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人民對決議會」 走險的英相和支招的軍師

約翰遜和卡明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AFP
Image caption 首相約翰遜和他的幕後大軍師卡明斯。

星期一(9月9日),英國議會的防止無協議脫歐法案在走完最後一道象徵性手續,獲得女王御准後,將正式生效成為法律。從提案到通過三讀走完上下兩院立法程序加蓋女王橡皮圖章,用了不到一周時間,可謂創下現代英國的議會立法速度紀錄。

與此同時,首相約翰遜宣佈,極具爭議的暫停議會從星期一(9日)晚開始,持續5周。約翰遜政府與議會的較量進入白熱化。

防止無協議脫歐法規定,最遲到10月19日,如果議會沒有投票通過任何與歐盟達成的協議,或同意無協議脫歐,首相約翰遜必須向布魯塞爾(歐盟總部)請求將英國脫離歐盟的最後期限再次延長,從10月31日延長到2020年1月31日。

這裏有必要提醒法案中的一個細節:法案特別明確必須是約翰遜本人親自寫信向歐盟要求延期,而且請求信的具體行文都已經寫在法案裏。

這對喊著「不脫歐毋寧死」口號住進首相府唐寧街10號的約翰遜來說,無疑是胯下之辱。

約翰遜表示,他「寧願死在溝裏」,也不會去向歐盟乞求延期脫歐。約翰遜一頭栽死在溝裏?不必拿他的話太當真。他曾發誓要把自己用鐵鏈子鎖在希思羅機場的跑道上來阻擋修建新跑道。這不過是打個比喻表表決心而已。

如果說打比方的話,約翰遜眼下倒是實實在在掉到了溝裏,而且是掉到了自己挖的溝裏。或許更凖確的說,是他的大軍師幫他挖的溝。此話怎講? 容我細說。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約翰遜高喊著"不脫歐毋寧死"接任首相,一再表示10月31日脫歐一天也不拖延,把話說絶了。

「傑里米,咱們來選一把」

回閃。上周二(3日)晚,一位一手拎個塑料袋,一手攥著個塑料酒杯,襯衫敞著領口的中年男子,在議會大廳外衝著一個白鬍子老頭高喊,「傑里米,咱們來大選吧」。

那個白鬍子老頭正是最大反對黨工黨領袖傑里米·科爾賓,他剛剛成功的領導多黨聯盟以328比301票在議會通過了防止無協議脫歐提案。21位保守黨「反叛」議員,包括兩位前財政大臣,投票支持工黨提出的這個議案。

科爾賓投完票走出議會大廳透口氣時碰上的那個中年男子,看到那一幕的人起初以為是一個喝醉了的遊客(議會大廈對遊人開放),他卻正是首相約翰遜的首席特別顧問,幕後大軍師多米尼克·卡明斯。

約翰遜接任首相第一天宣佈的第一個任命,不是財政大臣,也不是國防大臣,外交大臣,貿易大臣這些內閣最重要的角色,而是特別顧問卡明斯,約翰遜身後卡明斯第一個走進了唐寧街10號。約翰遜對卡明斯的器重和依賴可見一斑。這容我稍後細說。

Image caption 首相約翰遜(左)與反對黨領袖科爾賓(右)在議會激烈交鋒。約翰遜指責議會試圖阻撓英國人民實現脫歐意願。

「人民對決議會」

回到上周二晚的議會大廈裏。果然,議會復會後,約翰遜立刻宣佈提前大選,把大選日期定在10月15日,即他要在10月17日的歐盟峰會上面對歐盟領導人的前兩天。

約翰遜的英國首相夢十年懷胎,一朝分娩。還在「坐月子」的約翰遜卻連喊著要「再生」,要求提前舉行大選。首相的寶座還沒坐熱就自己要求重新選首相,這也算是英國脫歐難產逼出的怪胎吧。

看似匪夷所思,但實則是約翰遜的大軍師卡明斯從進入唐寧街10號的第一天起就在精心策劃的一個大計謀:「人民對決議會」。

約翰遜高喊著「不脫歐毋寧死」接任首相,一再表示10月31日脫歐一天也不拖延,把話說絶了。但是,前任特蕾莎·梅的政府脫歐脫了兩年多脫不出個名堂,議會爭吵不休四分五裂。約翰遜的政府已經沒有議會多數,議會在10月31日前達成任何共識的可能性為零。

但是,卡明斯的判斷是,在威斯敏斯特(議會大廈)的政治泡沫外,英國人民早就對脫歐膩煩透了。約翰遜振臂一呼要「以死了斷」,大大激勵了脫歐派選民的士氣。卡明斯認為,試圖說服留歐派是徒勞,也不必費力爭取猶豫不決者,只要能抓住2015年英國脫歐公投中支持脫歐的選票,就能畢其功於一役。特朗普在2016年美國大選中的意外勝出,顯然給了卡明斯啟示。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還記得約翰遜在脫歐公投競選中高喊的"收回掌控權","每周省出5千萬英鎊給英國公費醫療"的口號嗎?約翰遜前台呼口號,後台寫口號的正是卡明斯。

一箭三雕

宣佈提前舉行大選,約翰遜和他的大軍師卡明斯的如意算盤是一舉三得:

首先把反對黨描繪成人民公敵,首相不惜犧牲政治生命要實現脫歐,反對黨卻在千方百計地阻撓脫歐。

其次,清除保守黨內的異己勢力和脫歐絆腳石。9日晚21位保守黨「反叛」議員與反對派聯手投票通過防止無協議脫歐動議後,唐寧街10號隨即宣佈收回這21人的「黨鞭」,通俗點說就是開除他們的黨籍。

這21人中,有被稱為「議會之父」、議員任期最長的保守黨四朝元老,前財政大臣克拉克,有兩個月前還是財相的哈蒙德,有英國二戰首相丘吉爾的孫子索梅斯。宣佈一齣,議會嘩然,脫歐派選民拍手稱快的則大有人在。約翰遜此舉是要顯示,是議會在千方百計地阻撓人民的意願,他則要堅決清除脫歐道路上的一切絆腳石。

其三是金蟬脫殼,擺脫困境。無協議脫歐在議會得不到多數支持,前首相梅政府與歐盟達成的協議在議會也是一再受挫通不過,約翰遜要實踐如期脫歐諾言,只能通過大選以期獲得議會多數。拿到了議會多數,就可以通過投票否決已經通過的防止無協議脫歐法,金蟬脫殼。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科與約翰遜。約翰遜說他"寧可死在溝裏",也不會去向歐盟乞求延期脫歐。

掉進溝裏

卡明斯和約翰遜的如意算盤,如果從民調看,顯然是湊效的。儘管約翰遜出任首相以來第一次面對議會便全盤受挫,但最新民調顯示,保守黨領先反對黨工黨的勢頭卻有增無減,領先擴大到10個百分點。

約翰遜說,工黨領袖科爾賓兩年多以來一直吵吵要提前大選,現在我給你這個機會,你絶對不會不同意。

絶對不會發生的事真就發生了。工黨領導人科爾賓說,防止無協議脫歐法案成為法律還是不能讓人放心,一定要等到10月31日後,英國避免無協議脫歐成為事實,咱們再大選。

英國其它主要反對黨與工黨協調統一立場,一致表示直到確定避免了無協議脫歐後才同意大選。

英國的定期選舉法規定,只有在議會得到三分之二以上多數議員的支持,政府才能宣佈解散議會舉行臨時大選。

約翰遜掉進了自己挖的溝裏。我們有必要回過頭看看幫他挖溝的人,大軍師卡明斯。

Image caption 卡明斯拒絶出席英國議會調查英國公投競選違規行為的聽證會曾遭到批評。

「心臟之毒」

今年49歲的卡明斯,1994年牛津大學畢業後,「反歐盟」是他的執著追求。從領導阻撓英國加入歐元的「力挺英鎊」游說組織,到在2015年的英國脫歐公投中發起「投票離歐」競選運動,「脫歐」是卡明斯一心一意專注的「工程」。

還記得約翰遜在脫歐公投競選中高喊的「收回掌控權」,「每周省出5千萬英鎊給英國公費醫療」的口號嗎?約翰遜前台呼口號,後台寫口號的正是卡明斯。這就像美國特朗普2016年競選中高喊的「砌牆」、「讓美國重新偉大」之類的口號一樣,能否兌現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朗朗上口,過目不忘,一把抓住選民。

約翰遜今天能成為首相,他是脫歐公投中脫派領軍人物的功績是資本,幕後軍師卡明斯功不可沒。約翰遜對卡明斯言聽計從,絶對信任也就可以理解了。

但是,卡明斯在黨內外四面樹敵,被指飛揚跋扈,陰險殘酷,踐踏規則。

前財政大臣哈蒙德說,卡明斯本人連保守黨黨員都不是,有什麼資格策劃將多位在黨內受敬重,一生對黨忠心耿耿的議員一腳踢出黨外?哈蒙德聲言他不惜訴諸法庭,也要討回自己的黨籍。

有「溫和首相」之稱的前英國首相梅傑對卡明斯則聲色俱厲,把他直呼為「政府心臟裏的毒藥」,必須清除。

圖片版權 PA Media

前途未卜

俗話說,解鈴還須繋鈴人。首相約翰遜和他的軍師卡明斯如何能化險為夷,從自己設的套中金蟬脫殼?

如果能在10月31日之前與歐盟的談判取得突破,拿回的修改協議能在議會獲得通過,當然一切問題都煙消雲散,英國得以在最後期限前實現脫歐。但是,雙方卡殼的最關鍵問題,即北愛爾蘭邊境保障措施(backstop),約翰遜說必須取消,歐盟說絶對不能碰。歐盟稱約翰遜未能拿出任何可行的替代選擇。除非奇蹟發生,否則雙方的立場很難調和。

防止無協議脫歐法規定,最遲到10月19日,如果議會沒有投票通過任何與歐盟達成的協議,或同意無協議脫歐,首相約翰遜必須向布魯塞爾(歐盟總部)請求將英國脫離歐盟的最後期限再次延長到2020年1月31日。

約翰遜聲言他「寧可死在溝裏」,也不會去向歐盟乞求延期脫歐。話說到這個份上,約翰遜似乎只剩下兩條路:要麼被迫辭去首相職務,要麼以身試法,不惜冒進牢房的危險拒絶遵守法律。

約翰遜迄今沒有表示有辭職的打算。政府違法?即便是約翰遜和卡明斯有膽以身試法,但實際的可操作性也幾乎為零。

還有一條路,就是約翰遜自己對自己的政府提出不信任動議,獲得簡單多數即可宣佈解散議會舉行大選,繞過定期選舉法規定的三分之二多數的限制。

自己給自己投不信任票?聞所未聞,所以被稱為是約翰遜的「核選擇」。約翰遜情急之下會按下「核電鈕」嗎?

難以想像。不過,英國脫歐脫到今天,難以想像的事情已經不止一次的發生了。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