農業和糧食問題的強烈興趣。

歐洲新聞網站Euroactive認為,這是一場外交遊戲,北京很希望能贏得聯合國糧農組織的主導權。對屈冬玉的任命被看成北京更大計劃的一部份,要進入聯合國的相關機構,在多個層面為中國龐大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項目做凖備。

觀察人士認為,孟宏偉一案對中國爭取國際組織領導職位的努力並無影響,而且隨著中國越來越多次的成功,自信心也越來越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