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歐首位女總統從難民到總統的傳奇一生

童年時期的瓦伊拉 圖片版權 VAIRA VIKE-FREIBERGA
Image caption 童年時期的瓦伊拉

故事的主人公叫瓦伊拉·維凱-弗賴貝加(港澳譯作維拉·薇契-斐柏嘉Vaira Vike-Freiberga )。

後來她成為第六任垃脫維亞總統,也是拉脫維亞第一任女總統和東歐第一位女元首。

她出生在1937年12月1日。1944年,拉脫維亞遭到納粹德國和蘇聯紅軍入侵。為了躲避這場戰亂,瓦伊拉父母決定逃離拉脫維亞,年幼的她一夜之間變成了一個小難民。

父母帶她一路西行,先是逃到德國,然後輾轉到法國統治下的摩洛哥,最後逃到加拿大,流亡生活持續了50多年。

等她在1998年再回到拉脫維亞時,已經步入花甲之年。8個月後,她成為了拉脫維亞的首位女總統。

永遠是拉脫維亞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國入侵拉脫維拉

瓦伊拉還記得蘇聯紅軍開進家鄉的那一幕。那時,她只有6歲。當她看到蘇聯紅軍的紅旗和拳頭時,只覺得他們很「神氣」。不諳世事的她也舉起自己的小拳頭,大聲歡呼。

但這一切卻讓一旁的母親傷心流淚,她對瓦伊拉說:「孩子,不要這樣。今天是拉脫維亞最悲傷的一天。」

她的母親還告訴她,永遠不要忘記自己是拉脫維亞人。

流離逃亡

圖片版權 VAIRA VIKE-FREIBERGA
Image caption 在德國的難民營中

瓦伊拉和父母在1945年新年的夜晚登上了一艘運輸艦。船上既有士兵,也載有軍備物資。當然,也可以搭載一定數量的平民,這些人都是不惜一切代價想逃離共產黨國家。

運輸艦還面臨魚雷的威脅,如果遭到魚雷襲擊,後果不堪設想,很可能葬身大海。

瓦伊拉和父母跟一些逃離拉脫維亞的人站在甲板上,高唱著拉脫維亞的國歌,就這樣離開了祖國。

他們全家先住在德國的難民營中。難民營的條件極差。瓦伊拉10個月大的妹妹患肺炎,得不到及時醫治死亡。

但一年後,瓦伊拉的母親又生下了一名男孩。

與此同時,和瓦伊拉母親同在一個房間的一位只有18歲的年輕女子也產下一名女嬰。但她根本不想要這個孩子。因為這名女子之前遭到俄羅斯士兵的輪姦,孩子則是輪姦的結果。

這一事件也給瓦伊拉年幼的心靈罩上了陰影。

瓦伊拉記得每次當護士抱著孩子到年輕女子的身邊時,這位母親都會把頭轉向牆壁而哭泣。她拒絶講話,也不想給孩子起名字。

更巧的是,護士給這名女嬰起的名字和瓦伊拉死去的妹妹是同一名字,叫瑪拉(Mara)。

這讓瓦伊拉心理很不是滋味。這個小瑪拉剛剛出生,但卻被母親拋棄,因為沒人想要她。而她招人疼愛的小妹妹卻死了。這也讓瓦伊拉認識到人生的殘酷與不公。

童婚驚嚇

圖片版權 VAIRA VIKE-FREIBERGA
Image caption 11歲的瓦伊拉在摩洛哥

瓦伊拉11歲那年,他們全家不得不又上路了,這次全家前往的是摩洛哥的卡薩布蘭卡。

他們的落腳點是一個臨時的小村落,他們當時乘坐的卡車抵達那裏時已經是深更半夜。卡車把他們撂在那裏就不管了。

「這裏簡直就是一個迷你世界。這裏既有法國人,也有其他外國人:西班牙人、意大利人以及從中國上海過來的俄羅斯人,」瓦伊拉對BBC說。

瓦伊拉爸爸的一名阿拉伯同事說,可以讓瓦伊拉嫁人了。

瓦伊拉記得,那段時間爸爸回家經常說,這位阿拉伯同事願意出15000法郎的嫁妝,還有幾頭牛和驢做陪嫁。然後還不停的往上加價。儘管瓦伊拉的父親一再解釋,她還是個孩子,需要上學。

對此,瓦伊拉父親的這位同事則表示,上學沒問題。他們可以讓瓦伊拉去上學。

雖然,瓦伊拉的父母只是當玩笑說說而已,但還是把瓦伊拉嚇了一跳。

移居加拿大

圖片版權 VAIRA VIKE-FREIBERGA
Image caption 瓦伊拉被多倫多大學錄取。

那之後不久,瓦伊拉全家移居到加拿大。

16歲那年,瓦伊拉在銀行找到了一份工作。晚上她則去夜校上學。後來,瓦伊拉被多倫多大學錄取。

在那裏,她還巧遇後來成為她丈夫的伊曼茨·弗賴貝格斯(Imants Freibergs)。他也是一名拉脫維亞流亡者。

瓦伊拉在大學主修心理學,並在1965年獲得了博士學位。

作為一名攻讀心理學的女生,瓦伊拉感受到了性別歧視。

有一次,一名教授在研討會上表示,女博士生真是可惜了,因為她們最終要結婚、生孩子。因此是浪費,還不如把她們的名額讓給男生。

瓦伊拉說,包括她在內的幾名在場女性永遠不會忘記這名教授所說的話。

瓦伊拉表示,她們這些女生決心讓這位有性別歧視傾向的教授看看,女生也能成功,而且還要比男生更強。

後來,瓦伊拉在蒙特利爾大學任教33年。她精通5種語言,還寫了10本書。

回歸拉脫維亞

圖片版權 VAIRA VIKE-FREIBERGA
Image caption 回到拉脫維拉前,瓦伊拉在加拿大任教多年。

1998年,已經年滿60歲的瓦伊拉決定退休。

一天晚上,她突然接到了拉脫維亞總理打來的一個電話,讓她擔任一個新研究所的負責人。

因為總理想啟用一位熟知多種語言,並且理解西方思維的拉脫維亞僑民。當然,此人也要精通拉脫維亞本國文化。

瓦伊拉似乎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了。

但瓦伊拉回到拉脫維亞後不久,就身不由己的加入了總統競選角逐。

為了參加總統競選,瓦伊拉放棄了加拿大國籍。回到拉脫維亞8個月後,瓦伊拉就成為了該國歷史上首位女總統。

瓦伊拉的支持率一度曾達到了85%。

用瓦伊拉自己的話說,她對賺錢不感興趣。她只想把工作做好。

但拉脫維亞的一些報紙試圖尋找抨擊她的借口。他們稱瓦伊拉是個敗家子,過慣了西方奢侈生活等等。

瓦伊拉說,「這些純屬是捏造」。

出色外交家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再次連任總統

2004年,她在拉脫維亞加入北約組織和歐盟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

瓦伊拉外交出色,執政強硬。有人甚至把她稱為「鐵娘子」。

2004年,瓦伊拉曾到訪過中國,並重視對華政策,以及中國在國際事務中扮演的角色。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與美國前總統小布什在一起。

瓦伊拉表示,做女性有其優勢。比如,有一年在伊斯坦布爾的一次北約峰會上,由於瓦伊拉穿著高跟鞋,還要走石子路。於是,時任美國總統的布什挽著瓦伊拉,兩人邊走邊聊。

期間,瓦伊拉向布什表達了擴大北約的重要性,而且表明了拉脫維亞參加北約的決心等。

與此同時,瓦伊拉也利用這個良機盡量為拉脫維亞做宣傳。

瓦伊拉連任兩屆總統,2007年才結束了其總統生涯,那時她已將近70歲。

卸任後,她與他人一起聯合創辦了馬德里俱樂部 (Club de Madrid)。該組織是一個國際非營利機構,總部設在西班牙馬德里,旨在推進民主和國際社會改變。

她特別關注女性權益問題。年輕時的性別歧視經歷讓她念念不忘。

但瓦伊拉知道,爭取男女性別平等的運動遠沒有結束,仍然任重而道遠。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