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前駐港總領事:北京應在對港事務上「退一步」

美國前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美國前駐香港總領事唐偉康(Kurt Tong)表示,美國對港政策應持續在《香港政策法》框架內運作,但華盛頓應更積極與香港接觸,不要把香港看作次要議題。同時,他建議北京政府在香港民怨沸騰的情況下,應在對港事務上「退一步」,給予香港更多空間。

唐偉康在30日(周二)的華府智庫研討會建議,中共在對港事務上要冷靜後退,在北京和香港之間創造更多空間。"我知道我作為外國人(提這個建議),中國人會對此有負面反應。但我認為這是正確的建議。"

在唐偉康的演講前數小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稱,香港的「暴力活動」是美方「作品」,敦促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擺正自己的位置」。

作為前美國駐香港最高層級的外交官,唐偉康建議美國及其他外國政府,積極增加與香港的接觸,坦誠直率地發表對港看法,不要輕描淡寫;然而同時,不要因香港是涉及中國的議題,而誇大香港面臨的情況。"不成比例的批評並起不到作用,"唐偉康說。

他認為,就目前而言,如果美國對港政策偏離《美國—香港政策法》的框架是不明智的舉動。《香港政策法》載明,如果香港不再享有足夠自治,美國政府將重新考慮是否給予香港特殊待遇。

BBC提問他是否認為香港仍享有「足夠自治」,唐偉康引述國務院早前報告稱,香港自治仍足夠但在下降(sufficient but declining)。他表示,在足夠和不足夠自治之間劃明顯界線並不明智。「那應是一個主觀判斷(judgement call)。」而劃出紅線將使人們的期待混亂,讓注意力集中在何時過界,而不是積極可行的舉措。

唐偉康從2016年到2019年7月擔任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在反《逃犯條例》修例運動初期卸任。他轉至私營政治風險諮詢公司工作,由資深外交官史墨客(Hanscom Smith)接替駐港澳總領事的職務。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唐偉康從2016年到2019年7月擔任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

唐偉康原定在7月初在華盛頓智庫發表演說,但活動在原定日期前一日遭到延遲,被認為與國務院希望避免影響美中貿易談判有關。根據《金融時報》報導,較早前,唐偉康本計劃就香港自治情況發表對北京政府的嚴厲批評,但被美國國務院要求放低聲浪。

回應BBC相關詢問時,唐偉康稱,智庫演講因要通過國務院的審查與官僚程序而改期,在記者的追問下,他仍然沒有鬆口透露,是否因習特會與貿易談判而延遲舉行。「事情不總按計劃進行,」他回答。

但唐偉康在演講中多次暗示,特朗普政府重視達成交易而非價值觀。他稱,特朗普政府傾向於將美中貿易等首要目標放於優先位置,而把香港等議題列為次要議題。他呼籲,對外政策不應只是關於交易,美國政府應堅持原則性價值觀。「我近來擔心,我們側重指出美國不喜歡的東西,而沒有強調定義『我們是什麼』。」

唐偉康對香港政府的忠告是,重新認識香港人民與香港作為「亞洲國際都市」的個性。他以在香港存在本地、內地、外國資本為例闡述,它們都十分重要且互相吸引。「如果沒有外國資本,內地資本不會流入香港,如果香港失去內地資本,外幣流入香港的興趣也會下降。」

唐偉康認為,中國內地經濟崛起,並不代表香港的經濟地位被取代,反而,這意味著香港的地位越發重要,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的地位屹立不倒。超過一半的外國對中國投資,依然通過香港流入,現時有1600家美國企業在香港設有辦事處。"這是由於香港的法律架構,及可靠的司法體制,"唐偉康說。

「香港的成功在於它與中國不同,但是中國的一部分。」唐偉康以做麵包的比喻稱:「你可能有很多麵糰,即資本,但如果你沒用酵母來讓它膨脹,就無法做成美味的麵包。」 他說,近年來北京與港府似乎忽視了這一讓香港與眾不同的關鍵,同時,他們低估了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焦慮。「如果處理不好(港人的焦慮),很容易造成『同牀異夢』的狀態,」唐偉康警告。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擔任駐港領事時,唐偉康的言論曾觸發爭議及抗議。

今年初,當時仍是駐港領事的唐偉康在接受香港媒體訪問時說,香港在2018年側重「一國」,令「兩制」無法發揮最大利益。北京對香港施加的壓力,衝擊香港政治生態,可能進一步威脅經濟營商環境。他的言論當時引起爭議,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向美國駐港總領事館提出嚴正交涉,要求美方停止詆譭一國兩制、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唐偉康其後拒絶就有關言論致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