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遠東: 「中國迪瑪」和被他們「接管」的土地

китайский тракторист

在俄羅斯工作和在中國沒什麼區別。早上起牀,然後去上班,俄羅斯遠東地區迪米特羅沃村(Dimitrovo)的中國農民莊文鵬(音譯)說。

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搬到了俄羅斯東部這個幅員遼闊但人口稀少的地區,莊文鵬便是其中之一。有來到這裏的中國居民用俄文為自己取名「迪馬」,於是「中國迪馬」這個稱呼便成為一個新符號。

他們中的大多數人尋求在本地或中國投資的農場工作,也有人直接租借土地,建立自己的農業公司。

在與西方關係惡化的背景下,克里姆林宮歡迎中國在俄羅斯的擴張。2014年,俄羅斯從烏克蘭吞併克里米亞,就此與西方開始對峙。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進一步轉向北京,促進兩國經濟合作。

不過,在遠東地區的村莊裏,俄羅斯人和中國人的關係常常「愛恨交加」。

蘇聯解體後,俄羅斯的許多集體農場也隨之熄火。阿穆爾州的馬克西莫夫卡村(Maksimovka)距離中國黑龍江省只有約70公里。村中心有一座廢棄的建築,它曾是馬亞克(Mayak)集體農場的所在地。

Памятник погибшим в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е
Image caption 馬克西莫夫卡村中心有一座廢棄的建築,它曾是馬亞克集體農場的所在地。

門上已沒有鎖,陳舊的地板上散落著上世紀80年代的文件。這裏曾經有400人工作,但農場還是倒閉了。農場主席葉夫根尼·福金(Yevgeny Fokin)最終將數千公頃土地租給了中國企業家。

他們被低租金和大農場所吸引。

「我們把股份給了福金,認為土地歸集體所有會更好。但他把一切都交給中國人就走了,我們什麼都沒了,」馬克西莫夫卡村的塔蒂亞娜·伊萬諾夫娜(Tatyana Ivanovna)說。

如今,農場被高高的金屬柵欄包圍,裏面是數十台拖拉機和收割機。

中國公司是如何「接管」的

馬克西莫夫卡村的場景在俄羅斯遠東地區並不罕見,與中國接壤的五個地區也都有類似的故事。

21世紀初,中國企業首次出現在俄羅斯遠東。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中國政府對這個區域的興趣進一步加強。

。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中資農場負責人對BBC俄語記者說:「當時(中國人)正在焦急尋找投資的地方。」

中國在遠東的投資增加後,隨之而來的是不斷湧入的中國農民。

「我們自己土地少,但人多,」另一位匿名的中國農民說。

根據俄羅斯國家土地登記部門的數據,BBC統計出中國人在俄羅斯遠東地區擁有或租賃的土地至少有35萬公頃。2018年,遠東地區約有220萬公頃土地為農業用途。因此,中國人參與經營的土地約佔16%。

但BBC了解到實際的比例可能更高。

Фермеры из КНР работают на российском Дальнем Востоке с начала 1990-х годов (на фото - жительница села Унгун, ЕАО, и сторож китайской фермы "Баоцюнь")
Image caption 很多中國人從上世紀90年代便開始來到遠東地區工作。
Поле
Image caption 當地居民抱怨稱,年輕人都前往了大城市,村子裏只剩下退休人員。

地方長官亞歷山大·萊文塔爾(Alexander Levintal)表示,在很多情況下,俄羅斯官方出租的土地實際上由中國人管理。

「幾乎所有原本是集體所有的土地都被轉交給了中國人,」猶太自治州農民協會會長亞歷山大·拉里克(Alexander Larik)說。

「中國迪瑪」的故事

在奧比特諾耶寶雷村(Opitnoye Polye)的門口有一處標誌。這裏是該地區最著名的中國農民定居點之一。

和這裏的許多中國人一樣,居民辛傑取了一個俄羅斯名字,叫做「中國迪瑪」。

Основная культура, которую выращивают аграрии из КНР, - соя (на фото соевое поле в Биробиджанском районе ЕАО)
Image caption 大豆是中國農民種植的主要作物之一。

上世紀90年代,迪瑪移居到俄羅斯遠東的猶太自治州,租用了超過2500公頃的土地來發展大豆種植。他現在僱傭了大約10名俄羅斯工人和15名中國工人。

迪瑪積極地融入了這兒的社區生活。他為幼兒園的孩子們買禮物,冬天的時候,他還會給偏遠的村莊送去拖拉機,幫助掃雪。

很少能有農民能像迪瑪那樣融入當地。中國移民經營的農場大多宛如堡壘。例如,在離中俄邊境半小時車程的巴布斯托沃(Babstovo),有一座友誼農場,它被高高的圍欄圍住,還有一面紅旗。

愛恨交加的關係

俄羅斯人和中國人之間的衝突在這裏並不少見。

2015年,3名俄羅斯人進入遠東地區阿穆爾州的一家中國工廠,用棍子威脅一名中國保安,要求給他們食物。

第一次他們帶走了60個雞蛋和兩瓶油。幾天后,當他們回來偷拖拉機引擎時,他們遇到了同一個拿著斧頭的中國保安。

Рабочие китайской фермы из села Максимовка (Амурская область) идут в магазин
Image caption 在休息時間,中國移民前往商店購物。

這些俄羅斯人後來被判處5至9年不等的監禁。但這背後,很多俄羅斯人仍對外來勞工和企業的湧入感到不滿。

俄羅斯科學院2017年的一項調查顯示,超過三分之一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認為中國的對俄政策是「擴張」。

近一半的人認為中國威脅到了俄羅斯的領土完整,三分之一的人認為中國威脅了俄羅斯的經濟發展。

「他們早上7點就出發了,天黑了才回來。我幾乎看不到他們,他們也看不到我,」當地居民伊萬諾維奇(Ivanovich)這樣描述他的中國鄰居。

當地人常抱怨的一個問題是,中國人被控使用了被禁的除草劑。這種除草劑可以消滅雜草,以提高作物產量。

ферма рядом с Волочаевкой, ЕАО
Image caption 猶太自治州的一處中國農場。

「看起來他們用的除草劑和我用的一樣,但他們殺死了我留下的雜草。我看到(中國人)的一些瓶子,我問這是什麼,他們馬上就藏了起來,」猶太自治州的居民維塔利·基萬(Vitaliy Keyvan)說。

「在這裏,他們使用了除草劑,(後來)那里長出了苔蘚一般的霉菌,大豆變得侏儒,」猶太自治州的另一名農民阿納托利·伊柳什科(Anatoly Ilyushko)說。

但在迪米特羅沃村,也有一些俄羅斯人與中國人建立了友誼。

「他們帶來啤酒給我們喝。我給他們雞蛋、蜂蜜,」亞歷山大對BBC說。

有多少中國人?

俄羅斯通過對聯邦各地區實行不同的移民配額來限制外國公民的流入。

索科洛夫斯基(Sokolovskiy)是一名來自阿穆爾州的農民,他說,儘管該地區實行零配額政策,但他那裏的農業行業仍無證僱傭了約1000名中國工人。

.

遠東地區沒有官方統計的無證勞工人數。

猶太自治州農民協會會長亞歷山大·拉里克說,中國農場主一般更喜歡僱傭中國移民,而給俄羅斯人提供低技術含量的工作。

「中國人不喝酒,他們無處可去。他們來這裏是為了這個季節。我們的居民來到這工作一周、討些錢,然後就縱酒狂歡,」一位匿名的俄羅斯籍農業公司負責人說。

另一位俄羅斯農民阿納托利·伊爾尤什科(Anatoliy Ilyushko)對BBC說,中國工人的表現「比俄羅斯工人好100倍」。「中國人就是死也會先完成他們的工作,」他說。

俄羅斯在保護工人權利方面記錄不佳,尤其在農業領域。

Китайские аграрии стараются брать на работу в России граждан КНР (на фото - сотрудник фермы из Максимовки, Амурская область)
Image caption 一名在阿穆爾州工作的中國移民。
За быт на ферме в Димитрово, как и на других китайских фермах, отвечает женщина
Image caption 一名中國農場婦女正在曬被子。

一名俄羅斯拖拉機司機說,中國農場主每天付給俄羅斯和中國工人大約1000盧布(12英鎊),讓他們輪班,每人每天工作12小時。

一位匿名的中國農民則抱怨俄羅斯員工的飲酒習慣。

「所有的俄羅斯人都喝酒。今天你付錢給他們,明天他們就不來了。紀律問題太嚴重,」他說。

高潘(音譯)是一名翻譯,他的俄文名是「安德烈」(Andrei)。他對此有不同看法。

「在設備方面,我們(中國)的司機不是什麼都懂,但你們(俄羅斯)的司機非常了解。」

「作為工人,他們是一樣的,」他說。

С появлением фремы "Синьда" началось возрождение Димитрово
Image caption 隨著中國人的到來,迪米特羅沃村重新熱鬧了起來。

「俄羅斯工人和中國工人有什麼區別?俄羅斯工人比中國人聰明,」莊文鵬說。

還有一些當地人認為,沒有中國投資者,遠東地區的土地將會閒置。

「我們村裏只有幾個人,沒人去工作。如果中國人離開,那麼很快就會雜草叢生,成為荒地,」一名當地人說。

圖表製作:奧萊西亞·沃爾科娃(Olesya Volkova) ; 攝影:基里爾·格拉茲科夫(Kirill Glazkov)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