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特朗普」和美國特朗普: 靜觀兩位「特殊人」演繹「特殊關係」

特朗普 約翰遜 圖片版權 Reuters/AFP/Getty

英國保守黨的「另類」人物鮑里斯·約翰遜終償夙願,拿到倫敦唐寧街10號首相府的鑰匙。

這雖然是沒有懸念的結果,但程序還是要走的。英國保守黨的16萬黨員群眾還在琢磨是否投鮑里斯一票的時候,大西洋彼岸,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早已等不及了。在投票截止前的周末,特朗普已經宣稱,鮑里斯·約翰遜將會是一個優秀的英國首相,他期待著與鮑里斯的合作。

特朗普式「特殊人物」

特朗普19日在白宮對記者說,「我喜歡鮑里斯,我一向喜歡他」。

喜歡鮑里斯的原因?特朗普說,「鮑里斯與眾不同。人們說我也是與眾不同。」

愛說大話的特朗普此話不為過。現代美國歷史上,找不出一個像特朗普這樣的美國總統。而在一向顯的保守謹慎,鮮有色彩的英國政壇,鮑里斯可謂五光十色,獨樹一幟。

誇獎鮑里斯的同時,特朗普還不忘把尚未交出首相府鑰匙的特蕾莎·梅再羞辱一番。特朗普指責蕾莎·梅脫歐脫的一塌糊塗。鮑里斯進了唐寧街10號一定「會把脫歐搞定」。

23日投票結果一宣佈,特朗普立即發推文祝賀。約翰遜還沒拿到唐寧街10號的鑰匙呢,特朗普已經肯定約翰遜是「偉大的英國首相」。

約翰遜對特朗普則是有一個從不屑到傾慕的過程。在約翰遜任倫敦市長時,競選總統的特朗普稱倫敦部分地區無法無天,連警察都不敢進入。約翰遜調侃特朗普無知需要接受再教育。

自打特朗普入主白宮後,約翰遜的態度有了180度大轉彎,對特朗普的欣賞溢於言表。約翰遜說特朗普主政看似混亂不堪,但實則自有章法,也就是所謂的大智若愚。約翰遜甚至讓英國人想像一下,如果是讓特朗普來脫歐,恐怕早就脫出個名堂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鮑里斯·約翰遜終償夙願,拿到了英國首相府唐寧街10號的鑰匙。

英美特殊關係

特朗普說約翰遜當上了首相,美英關係將「非常非常好」,約翰遜的表述是「特殊關係」。

實際上,自打二戰時英國首相丘吉爾鑄造了「特殊關係」這塊匾後,歷任英國首相進了唐寧街10號都要高高掛起英美「特殊關係」的匾牌。

兩國領袖個人之間的相互欣賞和默契更會讓「特殊關係」金匾生輝。丘吉爾與羅斯福,麥克米倫與肯尼迪,撒切爾夫人與里根,不乏先例。

約翰遜曾為丘吉爾樹碑立傳,《丘吉爾元素:一個人如何創造了歷史》(The Churchill Factor: How One Man Made History)。英國面臨二戰以來最大挑戰的關頭,約翰遜明書丘吉爾暗喻自己不言自明。

特朗普則毫不含糊的自視為可能是林肯以來最偉大的美國總統。

英雄惜英雄。特朗普聯手約翰遜,珠聯璧合,美英「特殊關係」將特殊上加特殊了?

或許。但恐怕不一定是人們理解的傳統的英美「特殊關係」。

反全球化破制攪局

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儘管美英兩國關係也時有波動起伏,爭爭吵吵,但在一個根本目標上始終配合默契,那就是維護以西方價值觀為尺度的世界秩序。可以說,美英「特殊關係」是二戰以來多邊主義世界新秩序的重要基石之一。

特朗普與約翰遜下的美英「特殊關係」,「特殊」之處恐怕將是反其道而行之。

Image caption 丘吉爾,羅斯福,斯大林。1945年2月出席雅爾塔會議。丘吉爾與羅斯福在二戰中確立的"特殊關係"是半個多世紀來西方盟國維持世界持續的基石之一。

特朗普憎恨多邊主義。無論是生意經還是政治經,特朗普都堅信,多邊主義下美國只會吃虧當冤大頭。因此,任何體現多邊主義成果的國際機構和國際條約,無論是北約聯合國,還是巴黎氣候協議伊朗核協議,他都討厭。

特朗普對盟國領導人出言不遜,對政治強人獨裁暴君讚賞有加。

約翰遜30年前以寫文章對歐盟嬉笑怒罵為職業(英國《每日電訊報》駐布魯塞爾記者),30年後以「砸破歐盟枷鎖,收回英國主權」為口號領軍脫歐,並最終以此為資本拿到了首相府的鑰匙。

特朗普希望英國在約翰遜領導下盡快實現脫歐。約翰遜則誓言「不惜一切代價,不脫歐毋寧死」(do or die, come what may)。

林肯傳記的作者,曾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政府高級顧問的布魯門索(Sidney Blumenthal)這樣判斷特朗普約翰遜治下的美英「特殊關係」:

這與丘吉爾和羅斯福開創的特殊關係完全背道而馳。這不是一個新階段,這是一個根本不一樣的關係。它不是特殊關係,是懷有惡意的關係。美國總統與英國首相聯手將不是去挽救西方,而是砍殺(slay)西方」。

美國第一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的美國第一實際上是特朗普第一。問題不在於如何對應美國,而是如何對應特朗普。

前瞻特朗普約翰遜如何推演特殊關係,還必須捅破蓋在這個特殊關係上的一層窗戶紙。美英特殊關係的一個「特殊」之處,就是它從來不是一個平等的伙伴關係。美國是大哥,英國是小弟,從丘吉爾與羅斯福起,從來沒有平起平坐過。

約翰遜代表的強硬派「不惜一切代價」脫歐,是把寶押在脫歐後能迅速與美國達成全面貿易協定。特朗普也許諾給脫歐後的英國一個「非常非常大,非常非常快」的貿易定單。

然而,特朗普支持英國脫歐是以「美國第一」為前提的。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的美國和美洲項目負責人溫亞姆裏博士(Dr Lwslie Vinjamuri)認為,特朗普支持英國脫歐,是因為他厭惡多邊主義,他更願意一對一,各個擊破,特朗普堅信這最符合美國的利益。

溫亞姆裏博士說,這就會使脫歐後想依賴美國的英國處境尷尬:

「英國處在一個非常困難的境地。你是要討好美國總統以期得到優待,還是守住底線盡量維持?想維持是非常困難的,因為我們看到的特朗普從不會妥協退讓」。

溫亞姆裏博士說,特朗普的美國第一實際上是特朗普第一。問題不在於如何應對美國,而是如何應對特朗普。

「英國特朗普」

Image caption 美英特殊關係從來不是一個平等的伙伴關係。美國是大哥,英國是小弟

特朗普祝賀約翰遜接任首相,說約翰遜「堅韌而有智慧,就像我。他們稱他是英國特朗普。英國人喜歡我。」 特朗普誇約翰遜,其實是誇自己。

特朗普是個臉皮極薄的一言堂主。入主白宮兩年,唯我獨尊,朝令夕改,翻臉不認人的性格已表現的淋灕盡致。

約翰遜敢對特朗普說不嗎?英國駐華盛頓大使金·達羅克的被迫辭職或許是一個警示。達羅克大使對特朗普缺乏恭維的外交密報洩露後,特朗普一條推文把他打入冷宮。在首相候選人的電視辯論中,約翰遜拒絶表態如果他接任首相,達羅克是否還能繼續擔任駐美大使。

電視辯論後的第二天,達羅克交了辭呈。約翰遜不願像另一位候選人,外交大臣亨特那樣明確力挺達羅克,是約翰遜知道如果這樣做肯定會惹怒特朗普。英國大使實際上是被美國總統炒了魷魚。

脫歐後的英國急於拿到美國的大訂單。但是,特朗普早已給英國凖備好了一個推銷清單。氯洗雞、激素牛,轉基因大豆小麥。英國人不想要?哪你還想跟山姆大叔做生意嗎?

特朗普和約翰遜將如何推演美英特殊關係,還有一個隱形的決定性因素,就是兩國選民的選票。從這個意義上說,如果約翰遜脫歐脫出來後仍是英國首相,特朗普2020美國大選後仍住在白宮,到那時再看美英特殊關係或許更能看出個名堂。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