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議漩渦中心的瑞典環保少女桑伯格

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 圖片版權 AFP

一年多前,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Instagram賬號看起來還很普通。照片中,這位瑞典少女凝視大自然,日落時分在雪地中和開闊的田野上遛狗。

除了幾篇關於氣候挑戰的貼文外,沒有任何貼文表明,她會在短短幾個月內成為全球青年反氣候變化運動的領導者。但她在瑞典當地報紙上發表的一篇文章暗示了未來。

「激進氣候主義者」

現在,桑伯格在社交媒體上有數百萬粉絲,來自世界各地。現在16歲的桑伯格在推特上曾把自己描述為「一個患有阿斯伯格綜合症(Aspergers)的15歲激進氣候主義者」,這兩件事在她的世界裏息息相關。

桑伯格在斯德哥爾摩長大,成績優異,有一個妹妹。和其他瑞典小孩一樣,她了解氣候變化,尤其感到北極融化帶來的威脅。但與同齡人不同的是,她沒法放下擔憂。

她後來寫道:「我第一次聽說全球變暖時,覺得這不可能。」她想,如果威脅到了人類的存在,那就沒必要談其他事情了。

「只要打開電視,一切就都是關於氣候變化。傳單、廣播、報紙上都是。不談別的東西了。」

抑鬱和改變

幾年前,桑伯格陷入抑鬱,不再進食。有一次,她父親只是看了一眼豪華轎車攬勝,她就發起火來,堅持要父母把家裏的燈關掉。逐漸,她的危機感令全家人意識到氣候變化的嚴重性。

桑伯格的母親瑪蓮娜·埃爾曼(Malena Ernman)是一名著名的歌劇演唱家,她決定不再飛來飛參加演出。對於一位在國外產出作品的藝術家來說,這個決定並不容易。這件事在瑞典引發轟動。

一家人不再吃肉了。他們決定把危機感寫成一本書。

2018年4月,桑伯格在斯德哥爾摩報紙Svenska Dagbladet (SvD)的一篇報道中首次與母親公開亮相。她告訴該報:「只有經歷過危機的人才能掌控氣候危機。」

圖片版權 Svenska Dagbladet

渴望安全

兩個月後,SvD舉辦了一場競賽,要求青少年提交關於氣候變化的觀點,桑伯格是獲勝者之一。「我渴望安全。但我感受不到。得知我們正處於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危機之中,我怎能感到安全?」她寫道。

這篇文章與另外兩篇一起發表,連續兩天成為該報在網上分享最多的文章。

SvD辯論部門的編輯斯坦森(Carina Stensson)告訴BBC,評選小組的一名記者從之前的文章中認出了桑伯格,但"沒有人知道"她會有這麼大影響力。

「我們當時完全沒有料到,只是覺得她的文章很好。她善於寫作和言辭。很特別。」

走向全球

正是在社交媒體上,桑伯格為年輕人發出了對抗氣候變化的聲音。

2018年8月20日,她發佈了一張坐在瑞典議會外的照片,抗議政府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缺乏果斷行動。她寫道:「我們小孩子通常不做大人讓我們做的事。我們和你們一樣。既然你們不關心我的未來,那我也不在乎。」

桑伯格原本打算在9月9日瑞典大選前逃學,開始她的朋友都沒有加入。儘管如此,2018年8月,SvD的一篇報道已經預言,「很快,所有主流媒體都會報道這位坐在議會大廈外抗議成年人背叛氣候問題的15歲少年。」

她發起抗議的消息能從瑞典傳出,首先要感謝環保人士和一些在社交媒體上有影響力的人。有小部分人從國內外趕來加入她的抗議。她開始還主要用瑞典語發帖,但到了9月,她的故事開始走向全球,BBC、《衛報》和《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都進行了報道。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和前演員、加州州長阿諾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對她大加讚賞,並邀請她參加在維也納舉行的年度氣候大會。

施瓦辛格在推特上說,「我喜歡看到有人不只是抱怨,而是行動起來。你鼓舞了我。」

桑伯格回應:「算我一個。祝你好運,寶貝!」

批評

從那時起,這位少年就成為國際上備受矚目的與氣候問題相關的中心人物。她參與了12月在波蘭卡托維茲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會議,以及上周一在紐約舉行的聯合國行動峰會。

16歲的桑伯格迅速成名,令她能夠動員世界各地的年輕人走上街頭,呼籲採取氣候行動。9月20日,數以百萬計的人參加了要求對氣候變化採取行動的全球示威行動,其中許多是學生。桑伯格的演講令紐約的運動達到高潮。

但桑伯格迅速成名也帶來批評。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桑伯格被氣候運動人士利用。

桑伯格在聯合國發表演說,指責世界各國的領導人偷走了孩子的未來。對此,作為氣候變化懷疑論者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她看上去像一個非常快樂的小女孩,期待著光明美好的未來,很高興見到她。」

圖片版權 AFP

還有許多人攻擊桑伯格,甚至把她和納粹的宣傳進行比較。有人提到她的阿斯伯格綜合症,試圖把她對氣候行動的承諾說成是一種狂熱。

她在Instagram上回應,「說實話,我不明白為什麼成年人會花時間嘲笑、威脅年輕人和孩子們宣傳科學。他們本可以用這些時間做一些好事。」

「我猜他們是覺得受到了我們的威脅。」

SvD的編輯斯坦森說,瑞典媒體也經常因為給桑伯格提供了平台而受到批評。但他說,當地記者也很小心,避免過度曝光這樣一個年輕人。

與此同時,斯坦森不相信桑伯格受到了父母或他人的支持。她父母一直堅持認為,瑞典議會外的抗議運動是桑伯格自己發起的。

斯坦森還說,桑伯格傳達的信息很難反駁,「是非常基本、明確的事實,是對未來的責任。沒有隱含的政治議程。」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