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爾65歲生日:顫抖的鐵娘子震撼著德國

Angela Merkel with Danish Prime Minister Mette Frederiksen on 11 July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默克爾現在的一舉一動都被公眾密切關注,公眾試圖發現更多關於她健康狀況的細節。

在圍繞默克爾(Angela Merkel)健康狀況的各種猜測不絶之際,7月17日(周三),這位德國總理迎來了自己的65歲生日。

最近一段時間,她曾在多個正式場合出現嚴重顫抖,使得德國上下對已達退休年齡的她格外關注。目前她似乎要堅持到2021年任期屆滿再卸任。

德國媒體質疑她到底能否繼續勝任總理一職,不少醫療專家也都在電視上針對她的症狀進行遠程診斷。

默克爾的三次顫抖

她第一次出現嚴重顫抖是在今年6月,當時作為德國總理的她在歡迎烏克蘭新任總統訪問柏林。

在國歌奏響時,她突然開始不受控制地顫抖。幾分鐘後她很快恢復,並繼續照常進行其他流程。之後她表示,自己的顫抖是由異常高溫天氣及脫水導致的。

九天後,在與德國總統一起參加的一個場合,她再次出現顫抖。

就在上周,在歡迎芬蘭總理訪問柏林時,她第三次出現顫抖。

德國政府一位發言人表示,第三次顫抖是第一次顫抖後心理後遺症導致的,對顫抖的擔憂導致她再次出現同樣症狀。

第二天,為了避免再次出現類似情況,她與丹麥首相在歡迎儀式上選擇坐著欣賞國歌演奏,並在本周二歡迎摩爾多瓦領導人時再次坐著出席活動。

默克爾一直強調,她感覺良好,完全有能力完成自己的工作,告訴公眾對此不必擔心。

關注和隱私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在三次出現顫抖後,默克爾開始坐著歡迎到訪外賓。

她看起來很放鬆,很自信,並繼續堅持原來的工作強度。目前尚不清楚造成她顫抖的原因是什麼,也不知道默克爾本人是否清楚其中原委。

而現在,她的每一次亮相都會被公眾放在放大鏡下密切觀察,看是否顯現出她生病的跡象。

稍早默克爾訪問巴黎時看上去有些氣喘吃力,本周一默克爾發言人馬上就被迫就這個情況作出解釋。

有媒體直接在頭條寫道,「默克爾呼吸困難」。而事後發現,當時她剛剛為出席記者會而衝上樓梯,因此氣喘吁吁。

而她的政治對手也在努力挖掘她的弱點。

前德國情報機構負責人馬森(Hans-Georg Maassen)是一名默克爾批評人士,他之前因為被疑對極右翼暴力冷處理而被解職。馬森最近在推特上表示,默克爾的健康問題不是私人問題。」德國人有權知道自己的政府首腦是否可以全力履職。」

而她的難民政策招致的網絡評論更加激烈,這也揭示了當前德國政治辯論中一股令人不安的攻擊性暗流。稱呼她「叛徒」,詛咒她生病,這些都已經是最溫和的評論。

不過大多數德國媒體對她仍然保持尊敬,許多評論人士堅持認為應該相信默克爾的話,並且對她的隱私予以尊重。

這也符合大多數德國民眾的看法。一項調查顯示,59%的受訪者認為默克爾不需要透露任何與她健康有關的信息,只有34%的人要求公布更多細節。

誰是接班人?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接手基民盟後,克蘭普-卡倫鮑爾的表現並不被外界十分認可。

對許多人而言,看到德國人的領袖無法控制自己的顫抖是一件十分難受的事情。

紀律與忍耐是默克爾的標籤,她以可以參加通宵會議的事蹟聞名。而最近幾起事件提醒大家,在領導德國14年後,默克爾時代的終點已經到來,而且來得可能比預期要快。

她的批評人士會認同這一觀點。但如果這個歐洲最有影響力、在位時間最長的領導人如果突然下台,局勢會如何變化?

她所在的中右翼基督教民主聯盟(CDU)一直夾在默克爾式的中間派與強硬的保守派之間。她的首選接班人克蘭普-卡倫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是現在基民盟的領導人,但在幾次失言後損失了一些信譽。而默克爾的聯合政府內部爭執不斷,可能堅持不過今年。

有些時候,默克爾看上去像是將各方力量團結在一起的唯一因素。

如果她突然無法履職,根據憲法她沒有自動接班人。德國總統將任命一位臨時政府首腦,直到德國議會選舉產生新總理為止。

與此同時,默克爾仍在承受同樣的工作量,沒有缺席過一次行程。

她的工作仍在繼續,而她的壓力已經增加不少。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