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右翼亞文化生態系統圈之一:新西蘭清真寺槍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身份認同運動(Identitarian movement)成員2017年在維也納卡倫堡集會遊行。那裏是1683年維也納之戰的古戰場遺址。當時奧斯曼帝國12萬大軍壓境,維也納守衛戰無比慘烈。這個古蹟成了奧地利反移民極右翼組織的精神聖地。

線上和線下,虛擬和實體,思想和行動......兩個平行空間不斷交織。當伊斯蘭聖戰組織在網絡空間傳播它的暴力邏輯和意識形態, 人們想到那些令人猝不及防的恐怖主義襲擊;當新西蘭、倫敦、夏洛維爾、波士頓這些地方出現暴力襲擊和暴力衝突時,人們也許不會第一時間把它們跟絡世界的右翼極端主義聯繫起來。

但是,布蘭頓 ·塔蘭特(Brenton Tarrant) 從一個默默無聞的普通人變成清真寺殺手的故事可能會改變許多人的看法。

塔蘭特被稱為極右翼暴力恐怖分子。他留下一條曲折、隱晦的蹤跡,人們順藤摸瓜,踏進了兇手的精神家園——互聯網上一些隱藏極深的黑暗角落。

安全專家和學者們疾呼,虛擬世界中已經出現一個隱秘且組織完善的極右翼意識形態體系,與現實世界的極端主義理念和運動相呼應,形成了一個亞文化生態圈。

虛擬空間的右翼極端意識形態和理念正在滲入現實世界,而安全當局似乎剛開始注意到它。

BBC安全事務記者戈登·科萊拉(Gordon Corera通過三個人的故事,掀開了這個迄今為止鮮為人知的黑幕的一角:

  • 布蘭頓·塔蘭特——新西蘭基督城清真寺殺手;
  • 馬丁·塞爾納——歐洲極右翼「同族認同主義運動」領軍人物;
  • 朱利婭·艾伯娜——喬裝潛入極端主義團體及其網絡空間的女學者;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布蘭頓·塔蘭特

塔蘭特清真寺槍手的精神家園

在澳大利亞人布蘭頓·塔蘭特精心籌劃的計劃付諸實施前,他在世界上默默無聞,周圍的人只知道他大部分時間宅在互聯網上,平時獨來獨往。

直到2019年3月15日,新西蘭基督城努爾清真寺槍擊案震驚世界。兇手塔蘭特混跡於前去禮拜的穆斯林信眾中,乘人不備突然向人群開槍,造成50多人喪生。

塔蘭特被稱為極右翼暴力恐怖分子。他留下一條曲折、隱晦的蹤跡,人們順藤摸瓜,踏進了兇手的精神家園——互聯網上一些隱藏極深的黑暗角落。

塔蘭特活在兩個世界,一個在網上,一個在現實世界。

現實中,他是個獨行者,但在虛擬世界,他屬於一個跨國界亞文化群體,這種亞文化的核心是右翼極端主義意識形態,隱匿於互聯網上各種黑暗的角落,一般人無緣入門,難識廬山真面目。這個虛擬空間不受國境限制,但有國家和地區之分。

塔蘭特在摩爾清真寺開槍,被認為是這種網上意識形態進入線下實體世界、儕身政治主流的跡象之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3月,新西蘭民眾在海邊紀念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受害者。

基督城清真寺槍擊發生前2天,塔蘭特在推特上發了槍支圖片;襲擊前半個小時,他在網上一個論壇公布了自己的行動計劃;行動前幾分鐘,他發出一份電郵,類似於自己的行動宣言,理念陳述。

開始行動時,他啟動臉書直播,向全世界全程直播自己的行兇過程。

事後檢查塔蘭特的社交網站活動,發現幾天前他發的一條推特中提到「維也納1683」。1683年,奧斯曼土耳其帝國12萬大軍壓境,維也納保衛戰無比慘烈。當年的古戰場現在成了世界各地右翼極端主義信徒心目中的聖地,代表了基督教的歐洲和穆斯林世界對峙前沿。

塔蘭特就是其中之一。

除此之外,他在發動襲擊前發佈的個人宣言,字裏行間流露出明顯的網絡右翼極端主義亞文化氣息,比如「自己人」之間的笑話、圈內人熟悉的電子遊戲、極右翼色彩濃厚的表情包,等等。

2018年春天,塔蘭特捐了一筆錢給一位他崇拜的奧地利人,1500歐元(1350英鎊,1690美元)。他的這個偶像名叫馬丁·塞爾納(Martin Sellner),是歐洲網絡右翼極端主義亞文化圈的領軍人物之一。

這些虛擬世界的線索,在現實世界都有投影。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7世紀一幅描繪維也納護城戰的油畫。

塔蘭特的歐洲自駕遊

現實世界中的塔蘭特近幾年一直在世界各地旅行,足跡從南半球到北半球,從朝鮮、巴基斯坦到歐洲。

2018年秋冬時分,塔蘭特在奧地利街頭駕車轉悠。

之前,他大部分時間在路上,駕車穿越歐洲大陸,從西班牙到巴爾幹半島及沿途的各個國家。

他的自駕遊行程包括尋訪歐洲一些古代著名戰役的遺址。

這在他長達74頁的個人宣言中可以找到解釋:他的理念根植於歐洲。他試圖用歐洲歷史上的重大事件,以及他眼裏的現實,來為自己在新西蘭的殺戮作辯解。

現實中的法國在他看來正遭受「移民入侵」,歐洲在發生一場所謂的「大替換」,意思是歐洲成為穆斯林的天下。這類說法受到質疑,這是另外一個話題。

到目前為止,塔蘭特在奧地利的具體行蹤還不完全清楚,但這個澳大利亞人和奧地利之間的關係,卻仍然是各方關注、研究的重點。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