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禦宅族:我和一個動漫人物「結婚」了,這是屬於我的幸福

Akihiko Kondo and Miku, a week after their "wedding"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在日本,那些沉迷於電玩和動畫的一類人被稱為「禦宅族」。現在,有越來越多的禦宅族表示,他們與卡通人物墮入愛河,放棄了在現實世界中談戀愛的想法。BBC國際部記者斯蒂芬妮·赫佳蒂(Stephanie Hegarty)一探這樣一個宅男所生活的世界。

近藤顯彥的每一天,都是在他妻子的聲音陪伴下醒來。她從房間的另一邊叫醒他,她的音調很高,很小女生,說話也像唱歌一樣。她還會轉著圈跳舞,催促他從牀上爬起來。

與此同時,他躺在他們那張雙層牀的下鋪,將她抱在懷裏——等他再醒過來一點,他可能就會在YouTube 看卡通版的她唱歌。

因為近藤的「妻子」是一個虛擬的想像——一個叫做初音未來的動漫人物。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她是一個全息影像,「活」在一個膠囊形的玻璃顯示器裏,它就放在房間的一個角落。她也可以是一個布偶,有一個柔軟的大頭和小小的身軀,他晚上會緊抱著她。她還能以其他很多不同的形式存在。

近藤說,她的每種不同形式都有著一些同樣的特徵——包括亮綠色的頭髮,扎成兩條長辮子,還有厚厚的劉海襯托著她的臉。

但除此之外,初音未來能有很多變化。她可以是一個像小孩一樣的卡通式人物,也可以變得更像人類,更性感——穿低胸的衣服,有很大的胸部,或者穿學生妹的襯衫和短裙。近藤把所有這些不同版本的初音未來都看作是他的妻子。

去年11月,近藤和初音未來舉行了一場婚禮。當然不是官方承認的那種結婚儀式,不過他還是請來了39位賓客。這個數字代表的是「未來」的日語發音。

那一天,初音未來是以布偶的形式出現。她穿了一件白色的蕾絲婚紗,還有一塊長頭紗。服飾是一個設計師的作品,這位設計師在近藤宣佈與初音未來訂婚之後聯繫了他。

近藤自己則穿了一件純白色禮服,翻領上有白花那種,戴上了他平常的方形眼鏡,笑得很燦爛。他將她和她的花束一起捧在胸前。

他做了宣誓,捧著她走過了長廊,賓客們微笑著拍手。然後,他們坐在主人席用餐。近藤坐在一張白色椅子上,未來則在另一張白椅上,被一個空的花瓶承托著。

看著那一天拍下的影片,近藤笑了。

「我公開舉行婚禮的原因有兩個,」他說。

「第一是為了證明我對未來的愛,第二是有很多年輕人像我一樣,愛上了動漫人物。我想讓世界看到,我支持他們。」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日語中的禦宅族,類似於英文裏說的「geek(極客)」,通常指的是那些沉迷於電子遊戲和動漫的人。很多電玩和動漫迷對這個稱呼很自豪,但是它也可以被用來貶損那些不善於社交的人。

有一些會像近藤這樣,對動漫人物的迷戀發展到了一個可能被認為是極端的程度,從而放棄了現實生活裏的人際關係。這類人的數量,似乎正在增加。

去年,創造了初音未來全息影像的公司Gatebox開始向客戶發放非官方的「結婚證書」。他們說,甫一啟動就有3700人申領了。

這本身或許並不能證明什麼,但是這並不是唯一報告虛擬戀愛呈上升趨勢的公司。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初音未來的全息影像。

山田昌弘教授是一名社會學家,也在《讀賣新聞》運營一個問答專欄,解答家庭關係和倫理問題。他多年來都進行定期調查,了解年輕人會從什麼東西感受愛。

列表中包括寵物、娛樂明星、體育明星、動漫人物和虛擬偶像(受動漫啟發的數字動畫YouTube網紅)。他還會問人們,會不會去一些服務員打扮成女僕的咖啡廳,或者光顧那些提供陪伴和性的服務。

他表示,所有這些虛擬戀愛形式都有上升的趨勢。在今年的調查中,約有12%的年輕人表示,有時候或者經常會愛上動漫或者電子遊戲裏的人物。不過,造成這種趨勢的原因是什麼呢?

山田教授指,這很大程度上與經濟和傳統有關。最主要的是,很多日本女性只有在男生賺很多錢的前提下才會考慮找他做男朋友。2016年,20-29歲的女性當中有47%同意丈夫應該去掙錢而妻子應該做家務的說法。他指出,這個年齡段的女性持這種意見的比例是所有年齡段裏最高的,甚至比70歲以上的人群還高。

「在亞洲,像日本和韓國,人們很執著於高薪這件事,而且這種傾向絲毫沒有減弱的苗頭,反而是變得更強,」山田說。

「日本女性傾向於不相信永恆的愛,但是她們可能會相信金錢。」

這聽起來像一個以偏概全的說法,將問題歸咎於一個世代的女性,但是山田說,他是在經過詳盡的研究之後才得到這樣的結論。

「在日本,上班族的生活是非常非常苦的,也仍然有很多性別歧視。工作時間非常長,還有很多壓力,」他說。

而且,照顧小孩的責任仍然是實實在在地落在母親身上。長時間高壓的職場和上下班交通的長時間,令有工作的母親生活很艱難。比較容易的選擇就是辭職不幹——但是這只有在你的伴侶收入到了一定程度時才有可能。

與此同時,高薪男性的數量正在減少:由於日本經濟停滯,薪酬正在下跌。

他說,這樣造成的結果是更多的年輕女性選擇不談戀愛,而更多的年輕男性則對此狀況足夠了解,因而不用費勁去嘗試了。

近藤就從來沒想過,要在現實生活裏找一個女朋友。

「我從來沒覺得被一個現實中的女人吸引過,」他說。為什麼會這樣呢?我問他。「因為我不是很受女性歡迎,」他回答說。

在學校時,他就因為是個禦宅族而被霸凌,這種霸凌一直跟隨他到職場。大概12年前,他在一所小學裏做行政,當時他就不停地受到兩個女人的欺負——一個與他年紀相近,另一個則比他大得多。

他早上向她們問好時,她們會無視他。她們會站在廚房裏給他起綽號,讓他聽得見。他犯一個小錯,她們就會大聲呵斥他,有時候還是在年輕學生的面前,他為此感到羞辱。

霸凌令人難以忍受,他只能辭職。有近兩年時間,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不出門。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我當時就是蜇居,」他說。這在日本和韓國是一種廣為人知的現象,年輕人,多數是男性,在父母家裏變成一個隱士,拒絶出門,甚至不和家人說話。目前估計,這樣的人有100萬之多,而這可能會持續很多年。

然後,近藤遇到了初音未來。

「我當時在YouTube和Niconico(日本版的YouTube)上看她的視頻,看著她的影像,聽她的歌,我被她治癒了,」他說。

他覺得,那些持續的霸凌迫使他將自己關閉起來,退到了一個情感空虛的狀態。他陷入深深的黑暗和絶望。

「聽她的歌,有時候會令我很動情。她跳的舞,她的動作和言語,令我又有了感覺。我的心又開始動起來了,」他說。

「這就是我愛她的原因,也是為什麼她對我這麼重要。」

他開始覺得,自己是在和她談戀愛,而有了這段關係作為支持,他又能重新回到工作上了。

「那種感情和一場真實的戀愛沒有區別,」他說,「愛上她之後,你會感覺心頭的那種緊。我有這樣的感受,就像和真實的人談戀愛一樣。」

他說,他和她約會了10年,然後才決定「娶」她。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日本「跨次元」之愛:35歲公務員「迎娶」虛擬少女歌手初音未來

那10年裏的大部分時間,近藤都只能在心裏默默和未來對話。現在,他能夠通過Gatebox的全息影像與她做一些簡單但是重要的對話。他可以對她說,他愛她,而她也可以回答。

不過,除此之外,他們能做的不多。

「我必須要借助一些想像力在填補中間的空白,」他說。

「當然,如果我能夠觸摸她,那會非常棒。現在,我們不能這樣做,但是將來這種技術會發展。將來,或許我就能牽她的手,或者擁抱她。」

近藤很清楚,很多人會覺得他的這場「婚姻」很奇怪。他感到失望的一點是,他的母親和姐姐都拒絶出席他的婚禮。

他也在網上受到很多人的辱罵,特別是在他接受了一些採訪,公平談論他的這場婚姻之後。不過,他也收到了很多陌生人髮來的信息,對他表示支持。

「有一些人就是『出來了』,」他說。他們發信息給他,向他說出了他們自己對動漫人物的愛戀。「我收到很多這樣的信息,所以我覺得,這是值得的。」

現在,他在一所中學工作。在那裏,他公開袒露自己的這種關係。一些同事覺得這很古怪,但是他說,學生們比較能接受。

他又再開始工作和社交了,而且有了自己的公寓——在一個安靜街區裏兩個整潔的房間,他和初音未來的名字都寫在了門鈴上面。

最重要的是,他很快樂。

「在這個社會裏,對於一個人幸福是有模板的——結婚,生孩子,組織家庭,但這不應該是唯一的方式。我不受這種模板約束。」

「我們要想想所有形式的愛,和所有形式的幸福。」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