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籠罩伊拉克 這些網紅美女為什麼被謀殺

網絡、互聯網、伊拉克、社交媒體、美女
Image caption 塔拉·法雷斯是伊拉克最走紅的社交網絡明星之一。

監控錄像顯示,一輛白色敞篷汽車停在巴格達一個小巷中。一個身著白色服裝的男子衝向駕駛座,停頓數秒後,衝向另一個騎摩托的男人疾馳而去。

白色敞篷車緩慢沿著小巷滑坡下去。

車裏躺著的是伊拉克最有爭議的網紅美女塔拉•法雷斯(Tara Fares),她中槍後已經奄奄一息。

Image caption 監控錄像顯示,一輛白色轎車停在一個小巷中。

塔拉被謀殺

這是2018年的9月27日。回憶起那天的情景,阿尤什(Ayoush)說,她剛從土耳其返回巴格達。那天下午3點左右她接到一個陌生號碼的電話。

「我是塔拉。你這趟旅行怎樣,咱們今天見個面?」電話裏說。

阿尤什是伊拉克第一代知名女DJ之一,她將西方流行樂與伊拉克走紅音樂相結合,有相當多的追隨者,同時她也經常參與推廣音樂活動。

而塔拉則是一個網紅明星。她在社交媒體Instagramm 上有270萬粉絲,她在自己的帳號上展示自己的生活,包括各種服飾,她的新紋身,或展示化妝技巧,還有旅行照片,讀了哪些書,生活中發生了哪些有趣的事等等。

塔拉和阿尤什雖然算不上密友,但都在一個圈子裏混,比一般朋友還是更熟絡一些。這天她倆約好在巴格達阿尤什辦公室附近見面,討論一個商業推廣活動。

在塔拉的電話之後一兩個小時,阿尤什給塔拉打電話卻沒有人接。

大約5點半時,她再打塔拉的號碼,一個男人在電話裏嚷道:「塔拉被槍打死了!」

阿尤什立刻上facebook查看,馬上看到了塔拉的死訊。一條信息包括塔拉在Instagramm上最近發的圖——她穿著一件單肩牛仔裙,粉色背景。

「我嚇壞了,趕緊回家。」37歲的阿尤什說。她的真名是阿伊莎•奎塞(Aisha Qusai)。她的家人已經聽說塔拉的死訊,對阿尤什的命運也開始擔心。

塔拉被謀殺的消息立刻在社交媒體上傳播開來。有人不相信,還試圖給她打電話,卻沒有迴音。

也有人以為這可能是賺流量的把戲。但,這次可不是。

Image caption 塔拉在Instagramm 上有270萬粉絲。

有爭議的網紅

塔拉在伊拉克一直是有爭議的網紅明星,她的死也同樣引起各種爭議。甚至有人稱她不過是「妓女」。但也有人為她辯護。

實際上在世界很多地區,塔拉的Instagramm 帳號內容並不會產生爭議。

她在自己帳號上展示的不過是自己的生活方式,她的服飾品味,她對生活的態度和自己的紋身而已。

但在伊拉克,紋身就是個爭議話題。塔拉展示了自己手上和胳膊上的紋身,以及脖子下面的一個紋身,上面顯示了阿拉伯字樣,意思是「不可摧毀」。

在她的左肩上還紋了「Ali」(阿里)的名字。在她帳號上一些新圖片中,有一個女性的臉,一朵玫瑰半遮她的手背,以及她手腕和小臂上一片獅子頭的紋身。

塔拉帳號中的大部分圖片都顯示她穿著寬鬆的衛衣或體恤衫,寬鬆的褲子或短褲,以及長襯衣。她的髮型和發色不停變換。

塔拉被謀殺前不久發表的一些照片中,她穿的比較暴露——黑色內衣,或肉色緊身衣,一些下墜的首飾覆蓋精美的胸罩,或裸穿西服。

在伊拉克,這些衣著都被視為「犯規」。

「她與眾不同,」曾與塔拉一起合作的攝影師馬基德說,「她的穿著打扮不同尋常,其他一些伊拉克模特都比較保守,或至少她們的家庭是這樣。讓伊拉克女模特穿裸肩服或單肩服是很難的。」

而塔拉則不在乎,頗有些我行我素。

塔拉的博客內容也很輕鬆隨意:她的日常活動,在家裏吃飯,在健身房鍛煉,或跟朋友下館子,旅行和時裝。

跟許多伊拉克年輕人一樣,塔拉不介意談論自己的政治觀點。2015年夏天,當很多伊拉克人上街抗議生活水平下降,要求政治改革。當一些抗議者在「自由紀念碑」附近的廣場聚集時,一名年輕示威者被殺害。

塔拉用阿拉伯語說:「警察和軍人向示威者開火。為什麼?這是我們第一次看到遜尼派、什葉派和庫爾德人一起高唱國歌。一個年輕人就這樣死去,應該嗎?」

她也敢於批評腐化的官員。在她生前的最後兩年裏,她更加關注個人自由。

「我要說,盡情享受生活吧。做你想做的事,做自己的選擇,不要管他人的看法。」

塔拉並不是唯一在Instagramm 走紅的明星,還有很多其他社交媒體明星,有歌手,詩人,美容女王。

但塔拉的出眾之處是她更加大膽,她會令人震驚,她會說髒話,她抽煙。

被迫結婚

這一膽大妄為的形像是她自己逐漸締造的。

2012年的一張照片,顯示了一個非常不同的少女形像——一個身穿婚紗、胸前戴著金項鏈的普通伊拉克新娘。當時塔拉是一個剛滿16歲被迫結婚的少女。

多年之後,塔拉用Snapchat講述了自己這段非常不情願的婚姻。她用的圖片裏,身穿迷彩服,誇張的眼睫毛,使用粉色和黃色花朵彩色背景。她講述了與自己前夫這段短暫而不幸的姻緣。

故事中,塔拉形容前夫是一個「低俗而吝嗇」的人,經常打她。她生下兒子之後,她的前夫就把兒子強行奪走。

「我自己才17歲,我能怎麼辦?」她後來在視頻網站YouTube的採訪中說。

塔拉從此再也沒有見過自己的兒子。

那天,當塔拉被送到離案發地點僅4公里的醫院時,她已經停止呼吸。子彈穿過她的頭部、脖子和胸部。

伊拉克當地媒體引述政府官員的話,證實22歲的塔拉•法雷斯在巴格達的薩拉營(Camp Sarah)一帶被槍殺。

次日,當時的總理阿巴迪發推特說,他已經命令安全部門就此案進行調查,在48小時內匯報結果。他並保證對其他兇殺案也進行調查。

Image caption 拉菲·亞斯利在巴格達的墓碑。

多起謀殺案

媒體報道說,塔拉的死亡是兩個月內在巴格達發生的第三起出名女性被謀殺案件。而這3起案件的案發時間非常相似,都發生在周四下午。

另外兩人是拉菲•亞斯利( Rafif al-Yasiri ),她在巴格達經營一家整容診所,另一個是拉莎•哈桑( Rasha Hassan ),她也是經營一家美容中心,兩人都30多歲,突然死亡。

伊拉克內政部長早前曾說,拉菲的死亡是吸毒過量,而拉莎是死於心臟病突發。但由於缺乏對這些死亡事件的官方正式報告,引起很多猜測,特別是在社交媒體上。

塔拉被殺後,雖然沒有確實證據,但人們很快把這3起死亡案件聯繫起來。

人們開始說,這些網紅女性遭到暗算。塔拉被殺案甚至引起世界媒體的報道。

其實在伊拉克,不僅是網紅女性被謀殺,也有其他活躍分子被害,男女都有。

7月底在伊拉克南方城市巴士拉一名為抗議者辯護的著名律師被槍殺。就在塔拉被殺前兩天,另一名46歲的活動家素阿德•阿里( Suad al-Ali )也在巴士拉被槍殺。她參與抗議城市裏缺乏基本生活和服務設施。

但塔拉的被殺格外引人注意的是,案子發生在巴格達一個比較安全的居民區,街道設有監控攝像。

這些出名女性的被殺害引起很多自由思想和女權活躍人士的恐懼。

當時的政府內政部長阿拉吉( Qasem al-Araji )說,「塔拉是被我們所知的極端組織殺害的。我們正在設法逮捕他們,並繩之以法。」

塔拉死後,一些熟悉她的人都認為,她被謀殺的原因是她選擇的生活方式。其他一些選擇自由生活方式的人說,也收到死亡威脅。

Image caption 伊拉克前選美小姐施瑪· 卡辛姆說,她也受到死亡威脅。

「你將是下一個!」

前選美小姐施瑪•卡辛姆( Shimaa Qasim )對一家阿拉伯電視台說,她在社交媒體上受到威脅。就在塔拉被殺幾天后,她在約旦自己家中通過網絡視頻含淚說,「我並不害怕,但我的靈魂非常疲乏。」

她還說,塔拉死後在社交媒體上出現的大量幸災樂禍的評論令她感到可恥。她決定要暫時離開社交媒體。

「人的生命怎麼變得如此廉價?我們是網紅,但我們不是那些人所說的妓女。」她說。

2018年贏得伊拉克電視歌唱比賽《The Voice》冠軍的杜莫阿•塔辛( Dumooa Tahseen )也表達了她的憤怒。

她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視頻說:「我對這個國家失去了希望。這難道是我們曾經夢想的那個伊拉克嗎?」

塔拉被殺6個月後,兇手仍沒有抓到。曾經佔據伊拉克報紙頭條的這起謀殺案,現在也逐漸被淡忘了。

而一些爭取婦女權益的活動人士仍然受到威脅。她們在社交網絡上公開受到威脅:「你將是下一個,下個星期四。」

Image caption 塔拉·法雷斯的墓地仍然有人前來悼念。

婦女權益人士法泰•哈里爾( Faten Khalil )就在 Instagramm 上受到這樣的威脅。現在她移居土耳其。

她說,儘管她並不認識塔拉,但塔拉在某種程度上改變了她的人生。她在土耳其的生活雖然並不容易,但她不後悔自己的決定。

「在伊拉克只有那些有權有勢的人才能得到保護。我們普通百姓只在大選投票時才被他們想起來。我在這裏可以自由發表我的看法。在伊拉克時,我寫每一個字都要小心。我雖然從來沒有批評過任何政治或宗教組織,但卻受到死亡威脅。」

她說,「巴格達就像一個定時炸彈,看上去平靜無害,但突然之間就會爆發。」

(圖片版權:Getty Images,Reuters,Alamy,Instagram,Al-Weed Al-Alaiami for Human Rights,YouTube,Haider Ahmed)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