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恤上的標語:穿在身上的文字和你的人格

T-shirts of Che Guevara, o sale in Cuba?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世界上哪個城市沒有這種T恤?

部分圖片可能令讀者產生不安

是的,每一件印上標語的T恤都是在呼喊「向我看過來」,時尚圈人可能會說,這是一個小小的閃光時刻。

標語T恤的確就是一種言論的發表,這並不限於時裝T台上。我們所有人都看見過的,我們當中的很多人自己也在穿。

從耐克(Nike)那句「Just Do It(只管去做)」到「This is What a Feminist Looks Like(女權主義者長這樣)」,這些訊息能夠揭示出披上這些標語的人的身份認同。標語告訴了我們,他們是誰,或者他們想變成誰,同時揭示出他們的期望,他們的夢想和他們的政見。

英國作家、主持人邁克爾·羅森(Michael Rosen)來與我們探討一下,是什麼驅使我們想要在自己的胸前展示我們的思想。

誰發明了衣服上的標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國的婦女參政論者曾經將爭取女性投票權的標語舉在胸前;不過,是誰最先把標語印到衣服上的?

很難確切地說,從哪一個時刻起開始有人將文字穿在身上,不過我們知道的是,在1948年,一句「Do it with Dewey(與杜威一起做)」的標語被用在了T恤上,讓孩子們穿上它,來支持當時的共和黨選人托馬斯·杜威(Thomas E. Dewey)的總統競選。

隨著科技發展,後來要製作標語T恤就變得容易得多,對這種T恤的使用也越來越廣泛。

然後,在上世紀60、70年代,印在T恤上的字就開始出現。時尚史學者安珀·布查特(Amber Butchart)指出,這是一個重要的時刻:「忽然間,你能夠非常、非常快地將一個非常個人化的訊息印在T恤上。」人們在家裏創作自己標語的可能性瞬間無限擴大了。

政治標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誰是俄羅斯的偶像?

安珀說,20世紀70年代是政治標語T恤的一個「基石」。

1973年,美國《紐約時報》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討論了T恤作為「一種訊息媒介」的問題,並且提到了「水門事件」啟發下出現的各種T恤,比如有一件T恤就寫著「I'm Democrat, Don't Bug Me(我是民主黨的,不要給我裝竊聽器)」。

在英國,時尚界偶像級設計師凱瑟琳·哈姆尼特(Katherine Hamnett)就曾在80年代初期的一張照片裏站在時任首相撒切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戴卓爾夫人)身旁,身穿一件寫著「58% Don't Want Pershing(58%的人不想要潘興導彈)」的T恤——指的是英國一個基地運送近百枚巡航導彈的事件。

時裝評論人卡琳·富蘭克林(Caryn Franklin)指,「哈姆尼特想要做出一個非常容易上口的標語」,並且「想讓時尚成為一種政治媒介」。

這些例子都是現代政治政治標語的先驅。至於當代,還有比特朗普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令美國再次偉大)」更聲名遠播的標語嗎?

抗議標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這條標語上寫的是:「我不吃動物」。

卡琳說,很多標語T恤都是「對主流文化的抗議」:「標語是邊緣化群體獲得注意的一種方式」。

  • This is What a Feminist Looks Like的T恤將女性表決權的議題帶到了前台,甚至在很多著名的政客穿上之後,議題走進了英國下議院。
  • Black Power(黑人權力)」的標語是另一個例子,表明你越是邊緣化,T恤就越成為一種重要的工具,讓你被看見和聽見。
  • No More Page Three(別再有第三版)」是令英國小報《太陽報》(The Sun)重新審視自己的一場運動,該報的第三版一直刊登無上裝女郎的照片。

最後這條標語起了作用:這件T恤隨處可見,然後這個倡議也得到了響應,《太陽報》撤下了三版女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受到侮辱時借助標語來消解攻擊者的力量,是標語T恤的其中一種效用。

卡琳說,借助標語,你還可以「將原本有傷害性的字眼拿過來——你消解它的意義,從而令攻擊不再有力。」

在對待很多侮辱性標語時,這種方式都會有效。

部落性標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些標語,是為了表明你是誰的書迷、影迷或者歌迷……

安珀一件印著「Beatlemania(披頭士狂熱)」的T恤令人回想起一起最早的標語,它們成了一種商品,製造一種小團體的標識。

一件有樂隊或者音樂節名字的T恤,顯示了一種忠誠度:你是某個團體或者運動的一員。

在女子單身派對裏,一群女性可能會穿上印有「Tina's Hen Party!(蒂娜的單身派對!)」的T恤,來顯示她們是哪一群人——甚至有像「Bride Tribe(新娘部落)」這樣的標語。

假期T恤常常會被當作禮物送給親戚來拉仇恨,但是它也可以用來表達你去過哪裏。

比如像「Here Today, Gone To Maui(今天在這裏,剛去過茂宜島)」或者「I Heart NY(我[心心]紐約)」這樣的標語就是在告訴人們,你把自己歸到哪一群人,或者你內心的歸屬地。

搞笑標語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有時候,不用對自己那麼認真。

有些標語則純粹是搞笑,很多人都借助T恤來開玩笑。

你有沒有見過一個驕傲的父親穿起一件「This Is What An Awesome Dad Looks Like(一個好爸爸就是這個樣子)」的T恤?

還有「I Was Hoping For A Battle Of Wits But You Seem To Be Unarmed(我本想來一場智力挑戰,但看來你沒帶腦子)」,或者「Behind Every Great Man... Is a Woman Rolling Her Eyes(每個成功男人的背後……都有一個翻白眼的女人)」。

不過,或許你會比較喜歡那種帶有反諷意味的標語,所以就選擇了「I Hate T-Shirts With Funny Slogans On(我最討厭印搞笑標語的T恤)」。

品牌大商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讓我在胸前給你賣廣告,我還會給你錢喔!

「80年代肯定是一個屬於抓眼球消費的年代,」安珀說,「我們開始看見,開始購買各種打品牌的運動裝和設計師款。」

品牌和商標開始處在中心位置,以此來抬高價格,哪怕產品本身可能還是一樣的。

穿上有商標的衣服,我們就在給耐克或者阿迪達斯(Adidas)這樣的品牌賣廣告,但是我們也是對這些品牌所宣揚的生活方式很買賬。

如果我們顯眼地穿上Calvin Klein的服裝,或許我們是想說,我們想要成為那些生活方式自由自在的人群一員。

又或者,我們正在不明智地顯示,我們不再像自己所想的那麼前衛和時髦。

為什麼標語在當今這麼流行?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核能?不了,謝謝!」是一條能引起很多人共鳴的標語。

安珀說,我們如今看到T恤標語文化正在抬頭,是「因為現今政治趨於兩極分化的特質」。

我們正生活在「政治意識鮮明的時代」,安珀說,「人們越來越變得非常小團體化,也急於表明自己站在哪一邊」。

卡琳對此也表示同意:「標語是一種非常好的工具,直截了當地打破別人對你的模糊印象。它令你能夠選擇你想要傳達的確切訊息。」

然後,還有社交媒體的影響。

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標語T恤是社交媒體的前世:以盡可能簡短的形式,即時傳達一種情緒。

當然,現在我們有了推特(Twitter)和其他平台,我們已經習慣了每天做這件事——而且,安珀說,世界上沒有比T恤上的標語「更適合Intagram」的東西。

標語T恤會一直存在下去嗎?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標誌已經成為了經典。

絶對會!

「我覺得它是非常美妙的工具,」卡琳說,「它給了我們不開口也能表達自己的機會。」

安珀也有同感:在高端時尚領域,這種潮流或許不會一直持續下去,但是「T恤當中的DIY元素和非常地迅速傳達一種訊息的想法將會繼續存在很多年」。

「標語T恤本身肯定不會死,」她說。


本文取材自BBC電台第四頻道節目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