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正經歷新一輪的「阿拉伯之春」嗎?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包括伊朗在內的國家近期爆發抗議示威潮。

隨著中東夏天的離去,該地區會掀起新一輪的「阿拉伯之春」運動嗎?

在伊拉克,示威者在街頭被槍殺。在黎巴嫩,抗議者讓這個國家癱瘓,他們似乎要推翻薩以哈薩德·哈里裏(Saad al-Hariri)總理為首的政府。最近幾周,埃及安全部門粉碎了針對塞西(Abdul Fattah al-Sisi)總統治下的警察國家的抗議活動。

伊拉克、黎巴嫩和埃及有很多不同。但抗議者的不滿有很多相似之處:中東各地的數百萬人,尤其是年輕人都有他們的不滿。

粗略估計,該地區60%的人口在30歲以下。年輕人是一個國家的寶貴財富,但前提是經濟、教育系統和國家機構運轉良好並足以滿足他們的需求,可總有一些例外情況讓這些無法實現。

黎巴嫩、伊拉克和該地區其他地方的年輕人經常被挫敗感所吞噬,而這種挫敗感容易使人激怒。

腐敗猖獗

腐敗和失業是兩個最大的問題,它們一環扣一環。根據全球的腐敗指數,伊拉克是全球一大腐敗國家。黎巴嫩略好一些,但差別不大。

腐敗是癌症,它消滅受害者的野心和希望。當即使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也找不到工作時,腐敗制度中的失敗者會非常生氣,很快,他們看到口袋裏塞滿了小集團。

當牽涉到政府、法院和警察等國家機構時,這表明整個系統正在失效。在黎巴嫩和伊拉克,示威者不僅希望政府倒台,他們還希望對整個管治系統進行改革或替換。

實彈

伊拉克的一大悲慘現實是暴力在社會根深蒂固。當示威者為抗議失業、腐敗和政府在大街上振臂高呼時,當局很快就會用槍彈對付他們。

到目前為止,伊拉克街頭的遊行示威活動似乎沒有領袖組織。但伊拉克政府害怕隨時間和傷亡人數的變化,示威者會變得有組織性。

示威者把目標瞄凖政府堡壘,尤其是巴格達綠地附近的隔離牆。隔離牆區域曾經是被美國佔領的中心,這裏現在是政府機關和使館所在地以及知名人士的住所。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抗議示威蔓延到伊朗的聖城卡爾巴拉。

示威活動始於巴格達並已傳播開來。一夜之間,在聖城卡爾巴拉(Karbala),有未經證實的報道稱示威者開槍打死打傷多人。社交媒體上傳播的視頻畫面顯示,有男子正躲避槍擊。

自抗議活動開始以來傷亡率一直在穩步上升。來自巴格達的報道說,一些伊拉克士兵將國旗披在肩上,似乎是在聲援抗議者。

但也有報道說,有些戴著面具的黑衣男子在示威中開火。有人認為他們是親伊朗的民兵。

未竟的事業

在黎巴嫩政府試圖對煙草、汽油和WhatsApp徵款後,抗議者從10月17日開始示威並愈演愈烈。新稅很快被取消,但為時已晚。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八年前中東追求變革,爆發「阿拉伯之春」。

黎巴嫩的示威遊行開始很有幽默感。但該國真正的緊張局勢正在顯現,並爆發了一些暴力事件。

那這是「阿拉伯之春」嗎?最重要的是,這標誌著2011年「阿拉伯之春」的使命尚未完成。

那一年的起義並未給反對暴政領袖的人民帶來他們渴望的自由。動蕩的後果仍然令人感到不安,其中包括敘利亞、也門和利比亞的戰爭,以及埃及更嚴厲的警察管制。

引發2011年起義的不滿情緒仍然存在,在某些情況下甚至還在加深。

腐敗的制度無法滿足廣大年輕人的需求,這讓激發示威遊行的憤怒和挫敗感不會消失。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