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黃之鋒、何韻詩能否成功游說美國

黃之鋒與何韻詩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黃之鋒與何韻詩在美國國會作證

香港民主運動人士黃之鋒、何韻詩等周二(17日)在美國國會作證,呼籲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主持聽證會的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預期,國會下周即會討論該法案,並很可能高票通過。多位華盛頓的中國觀察家則對法案對解決香港問題的幫助持謹慎保留態度。

黃之鋒:「香港已接近一國一制」

對黃之鋒來說,美國國會並不陌生。從2015到2017年,他每年都赴華盛頓作游說,曾多次在國會就香港民主自由現狀作證。黃之鋒17日表示,他上次參加國會聽證會是在2年前,當時他形容一國兩制已變成「一國1.5制」,而到今時今日,香港無疑已接近「一國一制」,顯示北京「無法理解、更遑論管制一個自由社會」。

他說,6月他在獄中看到電視上播放遊行畫面,一度疑惑為何重播「雨傘革命」畫面,之後才意識到,香港人又回到了街頭,「這次帶著更大的決心。」

何韻詩:「年輕變成一項罪名」

提早兩日抵達華盛頓為聽證會作凖備的香港歌手何韻詩聚焦彌漫香港的白色恐怖,指香港如今「淪為警察城市」,「年輕就是一項罪名」,至今已有超過千名年輕示威者被捕。而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持續作出錯誤判斷,抱持傲慢態度,給予警察絶對權力,不惜代價鎮壓運動。

何韻詩指出,美國是自由和民主的象徵,這是美港分享的共同價值。她引用前第一夫人埃莉諾·羅斯福的名言為發言作結:人們通過直面恐懼獲得力量、勇氣和自信。「我們曾經畏懼沉默的結果,正因如此,我們現在無畏無懼。」

除了黃與何,證人還包括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昆陽、人權組織中國人權執行主任譚競嫦及政治學者加內特(Daniel Garrett)。7月1日衝擊立法會示威者中唯一公開身份的華盛頓大學學生梁繼平,以及香港眾志前立法會議員、正在耶魯大學讀書的羅冠聰也現身聽證會,坐在觀眾席第一排。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現場合唱《願榮光歸香港》

聽證會在參議院辦公室大樓舉行,雖然大會提供網上直播,一般只能容納四、五十人的會議室仍被擠得水洩不通,觀眾除了國會工作人員、記者和人權組織代表,還有許多中國異見人士、居美港人及曾在香港居住的美國人。有的觀眾穿著黑衣,戴上黑口罩,模仿示威者的打扮以示支持。

會議室外還排著二、三十人的隊伍,在香港住了6年的加拿大人Claude也是其中一員。雖然凖時到達聽證會,但他與來自香港的太太排隊兩個多小時,仍然無法入場,只好用手機收看網上直播。這沒有打擊Claude的滿腔熱情,他對黃之鋒的發言尤為讚賞,「年輕、有力、禮貌、切中要點」。

作為來自法語區的加拿大人,Claude說自己很能理解香港人的心情:「如果你不去爭取自己的權利,你的權利就會慢慢消失。」 加拿大的法語區長年拒絶被同化,要求保持自身文化。他對BBC說,不認為法案通過能夠拯救香港,但希望起碼可以起到幫助。

聽證會結束後,數名香港人唱起名為《願榮光歸香港》的示威主題曲,引起現場合唱。

音頻加註文字,

當《義勇軍進行曲》遇上《願榮光歸香港》

同日,華盛頓第一個聚焦香港的組織「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宣佈成立,其創立的動機是為香港人在華盛頓持續發聲,督促美國維護其在香港的利益。

雖然聽證會現場反應熱烈,但比起香港,當日美國議員、媒體與民眾更關注的,毫無疑問是國會的另一場聽證會。民主黨人輪番提問特朗普前競選經理萊萬多夫斯基(Corey Lewandowski),期待從他口中獲得特朗普可能曾妨礙司法公正的證據。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下一步何去何從?

組織香港示威聽證會的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在2000年成立,關注中國人權及法治,每年會向總統及國會提交報告。目前由民主黨眾議員麥高文(Jim McGovern)、共和黨參議員盧比奧擔任主席。CECC向國會及行政機關提供意見,但沒有立法權力。

盧比奧預期,國會將在下周討論《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並對法案在國會獲得通過、獲總統特朗普簽署生效感到樂觀。

該法案早在4年前就盧比奧等兩黨議員提出,經過多次修改,但從未通過。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每年向國會提交報告,評估香港是否仍存在足夠自治,是否符合資格享有有別於中國大陸的特別待遇。法案也賦予美國政府法理基礎,用於制裁破壞香港人權民主的人士,凍結他們的在美資產及禁止入境美國等。

圖像來源,Getty Images

圖像加註文字,

裝扮成自由女神像、敦促美國通過法案的香港示威者

作證時,黃之鋒表示,一國兩制已崩壞,現在是美國展現跨黨派的關鍵時刻,因為對港支持「不應分左與右,應該論對或錯。」

BBC此前訪問華盛頓熟悉中港問題的前外交官、智庫研究員,其對該法案抱持保留態度。

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中國研究主任裘德·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認為法案是華盛頓為數不多的政治成本較低的政策選項,但對北京決策的影響力有限。法案即使通過,香港的出路仍需要由北京、香港示威者與社會精英共同找出。

布魯金斯學會中國問題專家、前白宮國安會中國政策主任何瑞恩(Ryan Hass)表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風險和成本很明顯,但利好並不清晰。在最壞的情況下,通過該法案會縮小和解與妥協的空間。

布魯金斯學會資深研究員、前白宮國安會高層貝德(Jeffrey Bader)近日撰文呼籲,國會應明確表達美國對一國兩制及和平示威的支持,反對暴力,並相信示威者需要尋求一個退場出口。「如果示威者做得過火、觸發北京暴力回應,美國會表以同情,但沒有任何舉措可以有效保護他們,或者幫助他們達成目標。」

提出《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顯然並沒有將華盛頓智庫界的反對放在眼裏。當日聽證會中,他激動地揮舞著手指,控訴他每次要推動《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時,都要面對來自美國外交官、專家、參眾兩院相關委員會領袖、美國商會的阻撓。

「他們說法案會損害華盛頓與北京的關係…會讓美國商界付出代價,自從天安門事件以來就一直是這個說法,」史密斯對中國觀察者的批評毫不留情。「中國通的建議辜負了美國人民…也即將會辜負香港人。」

音頻加註文字,

香港示威:「勇武派」中的一名「和理非」,如何在抗議中不割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