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女性希望通過DNA證明生父是強姦犯

Image caption 維姬(Vicky,化名)說,她的出生就是犯罪證據。

一名因強姦受孕而出生的英國女性希望其生父在「無受害人起訴」中被繩之以法,這是此類案件中的首例。

維姬(Vicky,化名)說,她母親在不到法定年齡時被一個30多歲的家庭朋友強姦。

維姬說,她的出生就是犯罪證據,她希望通過DNA(脫氧核糖核酸)檢測來證明生父的非法性行為。

英國的西米德蘭茲郡警方(West Midlands Police)表示,法律不承認維姬是受害人。

維姬來自伯明翰,她在1970年代7個月大時被人收養。18歲後,她開始尋找生母。她從一名社會工作者和其社會服務記錄中發現,她的出生是強姦受孕的結果。

在接受BBC維多利亞·德比郡(Victoria Derbyshire )節目採訪時,維姬說:「我的母親當時才13歲,還是個女學生,生父是家裏的朋友,當時30多歲。」

「有記錄顯示,我母親去他家照看孩子時,被他強姦了。文件中有七處說這是強姦。」

「記錄上有他的名字和住址,社會服務機構、警察和衛生工作者都知道,但什麼也沒做。」

「這讓我感到憤怒,為我的母親感到難過。」

「活著的犯罪現場」

維姬設法與生母團聚,她稱這一刻「非常超現實」。

幾年後,吉米·薩維爾(Jimmy Savile)醜聞曝光後,媒體開始報道歷史上的性侵案,維姬決定行動起來。她一直認為,其生父沒有被起訴是不對的。

「那時我想,'我有DNA證據,我自己就是活著的犯罪現場。而且犯罪行為都寫在文件裏了。公眾肯定會認真看待的。」 

「我想讓他承擔責任,為我媽媽討回公道,也為自己討回公道。他的選擇影響了我的一生。」

維姬的母親不想再經歷這樣的折磨,最初也被警方說服決定不再報案,但她支持女兒。

維姬希望警方認真考慮,所謂的「無受害人起訴」是否意味著,與未成年人髮生性行為就是法定強姦罪。她說警方可以使用DNA和出生證明來確認年齡。

根據當地皇家檢控署(The Crown Prosecution Service),官方將「無受害人起訴」稱為基於證據展開的起訴,可用在家庭虐待或強姦案件中,即便受害者撤回或拒絶發表聲明,但如果仍符合公眾利益,就可基於證據進行起訴。

但維姬表示,警方、社會服務機構、律師和國會議員都告訴她,她「不是受害人」,無法提起訴訟。政府將受害者定義為因犯罪而遭受情感、身體或精神傷害的人。

「那場犯罪令我存活至今,一生都被它支配,但沒有人覺得我是受害者。我活著,它證明我是兒童強姦犯的孩子,卻沒有人在意這個事實」,她說。

Image caption 工黨議員傑西·菲利普斯(Jess Phillips)

伯明翰亞德里(Birmingham Yardley)的工黨議員傑西·菲利普斯(Jess Phillips)說,因強姦受孕而出生的孩子「絶對」應該被視為受害者。「這種情感無疑會影響一個人、他的人際關係和生活,並且影響對自我的感知。」

「我認為這個論點站得住腳,說明不需要是直接受害人就可以起訴。我們絶對不會說,在家庭暴力中,沒有遭受暴力本身的孩子不受犯罪行為的影響——我認為影響是一樣的。」

維姬戴著隱蔽攝像機,追蹤到一個可能是他生父的人,記錄下了他們的談話。

她說,他沒有否認,但也沒有證實與她母親發生過性關係。「這可能是史上少有的存在確鑿DNA證據的案例。」

「我希望警方要求檢測DNA。希望警察和社會服務部門為過失而道歉,並從中吸取教訓。我希望重新審視受害者的定義。」

菲利普斯表示,這起案件絶對符合公眾利益,因為涉嫌行兇的人還活著。「那些多年來被指控的施虐者不會無故消失,這些人對社會是一種風險。不管虐待行為發生在多久以前,受害者都應該得到公正對待——當局保護人民安全是首要任務。」

維姬說:「這段經歷幾乎把我打倒了。被收養過程中遇到很多困難,而這種創傷也已經影響到了我生活的方方面面。」

「但我會堅持下去,因為我知道這是錯誤的。我要伸張正義。」

西米德蘭茲郡的警察公共保護部門負責人、總警司皮特·亨裏克(Pete Henrick)表示,警方沒有低估維姬受到的心理影響。

他說,警方沒有1975年指控強姦的記錄,因此也沒有調查記錄。當維姬在2014年去找警方時,被指為受害者的人(維姬生母)不願合作。

一份聲明稱:「鑒於此,她問自己能否被確認為受害者,以及基於這些理由,此案能否進展下去。」法律不承認在這種情況下她是受害者。BBC聯絡當地皇家檢控署,他們說不支持檢控。

他們說,「我們當時的專業標凖署(Professional Standards Department )和獨立警務投訴委員會(Independent Police Complaints Commission)都仔細研究了案件的處理方式,雙方都認為警方的行動和結論是恰當的。」

伯明翰市議會表示:「自2018年4月以來,伯明翰兒童信託基金一直在為伯明翰的兒童提供社會關懷服務。從那以後,我們再也沒有和『維姬』聯繫過。」

「當然,如果她覺得有價值,我們很高興見面。現在處理兒童指控和傷害事件的方式與1975年的情況大不相同。如果見面,我們會很樂意和她討論這個問題。」

2019年8月5日更新:根據西米德蘭茲郡警方提供的最新信息,本報告已經修訂。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