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陰影下的小伙伴:左右搖擺的巴拿馬

巴拿馬運河四號橋示意圖(巴拿馬公共工程部提供) 圖片版權 Panama Government
Image caption 巴拿馬運河四號橋示意圖(巴拿馬公共工程部提供)。

中美貿易戰日趨白熱化,作為兩國主要海運通道的巴拿馬運河,大量滿載中美商品的巨型貨輪正從通行運河的排班表中消失。運河第二大用戶中國排名由僅次於美國的第二位滑至第三,美國仍然穩居榜首。

巴拿馬新總統勞倫蒂諾‧科爾蒂索(Laurentino Cortizo)7月1日宣誓就職,2017年6月13日與北京建交後,兩國關係受投資不如預期及運河通行費收入銳減等實質利益衝擊,巴拿馬的天平明顯開始向華府傾斜。 正值政權更迭的巴拿馬被推上太平洋兩岸交鋒的風頭浪尖,深陷選邊站的尷尬局面。

貿易戰影響運河收入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中國遠洋運輸公司旗下的集裝箱貨輪停靠在巴拿馬運河附近海域。

巴拿馬運河管理局行政長官荷黑路易斯‧吉哈諾在8月15日公布會計年度資料,美國經運河運往中國的大宗穀物、液態天然氣與石油副產品明顯下滑,運河通行費減收2760萬美元。同時中國運往美國東海岸的機械、五金、電器與家具船隻通行費也減收220萬美元。

中美貿易商品過河減收的2980萬美元,相較全年度總收入32.39億美元雖僅佔0.92%,但卻是2016年6月運河第三套超大型船閘投入使用後,收入連年上漲趨勢首度出現警訊。

運河前三大用戶排名因此齣現波動,長期穩居第二位的中國首度被日本擠下,排名第三。但美國仍佔總通行噸位的6成,中國僅佔約2成。

中美間選邊站困難抉擇

新總統就職當日,科爾蒂索接受唯一外媒美國有線電視網西班牙語頻道專訪,回應中美貿易爭端戰雲密布下,巴拿馬如何在兩大運河主要用戶和投資國間做出抉擇。

科爾蒂索回應謹慎。他說:「中國曾是運河的第二大用戶,現在是第三大用戶,但美國仍高居首位。」

兩年前巴中建交,北京宣稱將投資25億美元創造就業;巴拿馬也以拉丁美洲物流中心及海運樞紐優勢,以領頭羊身分推動「一帶一路」向拉丁美洲延伸,期望帶來雙贏的局面。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科爾蒂索表示,巴拿馬身處中美兩個大國之間,政府將謹慎應對。

不料承包大型工程延宕後政府被迫追加預算,反而成為預期外的負面教材。

科爾蒂索提醒,巴拿馬與美國維持歷史性的戰略關係,150家美國企業共投資70億美元,對就業與經濟做出明顯貢獻。他歡迎外國對巴拿馬投資,但必須以正當手段取得合同。

利益考量

新政府接手一個半月後,150年歷史的《巴拿馬星報》,以「新政府對華關係踩煞車」頭條,點出「胡安卡洛斯‧巴雷拉總統任內,巴拿馬與中國關係中顯現的動力和活力,在勞倫蒂諾‧科爾蒂索執政37天裏已經放緩」。

在野黨的《巴拿馬美洲日報》也以「科爾蒂索總統表明巴拿馬不會對中國唯命是從」為題,指出新總統對巴拿馬與中美兩國關係的重新定位。

相較於上屆政府重中輕美的經貿與外交策略,科爾蒂索卻在就職2周後出訪紐約與銀行界及金融評比組織負責人會談,帶回約20億美元的優厚貸款。

雖然巴拿馬外長亞歷杭德羅·費雷爾對媒體報導公開闢謠,但並未緩解各界對巴中新關係的關注。

巴拿馬商工部長拉蒙‧馬丁涅斯透露,前政府與中國展開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將放緩;值得注意的是新政府就任至今,尚未宣佈新任首席談判代表人選。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自由區中國投資存疑

位於巴拿馬大西洋岸運河港口城市的同名「科隆自由區」成立於1948年,是美洲最大和全球第二的貿易轉口中心,一向被視為巴拿馬運河、金融中心並列的三大基柱。

該自由區用戶協會主席丹尼爾‧羅哈斯在當本地電視台節目中指出,科爾蒂索總統就職後全盤檢討其前任巴雷拉2014-2019年執政時與中國簽署所有25項協定之際,中企在該自由區幾乎完全停擺。

羅哈斯提及用戶協會出面組織企業家與中國企業交流與推廣雙方貿易,但參與的巴拿馬企業家獲致的一致結論是:「不要期待對方感激和回報。」

羅哈斯提醒科爾蒂索總統,睜大眼睛看看中國在巴拿馬的投資。中方在太平洋岸阿瑪多的工程進度緩慢,在科隆近郊的瑪格麗特島港口(中國嵐橋集團)工程更已經停擺。

在此同時,中資正在鄰國哥倫比亞太平洋岸推廣修建一個包含港口、加工區、倉儲甚至連外鐵路的開發區,用以替代巴拿馬運河主要港口。藉此向科爾蒂索施壓,換取自身的最大利益。

新政府向美國釋出善意

科爾蒂索總統修補上屆政府「輕美重中」的動作,包括8月7日破例親率外交部長與衛生官員登上美國海軍「舒適號」(USNS Comfort)醫療船,親自表達慰問與謝意。

美國海軍「舒適號」醫療船13日結束親善訪問駛往下一站哥倫比亞,為委內瑞拉難民提供亟需的醫療。南美玻利維亞左翼總統埃沃‧莫拉萊斯批評該醫療船拉美11國之旅是「隱性侵略」行徑。2018年下旬,中國海軍「方舟號」醫療船同樣到訪拉美多國,提供同性質人道醫療服務。

中資承建大橋停建警訊

巴中建交後,作為「一帶一路」進入拉丁美洲的門戶,「巴拿馬運河四號橋聯營體」在2018年7月贏得運河第4座公路鐵路共用大橋14.2億美元設計與建造合同,由中國交通部建設公司(CCCC)與中國港灣工程公司(CHEC)聯營體中標。

銜接巴拿馬城與西郊衛星城市及泛美公路的新橋,是中資企業迄今在拉美贏得金額最大的大橋。

新政府就職月餘,巴拿馬財政經濟部預算局局長卡洛斯‧岡薩雷斯宣佈,四號橋預算被挪用償還過去兩屆政府積欠農民及教師的款項,2019年預算不包含該橋專款。

巴拿馬公共工程部長拉斐爾‧薩邦赫出面滅火,聲稱預算做出調整後,30天內大橋將恢復動工,但一周後又變更說詞,表示受地質與水文探勘結果影響,正待環境部最後審核拍板,但保證大橋工程不會停擺。

投標過程被質疑

建橋經費撲朔迷離之際,巴拿馬國會公共設施與運河事務委員會緊接著於8月23日傳召四號橋聯營體代表,詢問有關招標、得標及設計變更等11點疑問。委員會將在15個工作日後提出報告,作為國會建議政府採行相應措施的參考。

巴拿馬執政的民主革命黨掌控了國會,推動調查的該黨資深議員克里斯皮亞諾·阿達姆斯澄清,不樂見工程夭折,僅是要向選民交代投標的合法性。

圖片版權 BBC CHINESE
Image caption 中國駐巴拿馬大使館

阿達姆斯指控,這家中資集團的成員在幾個國家都有向官員行賄的記錄,甚至被世界銀行列入黑名單。 他質疑該巨額合同在前任總統胡安卡洛斯‧巴雷拉任內獲得快速授權,甚至在卸任前2個月撥出6700萬美元預付款。

中資大橋項目負責人馬里奧·蒙特馬約爾回應,被媒體刻意用來質疑該工程的信息,未經查證與核實。

聯營體法律顧問詹妮弗·克羅斯頓對行賄指控提出反駁,因為對其中一家中企的禁令早已在2017年失效。她建議委員會在提出相關質疑前應該進行詳細調查,而不是聽信道聽途說。

中美外交戰

巴拿馬運河四號橋由中資聯營體中標後兩個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對巴拿馬進行了事先未公布的閃電訪問。

蓬佩奧對隨行媒體透露,與巴雷拉會談除了談及古巴和委內瑞拉局勢外,同時提醒巴拿馬警惕中國利用投資擴張影響力。

北京駐巴拿馬大使魏強此後以罕見的語氣提出反駁,強調捍衛中資企業在巴拿馬的合法權益。

2019年5月2日,巴雷拉再度主持大橋動土典禮,次日提前撥付6700萬美元作為設計及首期經費。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