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俄羅斯三姐妹聯手殺父折射出的俄國社會分裂與爭議

三姐妹克雷斯蒂娜(Krestina)、安吉麗娜(Angelina)和瑪麗亞(Maria)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三姐妹18歲的安吉麗娜(左)、17歲的瑪麗亞(中)和19歲的克雷斯蒂娜(右)

2018年7月的一天,居住在莫斯科的一家三姐妹合作,親手殺死了正在熟睡中的父親,57歲的米哈伊爾·卡查杜亞恩(Mikhail Khachaturyan)。

事發後,三姐妹對罪行供認不諱。目前,她們受到謀殺指控,正在等待審判。

但是,這三姐妹為什麼要對睡眠中的親生父親下此毒手呢?這其中又有什麼隱情呢?

目前,俄羅斯調查人員已經證實,死者生前常年對這三名少女進行身心摧殘。

這一事件也成為俄國媒體和社會輿論熱議與爭論的焦點之一,同情和反對派都大有人在。

迄今為止,已經有超過30萬人在一份請願書上簽名,要求釋放這三姐妹。

事發過程

去年7月的一天,米哈伊爾把三姐妹克雷斯蒂娜(Krestina)、安吉麗娜(Angelina)和瑪麗亞(Maria)分別單獨召喚到他的房間。

他先是斥責她們沒有把公寓打掃乾淨,然後還用胡椒噴霧劑噴她們的臉。

痛斥完畢,這位父親開始睡覺。但他始料未及的是多年的虐待,終於被這一導火索所引爆。

這三個女兒聯手,用刀、錘子和胡椒噴霧劑朝他的頭部、脖頸以及胸部連砍再砸,將其殺死。

米哈伊爾的身上共有30多處刀傷。父親死後,三名女兒打電話報了警,警察當場逮捕了她們。

調查人員發現,米哈伊爾生前長期對三名女兒實施家暴。他不僅對她們進行精神折磨和摧殘,同時還對女兒有性侵行為,並把她們當家奴對待。

家庭暴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集會者要求釋放三姐妹。

這一案件很快引起俄國社會輿論的熱議和反響。人權活動人士為三姐妹辯護說,她們不是罪犯,而是受害者。因為她們被逼無奈,才採取這種絶望舉動。

但問題,俄羅斯法律中沒有保護家暴受害人這一說。

根據俄國2017年的一項新法,如果家暴犯罪人對家人施暴,但傷勢較輕,不足以住院治療的話。施暴者只面臨罰款或是兩周監禁處罰。

俄羅斯警方通常也只把家暴視為「家庭問題」,不予重視。因此,不提供任何幫助。

隨著案件的展開,人們還得知,這三名姐妹的母親過去也是米哈伊爾家暴的受害者。

多年前,她曾就此向警方求助過,但沒有任何證據顯示警察對此採取過行動和措施。

就連米哈伊爾的左鄰右舍也都是他的受害者,對他十分懼怕。

案發時,三姐妹的母親已經不跟他們住在一起。米哈伊爾還禁止三個女兒與母親有任何接觸。

辦案人員在經對這三姐妹的心理評估後認定,她們生活在一種獨立無緣的環境中,並具有創傷後壓力綜合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症狀。

有預謀謀殺還是正當防衛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三姐妹的母親也是家暴受害者。

儘管證據充分,但這三姐妹的案件評審工作卻進展緩慢。雖然她們目前已經不再受到監禁,但她們受到許多限制:包括不能接受記者採訪,甚至不能相互通話。

檢控方堅持三姐妹是有預謀的謀殺,稱她們協調行動。她們的動機是為了報復父親。

如果被判有罪,她們將面臨高達20年的監禁。

但是,為三姐妹辯護的律師說,三姐妹殺父實際上是一種自衛行為。

俄羅斯法律中確實有相關規定。自衛不只局限為面臨即刻危險時,如果遭受「持續的犯罪傷害」,例如在被扣押成為人質時受盡折磨的狀況下反抗也算自衛。

所以,三姐妹的辯護律師稱,這三姐妹的情況正是如此,並呼呼釋放她們。

調查已經證實,死者生前的確長期對女兒實施家暴和性侵行為。因此,辯護律師希望能夠撤銷此案件。

同時,人權活動人士和許多俄羅斯人希望能就此改變俄國的法律,為家暴受害人提供更多的幫助和支持。

雖然沒有具體數據顯示到底有多少俄羅斯女性是家暴受害者,但人權活動人士估計,家暴現象在俄國十分普遍,每四個家庭就有一家發生過家暴。

一些專家說,俄羅斯監獄中所關押的女性謀殺犯中,有高達80%的人是由於正當防衛殺死了施暴者。

反對聲音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安吉麗娜出庭接受審訊

但不是所有人都對莫斯科三姐妹報以同情和支持態度。在一些比較保守的地區,一些俄國男性組成了一個叫「男性之國」的協會。他們在社交媒體上擁有15萬成員。

該協會推崇「父權制」和「民族主義」兩個主要價值觀。他們組織了「把謀殺犯繩之以法」的宣傳活動,並呼籲不要釋放這三姐妹。

莫斯科三姐妹的故事還被改編為戲劇表演節目。

今年6月,女權主義者以及活動人士還在莫斯科組織了三天集會,目的就是能讓公眾對此放心地發表看法,並期望媒體不要忘記這一事件。

女權活動人士謝連科說,「家庭暴力是俄國家庭生活現實的一部分。我們可以對它置之不理,但它會影響我們每個人的生活,即使我們本人並不是親身受害者」。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