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太平洋神酒卡瓦能否帶火瓦努阿圖經濟

Kava being served at the Last Flight bar
Image caption 卡瓦是南太平洋國家很受歡迎的飲品

維拉港的一天下午,天氣一如既往的潮濕。這裏是瓦努阿圖的首都,這個島國在太平洋上,散落綿延幾百英里。

蟬在大聲叫鳴,蚊子在四處搜尋獵物。在一家臨時酒吧,一名萬那度女性將一勺渾濁的液體舀進一個塑料小碗裏。這種不明液體是卡瓦飲料,是卡瓦根碾碎後和水混合而成。卡瓦是生長於南太平洋島國的一種灌木植物。

「你必須一飲而盡……你的嘴巴和舌頭會開始麻木,」卡瓦專家文森特·勒博(Vincent Lebot)博士說。他來自法國,已經在瓦努阿圖居住了幾十年。我們問還會發生什麼。他輕笑道:「沒什麼了。」

酒吧正門上方有一盞燈,告訴客人裏面有卡瓦飲料。每天沽清後,那盞燈就會熄滅。

這家酒吧(當地稱為「nakamal」)店名叫作「最後一次飛行」,因為它就在機場的後面。酒吧很受工人的歡迎,他們身穿工作服和厚重的靴子,那裏非常寧靜,氣氛如同室外的啤酒花園。

但這裏不出售酒精,只有卡瓦飲料。 顧客將它一飲而盡,有時候喝完用水漱口以幫助清潔味道,然後吐出來。勇躉們說,這種飲品可以減少焦慮,有助於睡眠,甚至能給人帶來輕微的欣快感。批評者則說這是危險的,例如歐盟就禁止卡瓦。

圖片版權 Chris Morgan/ BBC
Image caption 文森特·勒博博士為瓦努阿圖農業部工作

「卡瓦是太平洋地區一種神聖的飲品,」勒博解釋說。在瓦努阿圖,傳統上卡瓦是酋長們在集會上探討地區事務時喝的。他們會用椰子殼裝上卡瓦,然後喝光。「酋長們會喝卡瓦,以便和祖先們交流,」他說。

最近它被大眾化了。許多瓦努阿圖家庭都很熟悉卡瓦,還會在家門外種植。女性一度被禁止飲用卡瓦飲料,在首都維拉港,它已變得越來越普遍。儘管在農村地區,部分女性仍然一滴不沾。

勒博希望,這種味道奇特,味道發酸,泥土顏色的飲品會在全球受到歡迎,還能為瓦努阿圖帶來急需的現金流。

卡瓦專家一直在為此做努力,但結果並不盡如人意。勒博解釋說,卡瓦提取物用作營養補充劑曾短暫流行,但被宣佈不安全後,現在被歐盟禁止使用。勒博堅稱,如果操作妥當,曬乾的卡瓦根研磨成糊狀後與液體混合,是「絶對安全」的。

他指出,紐約最時髦的街區最近新開了幾家卡瓦酒吧。所以,卡瓦酒真的具備全球吸引力嗎?

瓦努阿圖希望卡瓦產業走向專業化,但它面臨的其中一個問題是,卡瓦的種植不是常態。

圖片版權 Chris Morgan/BBC
Image caption 許多獨立種植者手工處理卡瓦根。

加拿大人丹·麥加裏(Dan McGarry)經營一家當地報紙,他也是一位卡瓦粉絲。他解釋說,大部分卡瓦供給都來自彭特科斯特島,人們「只是用砍刀」來種植這種植物。他說,鄰國斐濟近期發生颶風之後,對瓦努阿圖的供應需求增加,卡瓦價格由此上漲。

「卡瓦的受歡迎程度已經對這裏的農村經濟造成了相當大的影響,」他說。「你會看見當地人租用飛機將卡瓦運到維拉港。你還會看到人們帶上成捆現金去汽車經銷商那裏購買全新的卡車。」

但麥加裏表示,由於規模較大的種植商想要控制價格,這也導致了一些恐嚇和壟斷行為。

瓦努阿圖與卡瓦

瓦努阿圖位於斐濟和新喀裏多尼亞之間,由80多個島嶼組成。該國此前曾支持北京在南海的立場。這個南太平洋國家的人口大約有28萬,貧窮並且天氣極端。

卡瓦雖然常被稱為酒,其實不含酒精,而是用卡瓦胡椒(亦稱卡瓦醉椒)的根塊製作的飲品。卡瓦胡椒主要產於南太平洋島嶼國家。

卡瓦酒看似泥漿,飲用時,人口中會有麻痺感。一般人喝了會有身心放鬆,鎮靜催眠的感覺。

瓦努阿圖一名社區領袖安妮·帕科亞(Anne Pakoa)也有其擔憂。「你會發現卡瓦正在摧毀一些家庭。女性也在喝它,一些卡瓦酒吧已成為賣淫的中心。它會導致嗜睡,皮膚乾燥,如果人們喝得太多,他們受到卡瓦酒的影響四肢無力,無法支配。」

帕科亞說,有些家庭成員甚至不管孩子,就去喝卡瓦酒,家裏的房子還起火了。 她說:「卡瓦現在造成許多問題。它的飲用已經從儀式需要變得日常化。」

最近隨著澳大利亞政府放鬆對卡瓦酒的進口限制,瓦努阿圖的許多農場已經開始提高產量。

圖片版權 Chris Morgan/BBC
Image caption 尼科爾·帕拉利尤經營一家卡瓦農場,但她聲稱自己從未喝過這種飲品。

尼科爾·帕拉利尤(Nicole Paraliyu)向我們展示了她管理的農場,那是一大片填海土地,周圍是茂密的熱帶雨林。 這個農場過去主要產檀香木,但最近也開始種植卡瓦。帕拉利尤說,像這樣的農場很可能為當地人提供他們急需的收入。

「人們可以留在島上而不是去海外尋找工作,」她說。

我們在農場卡瓦儲藏室附近躲過了一場熱帶暴雨,儲藏室裏堆滿了正待晾乾的卡瓦根,有一股強烈的氣味,就像發霉的姜。

那麼,她有沒有嘗試過卡瓦酒? 「不,一次都沒有,」她笑著說。

回到勒博博士在瓦努阿圖農業部的實驗室,他向我們展示了一系列藥水和提取物,並談到這種植物一些已知的抗焦慮功效,甚至是控制食慾方面的作用。他的設想是,將卡瓦根研磨成粉末出售,可以與水混合併加以過濾製成飲料。

Image caption 勒博博士研究多種卡瓦製品

「卡瓦在世界部分地區不合法是很不公平的事,」他說。「瓦努阿圖可以生產高質量的卡瓦,這對我們很重要。但它被誤解了。」

回到「最後一次飛行」酒吧裏,丹·麥加裏同意這種觀點。「我們很難爭辯卡瓦對農村島嶼經濟產生的轉型影響是好是壞。它只能被視為一件好事。」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