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女孩心聲:父母管得太嚴讓我難堪和孤獨

家庭畫像 圖片版權 Katie Horwich/BBC

這是一個華裔女孩的故事,她沒想到自己在網上論壇發出的一個求救帖子,收到了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

她的名字叫凱倫(Karen)。下面就是她向BBC記者講述的故事:


我根本沒想到自己因為孤獨在臉書 Subtle Asian Traits 上發了一個帖子後,收到來自世界各地的回復。突然之間,人們有的給我建議,有的要跟我交朋友,還有很多人說,他們也跟我一樣時時感覺孤獨。

我在臉書上一個群裏匿名發出那篇文章時,真的感覺很迷茫。我想那個群裏的人可能會理解我,因為我們都是來自相同的文化背景。

我是這樣寫的:

大家好,我的亞裔同胞們。

我非常需要一些生活上的建議。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情況是這樣的,我的父母一直都很霸道+過份保護,我還記得小時候不准去朋友家裏玩……

我是澳大利亞華裔,我覺得因為父母是移民,這樣的背景讓他們在撫養我們的過程中特別嚴格,對女孩子更加嚴格。

我很愛他們,但是我覺得這樣的成長過程真的影響了我:我很膽小、性格內向,而且不會維持長時間的友情。

青少年時代我很孤獨,現在我覺得更加孤獨了,因為長大之後要交朋友更難,因為每個人都已經有了自己穩固的朋友圈子。

我真的很想有朋友。

去年我從父母家搬了出來,但我對外面的世界所知甚少,也不知道這個世界究竟是怎麼回事,工作也好、戀愛也好,甚至在社交生活中,我都不知道該怎麼「玩遊戲」。

我覺得自己的心智成熟度比實際年齡要小五歲。

我很快就要滿25歲了,卻感覺自己好像剛剛出殼面對世界。我希望有所改變,可是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始。

在我從家裏搬出來住之前,我還遵守父母的宵禁管制,晚上9點必須回家。我總要面對的問題是:你跟誰一起出去?怎麼過去?誰接你?

我媽媽回在家門口跟我道別,說:「晚上9點之前必須回家,不然我就叫警察。」

媽媽站在家門口跟我道別 圖片版權 Katie Horwich/BBC
Image caption 我媽說:「9點回來,不然我就叫警察。」

快到晚上9點時,媽媽就會給我發好多短信。我爸爸就會給我發電子郵件。可是大家都在外面玩,沒有人會查郵件,所以我總是第二天才在郵箱裏看到這些郵件。

我爸會寫道:你怎麼還不回來!當我看到他用驚嘆號時,我知道他肯定很生氣。有時候他也會試著拐彎抹角說:要吃晚飯了,來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21歲那年,他們真的給警察打了電話。我當時從堪培拉搬到悉尼住了3個月,做一份實習工作。我父母要我跟他們的朋友住在一起,以便這些朋友可以監視我的進出。

實習快結束時,我們一起工作的同事舉行了派對,但是父母的朋友一直等著我回去,見我還沒有回來就通知了我父母。

我爸媽一直給我發短信。 「你怎麼還不在家裏?應該現在回去了。」 我回復他們短信說,我在跟同事一起開聚會,聲音很大,但我媽媽還是不停地給我打電話。

我最後接通媽媽的電話時,聽見她在那邊大聲嚷嚷。「我們怎麼知道你不是被人綁架了,我們怎麼知道你的短信不是綁匪發出來的?!」 儘管我告訴她我沒事,她還是歇斯底里大叫,「肯定有人綁架了你!」

這是我聽過的我媽最生氣的一次。我父母真的兌現了他們的威脅,給警察打電話。結果警察告訴他們說,我已經21歲了,他們不能把我怎麼樣。

剛剛過去的元旦,我出去跟朋友一起歡慶跨年到凌晨1點,我父母故伎重演,還威脅叫警察。他們給每一個和我一起出去玩的朋友打電話或發短信。這實在太煩人了,因為我很少出去聚會,而我父母這樣不停地追蹤我,搞得我根本就不能好好玩。

我已經長大成人,不能再在這樣忍受下去了。

我覺得父母的舉動肯定影響了我交朋友的能力。

小學的時候,他們不讓我去朋友家裏玩,因為他們認為女孩子不應該在外人家裏留宿,那會「被人想歪了」。

他們總是想了解我班上同學們的所有情況。他們允許我跟一個越南裔女同學玩,因為他們認識她的父母。我還有一個朋友是個黎巴嫩姑娘,因為我爸媽覺得她很好學。我只能跟女孩子交朋友。

我只能跟女孩子交朋友 圖片版權 Katie Horwich/BBC
Image caption 我只能跟女孩子交朋友

13歲的時候,他們會留意我在網上交談的每個人。一次他們檢查了我的整個電子郵箱,邊看邊刪,刪了幾百封郵件。

15歲的時候,過馬路我媽媽還要牽著我的手。

在我們兄弟姐妹中,受父母這些行為影響最大的是我大哥。他已經快30歲了,還從來沒有工作過。他從來不離開家,每天就在家裏玩遊戲。

他怪我爸媽,因為他是長子,他承擔了父母全部的期望。考試時,成績即便是96分,還是會被罵怎麼不是100分。他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學,還讀了碩士學位,但是他卻不肯屈尊接受一個工資不高的行政工作,而我媽還鼓勵他的這種工作態度。我爸試著幫他找各種各樣的工作:開鏟車、售貨員或者快餐店打工,但是我媽卻反對,因為「兒子是有碩士學位的!」 她寧願讓大哥繼續啃老,即便他已經29歲。

大哥總是害怕被僱主拒絶,又沒有足夠的情商或溝通能力去外面闖世界。

更荒謬的是,我父母出去旅遊搭郵輪,他們還會帶上大哥。他永遠都是一個孩子。

我的二哥在學校成績很差,所以他受到的壓力小一些。他沒上大學,16歲就開始工作,現在是金融分析師,工資比普通人還高些。他現在27歲了,跟我爸媽關係疏遠。

我妹妹雖然是家裏最小的,但是卻知道如何用甜言蜜語親近父母。她學會了撒謊來騙父母,以便獲得些自由。因為她知道爸媽是如何對待我們的,所以她現在最拿手的一件事就是擺佈父母。

一次我直接了當問我媽:你什麼時候才會不像警察一樣管著我啊?

她回答說:等你過了40歲,我還是會管。她不是隨便說說而已,她肯定覺得我這一輩子都會單身下去了。

在電影裏,我看到女孩子們互相支持,互相談論工作或者約會,互相傳授分享經驗。我覺得我要是有那樣的朋友,我在談戀愛的時候肯定就不會犯那麼多錯誤了。

我發了那封信後,很多人給我寫信,我也一直盡快回復他們。我無法形容那種感覺有多麼好。

有個人告訴我說,他父母也很嚴格,所以他就很反叛。他離開家去體驗一切他覺得錯過的東西:吸毒、喝酒、一夜情。我們一起討論了絶望是什麼感覺。我們能在電話上談兩個小時。我覺得他會成為我的導師。

人們也給我推薦各種書——自我幫助的書或者小說。我收到了很多回復,所以我決定把他們給的建議都發出來,在加上其他的一些小建議。

有一個短信說:去尋找心理輔導,至於有人覺得談論心理健康可恥,你可以忽略不計。

還有一個建議我培養興趣愛好,自然就會交上朋友。但是這可能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但卻是很合情合理的建議。

我小時候彈鋼琴,學畫畫,也喜歡十字繡, 但這些都不需要同伴。

彈鋼琴的女孩 圖片版權 Katie Horwich/BBC

我也很喜歡玩下棋,但是這卻是需要有同伴一起玩的遊戲。

現在有很多我想嘗試的事情,比如打乒乓球,羽毛球。

希望我能跟朋友一起去爬山、去海邊,去探險。我很想去外面看看世界。

我知道自己必須走出慣性思維。我最終的目標是要得到幸福,但那是很抽象的東西,很難實實在在拿在手裏,而爭取交朋友卻容易得多。


走出孤獨爭取朋友的好建議:

  • 如果喜歡看電視劇,趕緊跟劇迷們聯繫。他們都很友善,跟志同道合的人一起沉迷在喜歡的活動當中將有助於建立起人際關係。
  • 有個心理小技巧就是不斷做事情而且加以肯定。對父母經常說「相信我好啦」。再告訴父母事情之後加上一句「相信我」在最後。另外要東西的時候點頭,詢問的時候保持微笑。
  • 到慈善機構去做義工,參加讀書俱樂部,合唱團、飛盤比賽,參與各種活動。嘗試很多不同的事情,即便自己覺得不喜歡也去嘗試。你越跟世界接觸越多,你就會學得越多,你個人就會成長。
  • 勇敢去約會。如果人家拒絶,也別計較,繼續約。
  • 如果你不是個外向的人,你會疲勞過度。悠著點,讓所有的事情(工作/興趣小組/俱樂部/興趣班)等都順其自然。
  • 認清自己究竟是怎樣一個人。給自己確立一些特殊的日子,善待自己。你與自己相處得越自信、自在,你也就越能吸引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人。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