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慈善組織:受救助中越奴工數大幅上升

Male gripping girl by hair 圖片版權 Salvation Army
Image caption 國際慈善組織基督教救世軍近日發佈報告稱,從奴工中獲救並受到基督教救世軍幫助的英國總人數增加了一倍多。

國際慈善組織基督教救世軍近日發佈報告稱,中國是2019年該組織在英國救助奴工的第3大原籍來源國。

正值英國埃塞克斯集裝箱慘案曝光之際,該組織發佈的這份報告稱,基督教救世軍在過去5年裏救助的原籍來自中國的英國居民暴增了430%。

據該慈善機構稱,在英國被救世軍解救以及幫助的奴工總人數增加了一倍多。

在其年度報告中,該機構發現,在去年被救助的英國居民中,大多數(約136人)參與過在英國各地之間販運毒品和種植毒品的活動。

這家救助無家可歸者的慈善機構與政府簽訂了幫助被迫為奴受害者的合同。該機構稱,自2011年以來,它已幫助了9975名受害者重新開始生活。

倫敦獲得幫助的倖存者最多。

奴工案大幅增長

截至2019年3月,英國警方正式記錄了5059起現代奴役罪,比前一年增加了近50%。

去年,在獲得救世軍支持的136名英國現代奴隸制倖存者中,有96人曾被迫販賣毒品,其中一些人還被迫在田間從事奴工。

其中有30人受到性剝削,9人被迫成為家奴。

他們得到了救世軍的一系列安全屋和外聯工作者網絡的幫助。

英國公民在救世軍支持的倖存者人數排行上排名第5。

在這份報告中,該機構支持的倖存者最多的來源國是阿爾巴尼亞,共535人。

2018年至2019年間,該機構在英格蘭和威爾士發現的奴工受害人總數增長了21%,達到2251人,這是連續第8年人數增長。

阿爾巴尼亞受害者最多

被發現的受害者分別來自99個國家,在過去連續6年中,該機構幫助的曾遭受性剝削的婦女人數持續上升,最多的來源國也是阿爾巴尼亞。

在該報告中,越南男性佔比很高,連續第3年成為該慈善機構幫助的最大的男性群體。

基督教救世軍說,中國是2019年該組織在英國救助奴工的第3大原籍來源國。這是以前沒有出現過的數字上升。

總體而言,該組織救的來自歐洲的受害者人數有所下降,包括羅馬尼亞和波蘭人。

來自尼日利亞的獲得救助的人數也有所下降。

在獲得該機構幫助的人裏,孕婦有236例,該機構在救助475人後,將他們等待英國內政部批准其難民身份之際,將其介紹給難民庇護協助服務機構。

該慈善機構說,去年該機構幫助的114人在等待政府審批避難身份之際潛逃或者失蹤,其中主要是中國人和越南人。

基督教救世軍的凱西·貝特吉少校表示,無論是英國公民還是來自世界各地的受害者,任何人被迫充當奴隸的事情都令人震驚。

圖片版權 Salvation Army
Image caption 在過去連續6年中,基督教救世軍幫助的曾遭受性剝削的婦女人數持續上升,受害者最多的來源國是阿爾巴尼亞。

她表示,該機構的報告顯示,犯罪團伙以弱勢人群為目標,這些人往往有心理健康問題。

兩名英國前奴工的悲慘經歷

M是一名英國男子,他無家可歸,患有阿斯伯格綜合症,一種自閉症。

有一家人和他交上了朋友,給他提供了工作和在大篷車裏一個居住的地方。

在接下來的兩年裏,M在惡劣的條件下工作,被迫長時間從事拾撿廢金屬的工作,沒有工資,得到很少的食物。他經常挨打。

當鄰居們認為情況不正常報警後,他的磨難才結束。當警察到達M居住的大篷車停放地、找到了躲藏的M,他剛剛遭到過毒打,渾身沾滿鮮血。

英國公民J來自於英格蘭東南部,曾有著「世界上最好的父母」,但他從小就開始吸食大麻,染上了海洛因和快克可卡因毒癮。儘管他堅持保住了一份工作,他還是負債累累。隨著生活失控,他無地自容,在監獄裏呆了一段時間後無家可歸。

在大街上,他遇到了人販子。他說:「他們就像我一樣是毒癮君子,他們對我很好,我也認為他們很正常。我沒有看到任何引起警惕的跡象。」

他補充說,之後他們要求他為他們販毒時事情就失控了。

他被迫為他們偷竊,包括從其他毒販子那裏偷毒品。他說:「我真的認為他們可能會殺了我。他們是有組織的,綁架了我,用錘子威脅我。他們讓你內心充滿恐懼,你只能按他們說的去做。」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