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海湖莊園中國籍「闖入者」監禁8個月

張玉婧 圖片版權 Broward County Sheriff's Office
Image caption 張玉婧

今年初擅闖美國總統特朗普私人住所海湖莊園的中國籍女子張玉婧,(周一)25日被判8個月監禁。由於張玉婧已被拘留7個半月,預料她將在本月內出獄,隨即會被驅逐出境。

33歲的上海商人張玉婧3月擅自闖入海湖莊園、對特工撒謊,她被捕時身上帶著多個帶有病毒的電子產品,引發她或是中國間諜人員的猜測。但由於她的行騙手法過於拙劣,許多專家認為她只是一個夢想跟特朗普家族建立商業關係的偏執遊客。在判決當日,張玉婧稱,她當時希望去海湖莊園見特朗普及其家人,「是為了交朋友」。

張玉婧從未被指控從事間諜行為,不過該案法官表示,非法侵入政府設施已是嚴重犯罪。

被判有罪

張玉婧9月被判非法進入禁區、向特勤人員作虛假陳詞的罪名成立。

「我當時是進入海湖莊園遊覽......我沒做任何錯事,」張玉婧在判決前對陪審員說,「這就是我所有想說的話,謝謝你們留心聽。」

據路透社報道,12名陪審團成員作出有罪裁決,張玉婧聆聽裁決後被帶離法庭,她露出禮貌的微笑,身上穿著兩日前受審時穿的私人服飾。

張玉婧闖入海湖莊園時對安保人員說,她凖備去俱樂部的游泳池,其後又改口說,她是去參加「聯合國華裔協會」的活動。當時,特朗普總統並不在海湖莊園。玉婧隨即被捕,事件引發張女可能是中國間諜、海湖莊園存在安保漏洞等爭議。

張玉婧被判有罪前幾個小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沒有聽說」任何張玉婧與中國政府有關的情況。「近期美方的懷疑太多了,」華春瑩表示,「美國一些人都可以成為科幻小說或者科幻電影的大師了!」她同時要求美方切實保障當事人的安全與正當合法權益。

中國媒體對於此案則相對沉默。今年4月,官媒《環球時報》引述學者稱,美國媒體放大拔高「中國人在美國的無意行為」,營造了華人的間諜嫌疑,顯示「當前美國對華敵意的增加」。本月此案開庭審判時,大多數中國媒體並未對此報道。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張玉婧被判有罪後被帶離法庭

「內褲門」轉折

張玉婧9月首次出庭時,作出讓人意想不到的發言。她指,監獄沒有為她提供內褲,導致她無法換回正常服飾出庭,該案的審判程序因而延後。這段「內褲門」插曲為原本就撲朔迷離的案件再添離奇波折。

她當日一早抵達法院時,依然穿著棕色囚衣。通常來說,嫌犯有權在上庭時穿著平民衣裝,因身穿囚衣可能給陪審員「嫌犯有罪」的第一印象。

出庭時,張玉婧通過翻譯告訴法官,監獄未能為她提供內褲,導致她無法換回平民服飾。「我沒法換衣,因為女性原因……我很尷尬。」張還說,她不知道為何她被帶到法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在這裏,我以為我的案子被取消了,」她對法官說。

法官因而延後控辯雙方挑選陪審員的程序,與律師們商討如何解決內褲引起的混亂。張玉婧最終換裝,穿上了原本在她酒店房內的私人衣物。

圖片版權 DANIEL PONTE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張玉婧(左一)數月前出庭素描

諸多不尋常之處

張玉婧在6月解僱了她的公共辯護律師,稱她希望為自己辯護。張通過翻譯表示,「我自己可以搞定。」

法官警告她,這是「非常糟糕的決定」。公共辯護律師目前仍在法庭上隨時候命,以防張改變主意。

圖片版權 DANIEL PONTET, REUTERS
Image caption 張玉婧數月前出庭素描畫像。

在開庭前的聽證會上,張玉婧有時無法以英語回答「是或否」的簡單問題,但有時卻能講近乎流利的英語。法官因而指責她在與法庭玩遊戲。

在出庭時,語言問題再次成為焦點。張玉婧稱她無法理解翻譯說的國語,因為她已經好幾個月沒說國語。法官回應稱:「你說中文,你來自中國。」

張玉婧拒絶與可評估她精神健康的心理學家交談。她在中國的家人此前對公共辯護律師否認張有任何精神疾病。

張玉婧被捕時,身上攜帶了帶有病毒的U盤和移動硬盤、4部手機與一台電腦。特勤人員在張的酒店房間搜出接近8000美元現金和偵察附近是否有攝像頭的裝置。

張玉婧是誰?

張玉婧自稱,她原本要參加在海湖莊園舉行的一個商業社交活動,特朗普的姐姐計劃出席該活動。但活動在原定舉辦日期的數天前宣佈取消。美國特勤人員相信,張玉婧知曉活動已遭取消。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戒備森嚴的海湖莊園

行為舉止怪異的張玉婧究竟是笨拙特工,抑或渴望靠近權貴的特朗普仰慕者?

香港《南華早報》和美國《邁阿密先鋒報》報導指出,來自上海的張玉婧出身平凡,大學畢業後從事金融工作,曾任基金經理,被捕時是一名商業諮詢師。張在上海擁有一台寶馬汽車和價值900萬人民幣的房產,她已付了將近一半的房屋按揭。

張玉婧似乎被特朗普的從商經歷鼓舞,希望成為白手起家的億萬富翁,認為與特朗普家族的接觸將為她帶來通往上流社會的門票。

相關報導指,張玉婧在收押期間共打了約280次電話,其中58次接通,她曾致電中國駐休斯頓領事館工作人員,還有許多佛羅里達州的商人。其中一位接到過張電話的美國商人指,張玉婧向他要錢,且提出很多法律問題,但他無法理解很多她說的話。

海湖莊園是特朗普的私人住宅及俱樂部,常作為特朗普與外國國家元首會面的場所,他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也曾在此會面,莊園安保涉及美國國家安全。然而,張玉婧面臨的控罪中並未包括間諜罪。多位美國專家稱,張玉婧企圖闖入海湖莊園的手法過於拙劣,她是中國政府職業特工的可能性低,但不排除她被人利用。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視頻:海湖莊園(馬阿拉歌莊園)的前世今生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