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戰爭之複雜 「內戰」二字難以涵括

敘利亞的庫爾德人對土耳其的進逼做出反應,誓言不惜一切代價保衛自己的疆土。6 October 2019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9年10月6日,敘利亞的庫爾德人對土耳其的進逼做出反應,誓言不惜一切代價保衛自己的疆土。

美國宣佈從敘利亞北部撤軍,觸發連鎖反應,一周之內敘利亞局勢改觀。

BBC中東事務編輯伯溫(Jeremy Bowen)指出,敘利亞戰爭8年改變了中東勢力版圖,而美國宣佈撤軍,7天就改變了敘利亞戰局,中東面臨新的轉折點。

敘利亞戰爭之複雜,即使在本來就以神秘莫測、複雜難辨著稱的中東地區也屬罕見。美國撤軍,感覺被拋棄、背叛的是美國扶持的敘利亞庫爾德人,而看到各種機會的是土耳其、敘利亞總統阿薩德當局和政府的支持者、俄國和伊朗,還有伊斯蘭極端勢力組織「伊斯蘭國」(IS)。

伯溫寫道:「多年來,有一點很清楚,即決定敘利亞命運的是外國人,不是敘利亞人。反覆的干預令戰事升級。關於敘利亞的影響力和權力之爭的敘事,應該從受害者開始。軍事行動這把螺絲刀每擰一次,對平民來說都意味著災難和死亡。記錄著他們的苦難的視頻應該成為發號施令者的必看資料。這些影像材料在網上和電視上很容易找到。」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加拿大前模特兒上敘利亞戰場

連鎖反應——BBC中東事務編輯伯溫(Jeremy Bowen)分析:

特朗普認為敘利亞戰爭「無休止」,決定美國撤軍,首先為土耳其出兵敘利亞開了綠燈。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隨即向敘利亞民主力量(SDF)的庫爾德人宣戰,因為敘利亞庫爾德人是土耳其庫爾德人的盟友,而土耳其庫爾德人是反政府的。

埃爾多安要控制敘利亞東北部與土耳其接壤的邊境地區,包括國界的兩側。他計劃在敘利亞境內設一個佔領區,面積約32公里,用來安置100多萬敘利亞難民。

美國決定扶持敘利亞庫爾德人武裝,還有一些阿拉伯人,為他們提供武器裝備和訓練,讓他們去跟IS極端分子作戰時,意識到這個計劃有個潛在隱患,那就是美國在敘利亞的庫爾德盟友,是美國在北約的盟友土耳其眼裏的恐怖分子。

華盛頓決定對這個可以踢給未來的問題視而不見。現在,未來已經到來,那個定時炸彈爆炸了。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敘利亞庫爾德政黨和武裝力量跟大馬士革達成協議後,敘利亞政府軍向土耳其邊境進發。軍人打出了敘利亞國旗。

一周前,人數不多的美軍是一個看得見的象徵,似乎代表了對敘利亞庫爾德人的安全保障。後者是美國打擊IS極端勢力的關鍵盟友。

這些庫爾德人在前線跟IS極端分子打仗、陣亡,美國、英國和其他國家則為他們提供空中支援和特種部隊助力。當「伊斯蘭國」自封自立的哈里發國(Caliphat)被攻陷後,庫爾德人武裝把成千上萬的伊斯蘭國聖戰分子關進了監獄。

但是,轉眼間,敘利亞庫爾德人卻不得不承認自己被拋棄了。美國軍方內部同樣是一片錯愕。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土耳其軍隊及其盟友繼續攻打敘利亞東北邊境地區庫爾德人控制的城鎮。土耳其支持的敘利亞武裝力量也參與了軍事行動。

美國防長埃斯珀(Mark Esper)否認敘利亞庫爾德人被拋棄的說法。然而,隨著土耳其軍隊的推進,美軍的撤離,這個否認在敘利亞庫爾德人看來似乎不對。歷史重演,庫爾德人再度成為外國勢力手中即用即拋的一次性盟友。他們轉向了大馬士革,自己的夙敵。

10月13日,庫爾德人宣佈與敘利亞總統阿薩德政權達成協議,同意政府軍進入他們自2017年就喪失控制的地區,直抵土耳其邊境,抵擋土耳其入侵。

這對敘利亞當局來說是一大勝利。政府軍迅速從東北地區的各個軍營開拔。阿薩德的支持者亮出了隱藏的國旗。

對於美國的中東政策而言,這是充滿了災難的一天。跟敘利亞庫爾德人的聯盟,為他們控制的敘利亞地區提供的安全保障,使美國在敘利亞的終局之戰中佔一席之地。這也是抗衡支持阿薩德的俄國和伊朗的一種方式。美國撤軍,敘利亞政府軍推進,也是俄國和伊朗的勝利。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民主聯盟黨 (PYD)在敘利亞的庫爾德人聚居地區佔主導地位。圖為PYD領導人阿西亞·阿卜杜拉(女)2017年2月15日參加在莫斯科舉行的土耳其、敘利亞和伊拉克庫爾德人代表會議。

對於IS極端分子來說,新的機會開始顯現。他們在社交軟件Telegram上宣佈,在敘利亞全國各地展開新一輪暴力行動。他們喪失了自己的「哈里發國」,但沒有進監獄 - 或墳墓 - 的人已經重新集結,組成秘密潛赴小組,伺機打游擊偷襲。

看到庫爾德人好景不再,他們看到了庫爾德監獄裏成千上萬名弟兄重獲自由的希望。那些囚犯中不乏臭名昭著的劊子手,一旦出獄重拾槍彈,在敘利亞境內和海外都將構成重大威脅。可以理解,西方國家政府對IS威脅捲土重來感到緊張。

歐洲國家的反應就像中東危機在敲門時那樣焦急;他們呼籲土耳其停止出兵敘利亞。一些北約成員國預見到可能發生的夢魘般的情形,敘利亞在俄國支持下跟土耳其直面對峙,而土耳其是北約成員之一。俄羅斯表示跟土耳其保持經常聯絡。但是,在瞬息萬變、暴力充斥的戰爭局勢下,誤判、失誤和升級的可能性始終存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敘利亞庫爾德人民保護部隊(YPG)成為美國領頭的打擊伊斯蘭國(IS)軍事聯盟的核心盟友。(2017年資料圖片)

敘利亞、土耳其和庫爾德人

敘利亞庫爾德民兵叫人民保護部隊(YPG),土耳其的庫爾德人的武裝力量叫庫爾德斯坦工人黨(PKK)。

二者的意識形態相似,但不承認是一家人。土耳其當局認為這兩支武裝是一家人。

PKK過去30年來一直在武裝爭取庫爾德斯坦自治,屬於當局眼裏的叛軍。土耳其、美國和歐盟都把PKK定性為恐怖主義組織。

YPG是敘利亞反政府組織庫爾德民主聯盟黨(PYD)的武裝部隊,主導了庫爾德和阿拉伯激進分子組成的敘利亞民主力量(SDF)。過去4年來,SDF在美國領頭的多國盟軍支援下把「伊斯蘭國」極端分子從四分之一的敘利亞國土上趕走。

土耳其深感敘利亞庫爾德民兵對自己構成威脅,曾在2016和2018年派兵進入敘利亞打擊YPG。

2019年3月美國宣佈徹底擊敗了敘利亞境內IS時,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跟特朗普總統達成協議,在敘利亞東北邊境設安全區,縱深32公里。美國同意跟土耳其聯合設安全區,稱之為「安全機制」。敘利亞庫爾德人民兵服從了美國的指示,開始拆除邊境堡壘。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法國庫爾德人2015年2月14日在斯特拉斯堡示威要求土耳其釋放被關在土耳其監獄的PKK領袖厄賈蘭。厄賈蘭1999年被土耳其逮捕入獄至今。

2019年5月,美軍宣佈要撤出敘利亞。此前稍早,埃爾多安剛剛告訴特朗普,土耳其凖備自己單獨行動開始設安全區。

美國撤軍令敘利亞民主力量SDF倍感憤怒,斥美國背後插刀。

10月13日,土耳其牽頭的軍事聯盟節節勝利,傷亡人數不斷攀升之際,美國宣佈從敘利亞北部全面撤軍。SDF立刻倒戈投向敘利亞政府,並與當局簽訂協議,讓敘利亞政府軍進入自己控制的地區,到邊境抵抗土耳其入侵。

BBC中東事務編輯伯溫認為,美國宣佈從敘利亞北部撤軍之後一周內發生連鎖反應,或許簡化了敘利亞戰爭終局之戰的格局。

美國和敘利亞庫爾德人出局,敘利亞總統阿薩德和他的俄國、伊朗盟友則繼續鞏固他們在敘利亞戰事中的勝利成果。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