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女子玩自拍 意外牽出17年前拐騙嬰兒案

兩姐妹的自拍照
Image caption 兩姐妹的自拍照,左邊為米謝(Miche)

1997年4月的一天,一名身穿護士服的女性,懷抱一名出生只有3天大的寶寶走出了南非開普敦一家醫院的產房。而這名寶寶的親媽此時正在熟睡中。

17年後的一個偶然機會,被偷女孩終於知道了自己的真實身份,與親生父母團圓。但故事並沒有這麼簡單。

那是2015年1月的一天,也是米謝·所羅門(Miché Solomon)所就讀的高中開學的第一天。當時,已經是米謝讀高中的最後一年,那一年她17歲。

這天,米謝的一些同學興衝衝地圍著她,告訴她他們的新發現。他們看到了一位長得跟米謝一摸一樣的女孩,這名女孩叫卡西迪·納斯(Cassidy Nurse),比米謝小3歲。

剛開始,米謝也沒有多想。但有一天,兩位女孩在走廊相遇時,米謝立即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米謝說:「我幾乎覺得我認識她。」 「真是太恐怖了——我不明白為什麼我會有這種感覺。」

從此,兩位女孩開始交往,並成為像姐妹一樣要好的朋友。

圖片版權 Mpho Lakaje
Image caption 今天的米謝

當有人問兩位女孩她們是否是姐妹關係時,她們會開玩笑說:「誰知道呢?也許前世是吧!」

有一天,她們拍了一張自拍照,並拿給朋友們看。一些朋友看到兩位女孩的自拍照後問米謝,她確定自己沒被人領養?對此,米謝總是會堅決回答說:「當然沒有,別發瘋了!」

與此同時,米謝和卡西迪還把自拍照拿給家人看。米謝的媽媽拉沃娜 (Lavona)說,她們兩人的確長得很像。

米謝的爸爸邁克爾看了照片後則表示,他見過這個女孩,因為他有時會去卡西迪爸爸所開的電器店買東西。

卡西迪的父母看了照片後,讓卡西迪問問米謝的出生日期是不是1997年4月30日?

卡西迪再次見到米謝時,便問她是否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的?米謝非常驚訝,問卡西迪:「你難道在臉書上對我盯梢嗎?」

卡西迪說,當然不是。不出所料,米謝的確是1997年4月30日出生。


幾個星期後,米謝突然被從課堂上叫了出去。她來到校長辦公室,兩個社工正在等著她。

他們告訴她17年前,一個只有3天大的嬰兒被人從開普敦的格羅特舒爾醫院(Groote Schuur Hospital in Cape Town)偷走的事,這名嬰兒叫澤法妮·納斯(Zephany Nurse)。後來一直音信皆無。

米謝聽得一頭霧水,心裏在納悶這跟自己有什麼關係?

這時,社公向米謝解釋,他們有證據顯示米謝就是多年前被偷走的那名嬰兒澤法妮。

聽到這,米謝告訴社工,她並不是在格羅特舒爾醫院出生的,而是在一家叫Retreat的醫院出生的。她的出生證上就是這麼寫的。但兩名社工告訴她,該醫院根本沒有她在那裏出生的記錄。

Image caption 米謝的媽媽拉沃娜在家中抱著只有幾天大的米謝。

雖然米謝覺得這一切肯定是一場誤會,但她還是答應去做DNA測試。

米謝堅信媽媽不會騙她,並覺得DNA測試結果會證明她的判斷是正確的。

然而,米謝錯了。測試結果第二天就出來了。結果顯示,米謝·所羅門就是17年被人偷走的那名叫澤法妮·納斯的嬰兒。兩者就是同一人,千真萬確。

這一結果令米謝震驚。

當時,南非的媒體都對此事紛紛報道,米謝平靜的生活也被攪得天翻地覆。

他們告訴米謝她不能回家。這時距離米謝18歲生日還有3個月。到了18歲,她就可以自主作出決定到底和誰一起生活。

但在這之前,她不能回家,只能呆在社工為她安排的安全地點。

與此同時,被米謝一直認為是親媽的拉沃娜·所羅門被警方逮捕。

這一消息對米謝的打擊最大。可以想像,她有許多問題要問拉沃娜。

Image caption 8個月大米謝和爸爸邁克爾在一起。

米謝的爸爸邁克爾也被警方盤問,警方希望知道邁克爾對這一切是否知情?

米謝跟爸爸和媽媽的關係一直很好。媽媽把她當「公主」一樣對待,爸爸的性格也很溫和。

警方經過一番盤問後,找不到邁克爾知情的證據,所以將他釋放。

據邁克爾講,拉沃娜的確曾經懷孕。拉沃娜很可能不想讓人知道自己流產,一直偽裝懷孕,隨後她拐走澤法妮·納斯,謊稱是自己生的孩子。

拉沃娜最後以拐騙嬰兒等罪名被判10年徒刑。

米謝的親生父母在失去她之後,又生了3個孩子。但米謝,或確切的說是澤法妮,是他們的第一個孩子。

雖然沒有孩子的任何音信,但他們每年都會在她過生日這一天為她慶祝。

雖然後來納斯夫婦離了婚,但仍然沒忘記每年給澤法妮慶生。

但米謝親生父母有所不知的是,他們被偷走的女兒其實就住在他們家不遠的地方(大約5公里)。

米謝甚至和爸爸邁克爾一道在離親生父母家對面不遠的地方玩耍。

但米謝和親生父母的團聚並非一帆風順。在與親生父母擁抱時,米謝表示,自己一點感覺都沒有。

這一切讓米謝內心經歷了許多情感危機。一邊是她的親生父母,但卻讓她覺得是陌生人。

另一邊雖然是她的養父母,但米謝即使知道真相後仍然愛他們。特別是因為拐騙嬰兒而被監禁的母親,更讓她心裏十分難過,心情非常複雜。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拉沃娜抵達法院接受審判

2015年,開普敦高等法院開審拉沃娜的案子。米謝和她親生父母都到法院聆聽。

拉沃娜從始至終否認自己的罪行。她還稱在自己流產幾次後,曾尋求過幫助。她說,一名叫塞爾維亞的女性曾為她提供過生育治療。

拉沃娜說,一天塞爾維亞對她說,有一名年輕女子生了一個小孩,但希望能讓人領養。

但法院經過核實,根本沒有塞爾維亞其人。這顯然是拉沃娜自己編造的故事。

不僅如此,還有一名證人在多年後想起這件事,願意出庭作證。這名證人說,記得有一位穿著護士服的女子抱著嬰兒澤法妮離開醫院,而澤法妮的親媽西萊斯特(Celeste)當時正在產房中睡覺。

該名證人隨後在指證中一眼辨認出拉沃娜。法官斷定,鐵證如山。2016年,拉沃娜被判10年監禁。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米謝的親生父親莫內在聽完判決後離開法院。

這一判決讓米謝非常難過,她不知道自己將會如何面對未來的世界與生活。

後來,他們允許米謝去監獄探視媽媽。這也是媽媽被帶走後,米謝第一次有機會見到她,跟她講話,雖然是隔著窗戶。

米謝表示,看到媽媽穿著囚服讓她心碎。

米謝告訴媽媽,她非常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還告訴媽媽,這一切給自己帶來的傷痛和打擊。

「你對我說謊,說我是你的孩子,你還讓我怎麼信任你?」米謝質問媽媽。

「將來的一天,我會告訴你的,」拉沃娜說。

其實,米謝已經知道了答案,儘管拉沃娜仍然否認自己的罪行。

但是,米謝表示自己並不忌恨媽媽。她表示,只有原諒才能撫平心靈的創傷。

她說,媽媽知道我原諒了她,而且仍然愛她。

米謝在18歲時並沒有作出搬回親生父母家生活的決定。她回到了養父母的家。

米謝有時甚至會對她親生父母家庭心生怨恨,怪他們「奪走」了「媽媽」。

Image caption 養父邁克爾抱著米謝的女兒去探望監獄中的拉沃娜

米謝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兩個小孩,但她仍然去探望監獄中的母親。

還有6年,拉沃娜就可以獲得自由了。米謝希望時間能過得快點,好早日能見到媽媽。

在經歷了一系列的情感掙扎後,米謝開始接受了自己雙重身份的事實。

她已經不介意人們怎麼稱呼她:她嬰兒時的名字澤法妮還是米謝都可以。

她已經成熟長大了。

以上故事是根據喬安妮·喬維爾( Joanne Jowell )的書:《澤法妮:兩個母親,一個女兒》(Zephany: Two mothers. One daughter)的故事改編。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