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誰贏了第一場民主黨初選辯論

特朗普與民主黨總統參選人

美國當地時間本周三、四,20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在邁阿密舉行的首場初選辯論中登台亮相,表現各有千秋。誰有可能代表民主黨對陣特朗普?

每個觀眾心中有不同的答案。

誰勝出了辯論?

"沃倫贏了。"非裔大學生傑克遜(Paule Jackson)斬釘截鐵地說。在酒吧一邊吃著炸雞一邊觀看辯論直播的她,認為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首晚辯論中最為出彩。

對於正背負學貸、即將修讀聲樂碩士學位的傑克遜來說,沃倫支持全民免費大學的政策非常吸引。

拉美裔的桑切斯(Michelle Sanchez)專程從亞特蘭大趕來,只為了支持一位參選人:人稱伯尼(Bernie)的參議員桑德斯。「諸多參選人中,只有他從政幾十年來都堅持一樣的理念,值得信任,」她對BBC中文表示。

在醫療費用高昂的美國,屬於工薪階層的單親媽媽桑切斯說自己「不敢生病」,就算得病了也死撐著不看醫生。她期盼桑德斯的全民醫保政策將為她解決後顧之憂,讓她與孩子能實現醫療自由。

而黨內的溫和派在關於社會福利的辯論中則存在天然的劣勢。免費大學?我們不該為富有階層的小孩付學費。政府全面接管醫保?那樣所有醫院都會關門大吉。務實的政策取向猶如一盆冷水,讓觀看辯論直播的人群瞬間降溫,甚至發出噓聲。

根據選情網站538的調查與分析,第一晚辯論中沃倫被認為表現最為出眾,參議員哈里斯(Kamala Harris,又譯為賀錦麗)則在第二晚脫穎而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馬薩諸塞州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

衡量辯論輸贏的重要指標是宣傳效果。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在辯論中發言時間最長,超過13分鐘;哈里斯緊隨其後;最短的楊安澤只獲得了3分鐘。

辯論後,多位此前全國知名度不高的參選人在谷歌的搜尋次數急升,其中包括眾議員加巴德(Tulsi Gabbard)、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South Bend市長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和作家威廉森(Marianne Williamson)。

誰參加了辯論?

20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分別參加了兩場辯論,其餘4名參選人因未達到支持率及籌款額門檻,而無法躋身辯論。

多少人觀看了辯論?

1530萬人通過電視觀看了第一晚辯論,另有900萬人透過網上直播觀看。

幾時選出民主黨提名人?

明年2月,各州民主黨黨員將開始選擇提名人。7月全國黨代會時,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將正式出爐。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分別參加了兩場辯論,其餘4名參選人因未達到支持率及籌款額門檻,而無法躋身辯論(圖為6月27日辯論會的照片)。

交鋒的焦點在哪?

辯論前支持率領先的前副總統拜登在講台上飽受同僚炮火。作為從政經驗最豐富的參選人,他的往績反而成為引人攻擊的軟肋。

非裔參議員哈里斯猛烈抨擊拜登在70年代與種族隔離主義的國會議員互動、對當時公立學校種族融合政策有所保留的往績。

民調領跑者拜登與桑德斯的年紀也成為攻擊焦點。38歲的國會議員斯沃爾韋爾(Eric Swalwell)說,拜登在32年前就說,要把火炬交給新一代的美國人,他是對的。77歲的拜登笑答:"我還握著火炬。"

78歲的桑德斯則在辯論結束後說,他致力抗擊針對族裔、性取向、性別等各類型歧視,針對年齡的歧視也包括在內。

辯論另一個火花四濺的時刻,是談及醫療保險時。屬於黨內進步派的參議員桑德斯、沃倫、加巴德與紐約市長白思豪支持政府主導的全民醫保,而中間溫和派的參選人則傾向於逐漸過渡的方案,保留私營醫療保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和參議員桑德斯在辯論中。

辯論前夕,一對中美洲難民父女在美墨邊境溺水而亡,遇難照片佔據新聞頭條。無證移民穿越邊境是否應視為罪犯而立即遣返、如何解決邊境的人道危機,亦成重點議題。

特朗普怎麼說?

最終脫穎而出的民主黨候選人在2020年大選的對手,如無意外會是現任總統特朗普。

雖然特朗普正在日本參加G20峰會,他頻繁發佈推文抨擊民主黨人。

第一晚辯論中,他寫道:無聊!第二晚辯論時,他批評民主黨人要給非法移民免費醫保。

特朗普連任競選陣營則發表聲明稱,特朗普會是每場民主黨辯論的絶對贏家。

初選辯論有意義嗎?

簡而言之,有意義。

大選期間的辯論幾乎不會改變民調結果,因為到了兩黨提名人一對一比拼時,許多選民是基於黨派忠誠而投票。

反而是在初選期間,民主黨或共和黨支持者還未拿定主意支持黨內哪一位參選人,初選辯論因而能改變選民的心意。同時,跟普通選民比起來,關注初選辯論的選民通常更熱衷於政策討論,期望在辯論中聽到實質政策而非指責攻擊。

辯論的具體影響力很難量化,根據密蘇里大學傳播學院的研究,60%的受訪人在觀看辯論後「變心」,選擇了新的心儀參選人。

傳播學專家認為,參選人很難只靠辯論勝出,但辯論中的糟糕表現可以輕易讓某些參選人出局。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