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的恐怖和初戀的純情:波蘭「安妮·弗蘭克」日記重見天日

Renia picture and her diary 圖片版權 Bellak Family Archives

熱妮婭·斯皮格爾(Renia Spiegel)被納粹士兵開槍打死時是1942年,那年她18歲,已經偷偷寫了3年的日記。

在波蘭東南部一個叫普熱梅希爾的地方,追捕猶太人的納粹士兵在一幢農舍的閣樓上發現了躲在那裏的熱妮婭。那時納粹已經佔領波蘭,猶太家庭都被趕到「猶太貧民窟」居住。熱妮婭是從一個這種監禁居住點逃出來的。

她的日記本裏記下了納粹入侵時的種種情景,描述了自己和親友們恐懼、絶望、悲哀的情感。

還有,熱妮婭當時情竇初開,愛上了一個小伙子。少女的熱戀和納粹佔領下的驚惶恐懼在日記本發黃的頁面交替出現。

《熱妮婭的日記:在納粹大屠殺陰影下求生的少女》(Renia's Diary: A Young Girl's Life in the Shadow of the Holocaus),多年來一直靜靜躺在銀行地下保險櫃裏。她的親屬最近才把日記的英譯本公之於眾。

熱妮婭和妹妹伊麗莎白(後改名阿麗亞娜) 圖片版權 Bellak family archive
Image caption 熱妮婭和妹妹伊麗莎白(後改名阿麗亞娜)無憂無慮的青春在二戰的硝煙中粉碎了

《安妮日記》

人們把熱妮婭稱作波蘭的安妮·弗蘭克,把她的日記跟《安妮日記》(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相提並論。

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是二戰期間納粹大屠殺的受害者,1945年死於猶太人集中營,享年15歲。

她出生在德國法蘭克福一個猶太人家庭,幼年時父母舉家遷居荷蘭躲避德國納粹對猶太人的迫害。納粹佔領荷蘭之後,安妮全家躲入父親就職的公司大樓裏的密室,後來有人告發,被納粹逮捕並關進集中營。

安妮13歲生日時收到的生日禮物中有一個日記本。日記從一個猶太少女的視角記錄了納粹統治時期的人和事,還有少女安妮的心路歷程和情感起伏。

1959年公布的一張安妮·弗蘭克的照片。
Image caption 安妮·弗蘭克因傷寒死於德國西北部的納粹伯根-貝爾森集中營,年僅15歲。

安妮開始寫她那本流傳後世的著名日記的那年,波蘭少女熱妮婭在藏身的閣樓上被前去搜捕的納粹士兵開槍打死。

安妮的日記從13歲到15歲寫了2年,熱妮婭的日記從15歲到18歲寫了3年。

安妮的日記是她父親奧托·弗蘭克的秘書偷偷收藏保存,戰後交還給奧托,1947年德語版《安妮日記》出版,1952年英譯版問世。

之後的歲月裏,安妮的日記全世界家喻戶曉,被賦予了超越時空的精神意義,進了各國的學校教材;她的名字出現在1999年《時代》雜誌「全世界最具影響力100人」名單上。

Renia Bellack 圖片版權 Bellcack family archive
Image caption 熱妮婭喜歡寫詩

熱妮婭日記

《熱妮婭的日記》英文版2019年9月19日在英國出版。

熱妮婭的妹妹伊麗莎白和母親是納粹迫害的倖存者。伊麗莎白後來改名阿麗亞娜。

她對BBC記者麗貝卡·瓊斯說,姐姐就像她的「代理母親」,

阿麗亞娜記得,姐姐生性安靜,非常愛思考,極聰穎,又非常善良,考慮周全,在學校負責一個文學項目。熱妮婭喜歡詩歌,憧憬成為詩人。

普熱梅希爾位於波蘭東南部,離烏克蘭不遠。

1939年,熱妮婭開始寫日記。她落筆之處,讀者可以聽到德軍空襲的轟炸聲,淒慘悲切的啼哭嚎叫聲,波蘭猶太人貧民窟令人窒息的氛圍和不時有猶太人家庭人間蒸發的詭異,還有東躲西藏的驚恐和緊張。

顯然,納粹的恐怖凶險也沒擋住情竇初開的熱妮婭和自己心愛的少年墜入愛河。男孩名叫齊格蒙特·施瓦爾澤(Zygmunt Schwarzer)。

她的筆下流出少男少女的初戀情歌。她和他初次接吻。幾個小時後,德軍佔領了她的家鄉。

熱妮婭全家和當地其他猶太家庭一樣,被德國人趕出自家居所,集中住到猶太區。

她有一天偷偷逃了出去,躲在一幢房子的閣樓上,被德國人髮現,當場擊斃。那是1942年,她18歲。


日記摘錄

1942年6月7日

我環顧四周,到處是血淋淋的殺戮。恐怖的屠殺。兇殺、謀殺。萬能的上帝,我無數次卑微地伏在您腳下祈求,幫幫我們,救救我們!主啊,求求您,讓我們活著吧。我要活著!我的人生才剛開始。我不想死。我怕死。一切都如此愚蠢、如此瑣細、無足輕重、如此渺小。今天我擔心自己長得醜,明天我或許就永遠停止思考了。


熱妮婭被打死之後,齊格蒙特在她的日記本上寫下了令人心碎的一頁,最後一頁。

他自己也進了奧斯維辛集中營,但活到了德國投降。他後來成了美軍軍醫。

1950年,齊格蒙特在紐約找到了熱妮婭的妹妹伊麗莎白和母親羅薩,把這本日記交給了她們。

震驚、悲痛之下,伊麗莎白拿著姐姐生前的日記淚如雨下,實在無法面對,就把它鎖進了銀行的保險櫃。

這本日記的出現「太讓人震驚了」,亞歷桑德拉說,她母親一直無法從姐姐被納粹打死的悲痛中解脫出來。

她的女兒亞歷桑德拉·貝拉克(Alexandra Bellak)對從未謀面的姨媽十分好奇。

2012年,她找人把熱妮婭的日記翻譯成英文。那時熱妮婭和伊麗莎白的母親已經去世。

她坦言:「讀了這本日記之後,我才覺得對這個美麗靈魂的深刻、寬闊和成熟有了一定理解。」

她覺得熱妮婭的故事應該與世界分享。

於是,就有了英語版《熱妮婭的日記:在納粹大屠殺陰影下求生的少女》。

.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