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冰川死亡案 冰島銘記消亡融滅的古老風景

紀念冰川"OK佳庫"( Okjokull)的銅匾。 圖片版權 Rice University/Dominic Boyer/Cymene Howe
Image caption 紀念冰川「OK佳庫」( Okjokull)的銅匾。Ok是火山的名字 ,「佳庫」(jokull)在冰島語中是冰川的意思。

8月18日,星期天,在冰島人們為痛失700歲高齡的OK佳庫而共同哀悼。OK佳庫,在冰島享有盛名。它,是一個古老的冰川,幾百年來曾是無數人每天面對的美麗風景,如今卻「英魂不再」,只有銅匾為證。

被簡稱為OK的這座冰川,科學家在2014年宣佈它正式死亡,因為它已經沒有了足夠移動的厚度。曾經的巨大冰川,只剩下不大的冰塊,仍然覆蓋在火山口上。

冰島為OK冰川的「離世」舉行紀念儀式,放置一塊銅匾,上面寫道:

致未來的一封信:

Ok是第一個痛失冰川地位的冰島冰川。未來200年,我們所有的冰川預計都將走它一樣的道路。這個紀念牌匾就是為了承認我們知道目前正在發生的情況,承認我們知道需要做些什麼。如果我們曾經有所作為,Ok冰川你不會消失。

2019年8月

二氧化碳濃度百萬分之415

「墓誌銘」

參加紀念儀式的有冰島總理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爾( Katrin Jakobsdottir,)以及環境部長和前愛爾蘭總統瑪麗·羅賓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冰島的數百個冰川都在消融。

在冰島總理致詞之後,哀悼者一起登上位於首都雷克雅未克東北方向的這座曾被OK冰川覆蓋的火山,在那裏放下這塊銅匾。

這封信,由冰島著名作家安德利·馬格納森(Andri Snaer Magnason)撰寫,在日期之後,特別標注了全球空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百萬分之415(ppm)。

參加紀念儀式的有冰島總理卡特琳·雅各布斯多蒂爾( Katrin Jakobsdottir,)以及環境部長和前愛爾蘭總統瑪麗·羅賓遜。

在冰島總理致詞之後,哀悼者一起登上位於首都雷克雅未克東北方向的這座曾被OK冰川覆蓋的火山,在那裏放下這塊銅匾。

這封信,由冰島著名作家安德利·馬格納森(Andri Snaer Magnason)撰寫,在日期之後,特別標注了全球空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百萬分之415(ppm)。

圖片版權 NASA Earth Observatory/EPA
Image caption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衛星圖像,顯示Ok佳庫冰川在1986年(左圖)和如今2019年所剩殘骸(右圖)。

馬格納森向英國廣播公司BBC表示,「你要設想一個不同的時間段,你不是在紙上寫字,而是在銅上寫。你就開始想真的會有人在300年之後去到那個地方讀這段文字。」

「這是一個重大的有象徵意義的時刻。氣候變暖是一個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的問題,我認為這個銅匾背後的理念就是要擺放這麼一個警示,提醒我們史無前例的事件正在發生,我們不要將它們常態化。我們應該立即腳踏實地開始行動,告訴世人說,這個冰川已經不復存在了,這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宣佈死亡

奧杜爾·斯歌德森(Oddur Sigurdsson)是冰島氣象局的冰川學家,正是他在2014年宣佈了Ok冰川的死亡。

過去50年來,他一直為冰島境內的各大冰川拍攝照片。2003年,他注意到,Ok冰川上的雪還沒來得及結冰就融化了。

他說:「最後我覺得冰川怎麼那麼低了,就去上面查看了。我是2014年去的。當時冰川就已經不再流動了,它的厚度不夠,已經不再是活的了。我們把那種情況稱為死冰。」

據這位冰川學家的解釋,當冰川積聚了足夠的冰,壓力會推動整個冰川移動。

他說:「這就是冰川和非冰川之間的界限所在。冰川需要大約40米至50米厚才能達到壓力限度。」

圖片版權 Josh Okun
Image caption 覆蓋在火山上的OK佳庫(Okjokull)冰川,這座火山位於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東北方向。

2014年,當冰川學家斯歌德森前往Ok冰川調查時,曾有一家冰島媒體一同去報道冰川已死,但斯歌德森說,當時的報道「沒有引起多少人注意」。

他說:「我當時覺得有點意外,因為冰川在人口稠密的地區是可以看到的,而且從冰島環島公路的很多地方也可以看到。而且因為這個冰川的名字很特別,所以絶大部分的兒童也都知道它。」

來自美國德克薩斯州萊斯大學(Rice Univerisity)的兩位人類學家西敏·霍維教授(Cymene Howe)和多米尼柯·鮑耶爾(Dominic Boyer)教授2018年製作了一部紀錄片,講述Ok冰川的消失,他們在拍攝期間有了這個紀念牌匾的想法。

霍維教授向BBC表示,「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有關冰川的故事,告訴我們現在地球上所有地方冰川都面臨的災難性的變化,然而這樣的故事卻不怎麼為人所知。所以我們想拍攝紀錄片的原因之一,就是要讓這一冰川消亡的現象更加引人注意。而放置一塊銅匾,正是引人注意的一種。」

圖片版權 Josh Okun
Image caption 來自美國萊斯大學的兩位教授和學生一起到消融的冰川上為銅匾安置儀式做凖備。

鮑耶爾博士也表示:「人們切實感受到了失去冰川的惋惜,而銅匾則銘刻人類的所作所為,人類的成就和重大事件。冰川消亡,也算是人類的成就吧,儘管這樣的成就很令人懷疑,但畢竟是人類造成的氣候變化導致了冰川的消融。」

「Ok並不是世界上第一個融化的冰川,以前已經有過很多其他比較小型的冰川融化了,但是現在像Ok這種大小的冰川開始消失,那麼不久以後就會有更加大型的冰川,那些為人熟知的冰川也會受到威脅。」

在冰島內外,冰川是很有文化蘊意的象徵。在冰島西部冰川蓋頂的火山斯尼弗斯佳庫(Sneafellsjokull),是法國著名科幻作家儒勒·凡爾納(Jules Verne)所寫的《地心歷險紀》(Journey to the Centre of the Earth)中的重要場景。書中人物正是從這個火山發現了一條通道,直達地球核心。而這個冰川,現在也在縮小。

「我們以前知道的那個世界,我們記住的那些永恆不變的事實,現在都已經變了。」

冰川學家斯歌德森在公元2000年曾統計了一下冰島的冰川總數,發現共有大大小小300多個。到2017年,其中的56個較小型的冰川已經消失不見了。

他說, 最古老的冰島冰川蘊藏了冰島民族的全部歷史。「我們需要在他們消失前找回這些歷史。」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