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到智利 全球抗議「遍地開花」的原因

A composite picture shows protesters in Chile, Hong Kong and Lebanon 圖片版權 AFP/Getty/Reuters
Image caption 從智利、香港到黎巴嫩,都有上街的示威者。

最近多個星期,從黎巴嫩到西班牙再到智利,都爆發過大規模的示威。它們無論從原因、行動方式以及目的等方面都各有不同,但是當中卻有一些主題是共通的。

幾個國家,雖然各自在地理上相距萬里,但是示威爆發的原因卻有相似之處;有一些人更會從其他國家的示威當中得到啟發,並從中找到如何組織和實現目標的方法。

我們在這裏總結出一些各地人們走上街頭的原因,看看全世界街頭抗議都在反抗什麼。

不平等

很多參加抗議的人都是長久以來覺得他們國家的財富機遇與他們無關。在一些個案中,僅僅是某種重要公共服務的價格提升,就能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本月爆發的厄瓜多爾示威,導火線就是政府宣佈結束已維持十年的燃油補貼,而此舉是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協議的裁減公共服務支出計劃的一部分。這個變動導致汽油價格急升,很多人表示自己負擔不起。當地原住民擔心,這項措施會導致公共交通成本和食品價格升高,而他們這些非城市人口將會最受影響。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示威者與警方之間的對峙屢屢陷入暴力循環,這種僵局是如何形成的?

於是,示威者要求結束緊縮政策,重新提供燃油補貼,他們封鎖了高速公路,闖入議會,並與安保人員發生衝突。厄瓜多爾政府在大規模示威持續數天之後作出讓步,示威隨後結束。

在智利,同樣是因為交通價格上漲而引發抗議。政府將原因歸咎於能源成本的提升和疲軟的本國貨幣,決定提高巴士和地鐵價格;不過示威者指,這不過是壓榨窮人的又一個手段。

上周五(10月18日)晚上,示威者與安保武裝人員發生衝突,總統塞瓦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則被拍到在一家高檔意大利餐廳進餐——一些人說,這就是智利政治精英階層和街上民眾之間的差異。

智利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但也是貧富最懸殊的國家之一——在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36個成員國當中,智利的收入不平等狀況最為嚴重。

與厄瓜多爾一樣,智利政府作出了讓步,為平息抗議而暫緩提高公共交通價格的計劃。不過,抗議行動卻仍然持續,進一步擴大訴求。

路透社引述一名參加示威的學生說:「這不僅是抗議地鐵漲價這麼簡單,這是對長年壓迫窮人的一次大爆發。」

黎巴嫩也發生了類似的動亂。該國計劃對WhatsApp語音通話功能收稅,導致廣泛針對經濟問題、不平等以及腐敗的大規模抗議。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黎巴嫩的示威者在抗議不平等和政府腐敗。

由於債台高築,黎巴嫩政府一直試圖實行經濟改革,以獲得來自國際捐助者的重大援助。然而,很多普通民眾表示,他們成為國家經濟政策的受害者,並將他們的問題歸咎於政府的管治失當。

「我們來這裏不是為了WhatsApp,我們是為了一切事情:燃油、食物、麵包,一切一切,」首都貝魯特一個名為叫阿卜杜拉(Abdullah)的示威者說。

貪污腐敗

在好幾場抗議中,指控政府貪污腐敗都是一個核心議題,而且這常常與貧富不均的問題掛勾。

在黎巴嫩,抗議者聲稱,在他們被經濟危機折磨的同時,國家的領導人卻利用權力之便,通過回扣或是有利於他們自己的政策來積累財富。

55歲的示威者拉巴布(Rabab)說:「我在這裏見過很多事情,但是我從未在黎巴嫩見過一個這麼腐敗的政府。」

周一(10月21日),黎巴嫩政府通過一個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削減政客的薪酬,試圖借此平息動亂。

在伊拉克,也有民眾呼籲終結一個令他們失望的政治體制。他們的其中一個爭論點,是目前政府職務的任命是以宗派或者種族份額為基礎,而非管治能力。

示威者指,這令政府領導層可以濫用公共資金來做對自己和自己的支持者有利的事情,但是大部分市民卻得不到好處。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伊拉克示威者稱,該國的政治體制腐敗。

指控政府貪污腐敗的抗議也同樣發生在埃及。9月,自我放逐到西班牙的埃及商人穆哈邁德·阿里(Mohamed Ali)指控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及軍方腐敗,一場罕見的示威也在他的呼籲下爆發。

阿里指控總統塞西和埃及政府資金使用不當,這也正呼應了很多埃及人對緊縮政策越來越大的不滿。

政治自由

在一些地方,示威者憤怒的來源是一個他們覺得令他們沒有出路的政府。

過去這個夏天爆發的香港持續示威,一開始是反對一項令香港可以在特定情況下向中國內地移交逃犯的法案。作為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香港享有中國大陸城市所沒有的自由,同時也有深刻的恐懼,擔心北京會逐步加強對香港的控制。

和智利、黎巴嫩等地的抗議者一樣,香港的大規模示威最終迫使政府撤回爭議性的立法,但是抗議卻沒有因此停下來。示威者如今的訴求是進行全民普選,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他們所指控的警暴,以及對被捕的示威者不予起訴等。

他們在示威中所使用的策略,也啟發了地球另一邊的政治活動人士。在巴塞羅那,數以萬計的人上街抗議政府監禁加泰羅尼亞獨立領袖。2017年一次被西班牙法院裁定無效的公投中,民眾支持加泰從西班牙分離出來,之後該地區亦短暫宣佈獨立。10月14日,當時被指煽動加泰獨立的領頭人被判處煽動罪。

判決後,巴塞羅那的民眾在一個加密的手機即時消息工具上收到一條消息,號召他們前往巴塞羅那的埃爾普拉特機場(El Prat)。這是仿照香港示威者所使用的策略。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香港示威:「勇武派」中的一名「和理非」,如何在抗議中不割席

據當地媒體報道,示威者在前往機場途中,有年輕人高喊:「我們要像香港那樣做一次。」

加泰羅尼亞示威者在派發一些由香港人製作的指引傳單,詳細指導示威者如何在警方的水炮車和催淚煙面前保護自己。「現在人們必須上街,所有的反抗都是在街上開始的,看看香港就知道,」法新社引述巴塞羅那的一名示威者說。

氣候變化

當然,你也會聽說很多抗議是與環境問題和氣候變化有關。一個叫「反抗滅絶(Extinction Rebellion)」的抗議運動正在全世界多個城市發生,他們要求各國政府盡快採取行動

這場運動蔓延的國家包括美國、英國、德國、西班牙、奧地利、法國和新西蘭。參加者用膠水和鏈條將自己固定在路中間或者車上,試圖擾亂繁忙的城中心。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氣候變化問題的抗議者在倫敦街頭有意造成擾亂,以此要求政府採取緊急行動應對氣候問題。

「我們別無選擇,只能反抗,直到我們的政府宣佈氣候與生態緊急狀態,並採取能夠拯救我們的行動,」澳大利亞活動人士簡·莫頓(Jane Morton)說。

全世界的年輕人也在16歲的瑞典活動人士桑伯格(Greta Thunberg)啟發下,開始每周參加罷課。上月,就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參加一個由學生發起的全球罷課,從太平洋諸島上的少量示威者發展成墨爾本、孟買、柏林和紐約等大城市的大規模遊行。

其中一條標語寫道:「我們翹課,是為了給你上一課。」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